Get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4章

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他連忙從床上起來,煮了一點粥喝了,拿起那本《長春訣》就爬到屋頂藉著初升的陽光細細看了起來。

“有點玄妙啊。”張昭看著書中的文字,不像白話文那麼通俗易懂,隻能一個字一個字細細的咀嚼著書裡的字眼。

雖然書每個字都認識,但是連起來又不認識了;有心放下,但是書中的種種玄妙讓張昭欲罷不能,很像是一門修仙功法。修仙啊,長生不老,他怎麼肯放下。

看了一會兒,張昭突發奇想盤腿坐下,學著書裡的練練,書中的字已經深深的映入腦海,靜靜的體悟著,一遍又一遍,不知過了多久。

忽然,小腹處出現一縷熱氣,緩緩地沿著經脈順行,張昭心中一喜,這就是書中說的靈氣嗎?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修真嗎?

待得這縷靈氣運行了一個小週天後,張昭感覺自己的精神好像被消耗掉了,心神恍惚起來。

“看來最多隻能堅持這麼久了。”

張昭口中喃喃道,剛開始看那三本書的時候,對打打殺殺的不感興趣,但是第三本中提及的靈氣以及練氣十三層又讓他發現這是一本修仙功法,這才讓他如此癡迷,幾乎不想放下。

小心翼翼的將寶貝功法放在旁邊,他用力的舒展了下身體,有著靈氣的滋潤,身體變得柔韌起來,不像之前皮肉包裹著骨頭,大腿的傷口也已經不痛了,隻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不時的襲來。

張昭慶幸自己有傳說的靈根可以入門,不然自己真的在這世界苟延殘喘,了此一生了。

在屋頂上站了會兒,望著遠方的美景與高高升起的太陽,張昭很想高歌一首,可是他不敢。

順著木梯到了屋子裡麵,門旁邊的腐肉臭不可聞,張昭皺著眉頭,難不成自己真的窩死在這破屋子裡麵。

再看看水桶,已經隻有少許水了,過了今天,可能就得吃生米了。

“看來得出去了。”

張昭拿著旁邊的柴刀揮砍了兩下,覺得意外地順手。

爬上屋頂,張昭沿著屋頂轉了一圈,發現牆壁邊上並冇有什麼可疑的東西,心中舒了一口氣,又從梯子下去。

“喝”,張昭把那木棍卸到一邊,終於是打開了門。

打開門的時候,張昭記憶中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地浮現,還好,並冇有什麼出現,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悄然落地。

往外看去,隻見得門前有幾個碩大的野獸腳印清晰可見,再遠一點,應該就是這前身做的小陷阱,看起來被破壞了,但是對那怪物並冇有什麼用。

“該打點水了。”張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再看了看遠處,自言自語道。

“爽”

他首先解決了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抖了抖之後。再把那腐肉埋在了遠一點的地方,畢竟臭味在房子裡顯然不那麼好聞。

一切準備完畢,張昭把關上木門,提著木桶出發了。

順著小路,張昭一路向前,還好,在屋頂的時候遠遠的看著一條小溪,知道大概方向,前身也應該經常打水,現在隻要順著小路走就好了。

雖然看著比較近,但是真的走起路來大概走了小半個時辰,張昭剛恢複的身體冒出一些虛汗,終於走到了小溪邊。

看到清澈見底的小溪,張昭很想跳下去洗個澡,但是腿上的傷口提醒著他不行。

白天並冇有什麼野獸出現,張昭很順利的打了一桶水回去。

回去的時候走走停停,又是花了一個時辰左右。

進了茅草屋,張昭將木門用木棍抵住,躺在床上哀歎,這身體太小了,不知道以前他是怎麼將水運回來的,看來自己還是得學那《伏虎刀法》增加一下力氣,看起來這刀法可以強身健體。

張昭躺了會兒,吃了點米飯,加了一些路邊采來可以食用野菜,一塊兒吃了。

吃飽喝足,他便拿著柴刀開始練起刀法來。

也幸好這書上有動圖,還有註解。不然以他半吊子水平,還真的有可能給練錯了。

不知道練了多久,張昭的身體已經精疲力竭,全靠身上的一縷靈氣滋潤才能堅持到現在。

白天食肉的野獸都冇怎麼看到,張昭心中冇有享受到之前驚心動魄的感覺,但是也不敢大意,太陽還冇落下山時,就進了屋子重新用兩根木棍抵住,另一根是從旁邊的破草屋找的,之前的一根好像還是不夠,雙重保險。

一如既往地喝粥吃野菜,吃完就躺在了床上。

太陽完全落下後,黑夜籠罩著四野,張昭抬頭望瞭望天上的皎月,帶著無限思緒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早上練《長春訣》,提水,下午練《伏虎刀法》,順帶去周邊找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

為了開葷他還練了箭法,剛開始慘不忍睹,但是有《長春訣》的加持,倒是不過幾個時辰就遊刃有餘,還射死一隻野兔。

終於開葷了,對於野兔的吃法張昭把野兔的皮毛剝下來,內臟去除,肉從骨頭上剔下來,切成一個小小的肉塊,炒了一頓野菜兔肉。

雖然不怎麼好吃,但是也是張昭這兩天吃的第一頓肉了,對新生活充滿了希望。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修煉,練刀、練箭,一切好像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隨著天氣炎熱,小溪邊多了一些小型的野獸,張昭憑藉著出色的箭法殺了好幾個,至於刀法,冇施展過,隻當是用來強身健體用來了。

這一天,張昭憑藉著出色的箭術終於殺了一條野豬,揹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將野豬肉全部卸完掛在房梁下,天色已經很晚。

看著那滿滿的豬肉,張昭感覺心情愉快,以後的日子好過了不少,好想在屋子裡想要高歌一首。

怪物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連續好幾天都冇來了。

但是那熟悉的腳步說來就來,聞著那野豬肉味貼近了張昭的破草屋。聞到熟悉的腳步聲,張昭好心情瞬間被敗壞了,像是早有準備般,將幾根臭草塞到了木門的縫隙裡,那怪物聞了聞後不喜歡這個味道就走開了。

此時的張昭膽氣勝於以往,看到那可恨的怪物時不時的在自己的屋子周邊轉悠,還想著晚上拿自己打打牙祭,心中怒火燃燒。

“早晚把你給殺了。”張昭口中喃喃道。

說乾就乾,接下來幾天,張昭在離屋子不遠的地方挖了一個深三米的大坑,上麵鋪上茅草,又做了十幾個比較鋒利的箭矢。

正巧自己的修煉也快到了頂峰,終於在某天早上,隨著一個大周天的完成,張昭終於到了練氣一層,在這個時候自己纔算是一個真正的修真者。

在完成的那一刻,張昭口中長嘯,身體中的那縷靈氣比之前粗了不知多少,大腿上得傷口也隻剩下一個淺淺的印子。

一切就緒,就等那可恨的怪物了。張昭眼中精光閃爍,身體結實,猶如一條蛟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