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2章

“要死了嗎?”

張昭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狀態就是所謂的靈魂出竅,隨著靈魂離開身體,一股莫測的力量不斷洗刷著他的靈魂,讓他的靈魂越來越虛弱,隻能感覺這天地是那麼的寒冷,寒冷到好像整個世界都停頓了。

停頓了?準確地說是,由停頓變成逆流,張昭微微一愣,眼前的視野一變,靈魂突然間又回到了身體裡麵。

真的就是時間逆流,怪物將吃下去的部分吐了出來,張昭的身體變得完整起來,緊接著,怪物的身體倒退,木門自己關上了,木棍也是自己動了起來,身體隨之倒爬著。一切的一切,用傳統物理學好像解釋不清楚了……時間逆流一直到他躺在床上的那一刻。

“有人嗎?”

張昭剛喊完一聲,突然停住了嘴,自己還活著嗎,從“咚”的那一聲響開始,到最後快死的那一刻都是那麼地清清楚楚。

“這是?”張昭的心砰砰地劇烈跳動著,連忙捂住了嘴,自己擁有讓時間倒流的力量,這可是傳說中的金手指啊,可是總感覺自己在剛纔的那一刻少了點什麼東西。

外麵的世界不如想象中那麼安全,這到底是哪兒?張昭停止思考那股讓時間倒流的力量,轉而思索起自己的處境,金手指觸發條件都不知道,還是先看看眼前吧。

“咚”的一聲出現了。

這一次,他冇有像之前那麼激動地大喊,而是屏住呼吸聽著。

他聽到了,聽到一個與人類迥然不同的腳步聲慢慢的走到了木門前,顯然就是那個怪物。

“砰砰砰”

茅草屋內隻剩下怪物撞門的聲音。

木門被撞擊了數下,靜悄悄地冇有迴應,怪物像是失了耐性一般,又使勁兒撞了幾下門,接著就走開了。

聽到撞門的聲音便慢慢的消失了,張昭不敢做聲,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用耳朵靜靜地聽著,饑餓的感覺好像是消失不見了,大腿上的傷口在這一刻也好像冇有了痛覺,這具身體的聽覺在這一刻是那麼的靈敏。

他又聽到了,有個巨大的腳步聲在圍著屋子轉,最近的時候隻離張昭一牆之隔。外麵的怪物似是對此地產生了興趣,久久徘徊不肯離去。

張昭的眼睛裡含著淚水,從瘦瘦的臉頰兩側流了下來。

在前世,從來冇有過這樣的事情,他做過最多的就是和同學打架拌嘴,哪裡經曆過現在這麼刺激的事。時間倒流前的那一幕在張昭心中依然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深刻。

“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嗎?”張昭口中喃喃道,這已經是那怪物離開半個時辰左右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不是餓死,就是因為腿上的傷而死,難道我終究是一死嗎?”

張昭擦乾眼淚,強自鎮定下來,就算有那力量又有何用,自己還不知道怎麼觸發它,有那嘗試的時間自己早死了。

“死吧,這個世界這麼危險,萬一死了就能回到自己前世的床上呢?”

“可是萬一死了真的永墜黑暗了呢,自己還正是青春年華。”

他的腦海中不斷的冒出各種各樣的想法,負麵情緒源源不斷的湧現,拚一把,生命隻有一次,不可能再讓他有下一次的體驗券了,張昭的神情漸漸的變得堅定起來。

突然間,他的肚子響了,趕緊先找點吃的。他想著,便行動起來,腿上的傷痛也不足以阻擋他想乾飯的意願。

緊接著他艱難地支起自己的身子,看著屋內的一切,猶如記憶中那般熟悉。

鍋碗瓢盆,油鹽醬醋皆全,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前身還是這般瘦弱,張昭試圖腦補一番,奈何線索太少。

在茅草屋的角落裡,有個木桶被蓋得嚴實,不知道是些什麼,旁邊還有個小一號的木桶,上麵隱隱的能看見幾顆米粒。

有米嗎?張昭產生一種荒謬感,米這東西怎麼會是一個小孩擁有的呢,但是心中還是湧現出希望,眼睛發亮,細小的胳膊支撐起了自己的身體,抬起頭努力的想要看清楚。

真的是大米!我擦,這前身哪裡找的。

張昭終於看清了,心情激動,最起碼不會餓死了。但是腿上的疼痛又提醒著他身體不是那麼的樂觀,腐臭的氣味不斷的刺激著他。

“先不要讓自己腿上的傷惡化。”張昭思量道,轉頭看了看身邊可用的東西,一個破布,一個木枕頭,其他的觸手可及的東西都冇有。

呼,張昭想道,看來隻能先把大腿以下的神經隔絕了,不然這不斷刺激著他,他可不想和之前那樣爬過去流一地膿水,當時覺得是能被彆人救,現在是要讓傷口不要惡化,自救。

張昭將身下的麻布費力地抽了出來,然後將麻布用牙齒撕裂出一塊比較長的細條,再用力的栓到了大腿上方。

“呼。”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疼痛感有所降低,但是看那傷口得抓緊情況處理。

還是乾飯要緊,張昭熟練地爬下床來,兩隻手一隻腿向前爬動著,另一隻受傷的腿耷拉著,用不了力。

還好,這地雖然是土,但是比較厚實,也被收拾的比較乾淨。

不一會兒,求生的意誌促使著張昭爬到了那兩個木桶麵前。

接著,張昭扶著旁邊的土牆站起身來,映入眼簾的是一木桶的大米,他臉上流下幸福的淚水,這樣自己能吃好久。再將旁邊的大點的木桶打開,赫然是一大桶的酒。

“哈哈哈,天不絕我,天不絕啊。”

張昭興奮地小聲喊道,一種幸福的感覺在心中燃起,看來上天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條活路。酒精可以消毒,他的傷口可以處理了。

剛纔眼裡隻有兩個木桶,現在再看看木桶旁邊,還有一個小點的灶台,灶台旁邊有一桶清水,水裡麵還放著一個木勺。

先整點粥吧,張昭強忍著把生米吞進去的舉動,緩緩的往鐵鍋裡舀了四勺水,再放了點米和生油以及少許粗鹽進去。

現在隻差打火了,還好,旁邊有火石,也有一些木柴,張昭顫顫巍巍地將火點燃,一縷火星蹦入木柴之中。

希望,在他的眼中,這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肚子還在不爭氣地響著,但是他忍著,現在這個時刻,不能出半點亂子,要是火星濺出去,引燃了茅草屋,到時候還是死路一條。

終於,白米粥熬好了,陣陣香氣刺激著張昭,他艱難的站起身來,將鍋裡的白米粥舀到一個小木盆裡,又用清水將鍋裡的殘粒涮了一遍,再刮進另一個小盆裡。

死亡,讓張昭知道了生命的可貴,當看到白米的那一刻起,他不能放棄一絲活著的希望。

將木盆裡的粥倒到了一個有著豁口的瓷碗裡,張昭珍重的端起木碗,拿起旁邊的筷子,滿足的喝了起來。

大概喝了三四碗,張昭摸了摸自己飽脹的肚皮,終於不餓了。

現在,該是解決另一個麻煩的時候,大腿那極為恐怖的傷口。

他臉上露出一絲慘笑,誰會想到一天前還在床上美滋滋地躺在,後一天就已經麵臨生死危機了呢。

張昭從旁邊拿過來一個看起來比較鋒利的小刀用殘留的火烤著,待到小刀滿體通紅,又將小刀拿了出來,等到冷卻之後又用那木桶裡的酒消毒。

不是張昭小心,是死亡太過於可怕。

張昭此時因為吃了點東西已經可以站起來蹦著了,他把那還有一大半的粥放在自己木床旁觸手可及的地方。

接下來,消毒完的小刀,一大碗酒還有一個小木盆都拿到了自己的床頭前。

來回走動的時候,他突然發現旁邊不起眼的的小桌上放著一碗藥膏和一卷乾淨的粗布,要不是眼睛早已適應這房間的黑暗,不然肯定看不到。

張昭心中有所猜測,可能前身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睡就冇再醒來,剛好便宜了他。

萬事俱備,張昭坐在木床上,口中咬著木柴,嘴裡喝了一大碗酒,然後拿著小刀低著頭對著自己的大腿的腐肉颳著。

“弱者生,強者死。”

傳說中的割肉療傷在自己身上出現,張昭腦海中出現這麼一句話。

此時大腿因為供血不足已經變得發黑,但是不影響張昭刮肉療傷,一塊塊的腐肉掉落在木盆裡,骨頭也變得隱隱的可見起來。

隨著一刀又一刀的下去,張昭頭上的青筋隆起,臉因為酒精變得通紅,拿著小刀的右手有點發顫,不知道是因為靈魂比較強大的原因還是什麼,他強撐著冇有暈倒過去。

還好一點,張昭在大學的日子冇有白混,刀法依然穩健,而且現在也因為之前死亡的經曆讓他對此刻刮肉的行為有點麻木。

待得刮完腐肉,一絲絲的鮮血流了出來,張昭連忙將那藥膏敷在傷口處,又用那粗布將自己的大腿一圈一圈的繞了起來。

終於處理完畢,張昭臉上露出一絲解脫,緩緩地倒在了床上。

是生是死,全靠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