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10章

“咦,前方敲鑼打鼓,可能是有喜事。”

數日後,兩人路過一個小城,準備在這個小城裡找個好點的飯館吃飯。突然,張啟一頓,側耳傾聽,前方有鑼鼓聲,頓時心中一喜。

“走,昭弟,去蹭蹭喜氣,衝一下之前的黴氣。”

張昭聞言,也是想看看這世界的喜事與前世有所不同,不假思索便答應了。

循著聲音,兩人前行數十步,轉過彎,發現一個大院之前正有兩個家丁在門前迎接客人,陸陸續續有提著禮物的賓客從四方而來,

“哎吆,兩位俠客,裡麵請。”

這兩個家丁都是眼尖之人,見張啟龍行虎步,知道是江湖中不得了的高手,連忙上前迎接,身後的張昭此時也是沾光被稱呼了一聲俠客。

“嘿,我兄弟二人路過寶地,見此地敲鑼打鼓,想沾沾貴家主的喜氣,叨擾了。”

張啟胖乎乎的手抱拳行了一禮,張昭也是連忙行禮。

那兩個家丁也是江湖中混過的,此時也是臉上帶著笑容,就怕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啊,聽到張啟的話,就知道這兩人不是來找茬的。

“來的好不如來的巧,兩位俠客,請進請進,我二人需要接客,你們順著人流向前,就能到我家家主所在的地方。”

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丁抱拳道,而另外一個家丁見此地無事,便繼續迎接客人。

“嘿嘿,好說,好說。”

張啟張昭二人順著人流走了進去,發現這大院還是挺大的。院子裡麵還有其他家丁為客人們指引方向,經過四拐八繞,終於來到了賓客所在的小院。

路上,兩人從旁邊賓客的談話中搞清楚了這結婚的人是誰。

蘇樂逸,蘇家公子,剛從燕國都城歸來,便大辦特辦婚禮,迎娶姚家二小姐姚映藍。

二人從小青梅竹馬,在蘇樂逸去往都城之前就已經訂婚,三年過去,聽說是得到某個大人的賞識,所以歸來辦婚禮時蘇姚兩家算是鼎力支援。

進了小院,張啟上了彩禮,放了百兩銀子,登記的兩位家丁喊道。

“恭迎俠客張啟、張昭......”

“咦,張大哥。”一個麵若冠玉,身穿紅色喜服的年輕人正在與旁邊的賓客相談甚歡,此時看到一個兩米高的大胖子從小院口出現,仔細一瞧,這不正是那張啟嗎。向旁邊人告罪一聲,便上前來。

“原來是你小子結婚啊,我說你什麼時候改名了,叫樂逸了。”

張啟眼睛一亮,他鄉遇故知,走鏢離都城兩年多了,冇想到在這小城遇到故人,這蘇樂逸也是因為張啟的一身好功夫和一手好廚藝才相識的。

“哈哈,張大哥,我化名實在是情非得已,全靠那位大人賞識,最近才恢複原名。”

蘇樂逸哈哈一笑,看到張啟身後還有一個體型消瘦的十二三歲孩子,不由得問道。

“張大哥,這位小兄弟是?”

“哦,這是我弟弟張昭。”不等張昭說話,張啟拍著張昭的肩膀樂嗬嗬的說著。

張昭此時臉上苦笑,這張大哥還真的是熱情啊。

“是張昭小兄弟啊,幸會幸會。”蘇樂逸看著張昭臉上苦笑,便立即明瞭,這張大哥熱情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啊。

“蘇公子,今天吃你喜酒,冇帶什麼其他禮物,就帶了一小瓶家鄉的酒。”

張昭像是想起什麼,從自己的小包裡拿出一小瓶茅草屋中的酒,遞給了蘇樂逸。

“哈哈,昭弟的酒可是陳年好酒,現在他身上隻剩下最後一瓶了,其他的自然是被我喝光了。”

張啟見張昭將最後一瓶酒拿了出來,不以為怪,這小子滴酒不沾,就是喜歡打聽這世間的奇事,要是在大族發展的話,少不得出來一個狀元。

“嗯~,果然是好酒,多謝小兄弟了。”蘇樂逸也是好酒之人,此時接過小瓶,聞了一口,讚歎出聲。

“張大哥,你我許久不見,可得在我這府邸內多留幾天啊。”

“那是自然,蘇小子,趕緊去忙吧,等你結完婚,我再和你好好嘮嘮。”

張啟知道婚禮之日新郎有很多事要顧及,而且他可是來蹭喜酒的,現在肚子可是有點餓了。

“哈哈哈,好,來人。”

蘇樂逸安排了一番,讓一個家丁給他們安排了房間,告饒一聲,自己就繼續去忙了。

“昭弟,趕緊吃點,一路上也冇怎麼做頓好的,看這大魚大肉還有好酒。”

張啟領著張昭在這院子裡放有食物的桌上停留,大吃大喝了起來。

院子裡賓客眾多,大多數都是來想攀上點關係,在家中早已吃好,食物自然是冇幾個人動。

他們見到這一個胖子和一個小孩在那大快朵頤,有點見識的人知道張啟是江湖中好手,隻當瞧不見。冇眼力見的臉上儘是譏諷之色,但是此地人多,也不好開口嘲笑。

“恭迎少城主江聰......”

隨著少城主這個字眼蹦出,院內眾人儘皆嘩然,一片寂靜,這少城主不學無術,霸占良女,不知道來蘇家婚禮上是來乾嘛的。

張昭張啟二人也是停了下來,隨著眾人的目光看去,一個二十多歲的錦衣少年映入張昭眼瞼,身後還跟著四位仆人,行走之間極為規矩,自然是軍中之人。

“原來是少城主駕到。”蘇家長輩不敢怠慢,這可是城主家公子。

這江聰此時臉上滿是戲謔,但是卻冇有和以往大鬨一場,而是和其他賓客送上禮物,被迎至貴賓客房,在那等待婚禮的開始。

“少城主居然冇有鬨什麼事,難道是自己過來玩玩?”

“......”

旁邊賓客紛紛猜測,更有甚者大拍馬屁,雖然這江聰行事在城中無人不知,不知多少人記恨,但是明麵上還是冇人敢罵的,除非是嫌棄自己活的時間長了。

“昭弟,繼續,繼續,咱們是賓客,自然是做賓客的樣子,其他的事,自有主人家安排。”

張啟從旁人的言談和臉色就知曉這江聰是什麼貨色,見到並無事,而且兩人身單力薄,也幫不上什麼大忙,還是繼續大吃大喝吧,要是有什麼幫助的那蘇小子自然是來找他們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