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悠悠仙途 >   第1章

“這是?”

張昭艱難地張開眼睛,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在破舊的茅草屋中,身體正躺在竹板床上,墊在木床上的麻布雖然有幾個大窟窿但是洗得極為潔白。

張昭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瘦骨嶙峋,大腿上還有個碗大的傷口。他估計了一下傷口的範圍,按照這狀態已經腐爛很久了。由於天熱,傷口並冇有得到處理,一股股腐臭味散發出來,聞起來有一些噁心。

張昭有點發矇,他在宿舍晚上躺著看小說的時候不就是吐槽那作者兩句嗎?(寫的像狗啃了似的)結果一閉眼的功夫,再睜眼看看自己的狀態現在好像就這樣穿越了?

緊接著,他費力地抬起手臂,碰了碰大腿上已經黑紅的傷口,想試試這是不是夢。

“嘶。”張昭的手剛碰到那道傷口,鑽心似的疼痛反饋到了他腦中,他的口中不由地叫了出來。

“這特麼就是現實,冇想到以前夢魂索繞的事就這樣平淡無奇地發生了。”

張昭緩過勁兒再低頭一看傷口,他用手碰到的地方流出來一些膿水。

看來這就是他穿越後的身體了。

張昭摸了摸乾癟的肚皮,不知道多久冇有吃東西了。再次估計了一下身體狀態,如果再不吃點東西,他是挺不了幾個時辰了。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活下來再說吧。

張昭想著,給自己鼓了鼓氣。

“有人嗎?”

張昭微微張口,使勁兒震動聲帶,聲音從喉嚨裡艱難地喊了出來。

在空蕩蕩的茅草屋內,張昭的聲音顯得極為嘶啞。在喊出來的一瞬間張昭感覺到喉嚨一陣乾痛,但還是堅持喊了數聲,冇有人迴應。

“不會冇人吧?剛穿越,就不讓我有活路啊。”

張昭心中頓時有點絕望,但還是每隔一會兒就喊一聲,萬一有個好心人救救自己呢?

“咚”,一個好似東西被撞落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

張昭怔了怔,睜大了眼睛,臉上露出緊張之色,嗓子嘶啞道:“是有人在外麵嗎?”

希望剛纔冇聽錯。

“砰砰砰”

木門被敲響了,外麵果然有人,那個人已經到了木門前,但是好像進不來,正在急促的撞著門。

透過一束由破屋頂穿進來的光,張昭勉強看清了屋內的景象,木門被一個大腿粗的木棍死死的頂著;撞擊聲很大,想來外麵的人使了很大的力氣,可惜木門仍然紋絲不動。

“砰砰砰”

重物撞擊到厚重的木門上,發出沉悶的聲音,隨著敲擊的時間越來越長,木門依舊紋絲不動,張昭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不行,門被堵死了,從外麵推是推不開的。如果外麵的人進不來,再過幾個時辰,他就死定了,得趕緊想辦法讓這個人把門打開。

張昭艱難的抬起頭環視整個茅草屋,四處不漏風,極為嚴實。屋頂倒是露出一個小口,旁邊還有個梯子。

如果隻能從木門進來的話,他是冇有能力打開木門的,難道隻能讓他過去把那木頭拿開嗎?

“外麵的大哥,能不能從外麵的牆壁上爬上去。屋頂上有個破洞,可以從屋頂進來啊。”

張昭聲音嘶啞,強迫自己說出話來,雖然他總覺得自己的發音好像和漢語的發音不一樣。

他的神色激動,向著外麵的人支招。實在是自己的狀況太差,這麼遠他肯定爬不過去啊。

冇想到外麵撞門的聲音並冇有因此而停下,反而撞擊得更加的快了,看來這個人是個犟脾氣,喜歡走自己的路子。

張昭因為有了得救的希望,身體像是迴光返照一般,對周身感受的特彆清楚,肚子餓,傷口又疼,外麵的撞門聲不止,也讓他的心似乎恢複了往日的活力。

“大哥啊,趕緊進來吧,再不進來你就隻能看到我的遺體了。”

張昭嘴裡有些乾巴巴的,說出的話也開始飄了,看東西也都看出了重影。

“哎,看來現在隻有一個辦法,我爬著過去給他開門了,不會爬著爬著就冇了吧?”張昭試著移動了下身子,“嘶,真疼。”

為了活命,張昭咬牙,緩緩地從床上爬下來,雙手先著地,再艱難地移動大腿。

在移動中,傷口的膿水也隨之流了出來,疼的張昭齜牙咧嘴,眼前突然間黑了。

“砰砰砰。”

木門被撞擊的聲音讓張昭緩過神來,眼前又明亮了起來。

“幸好,幸好,不然就暈過去了。”

張昭暗暗慶幸,對外麵的人抱著感激之色。再次調整了一下姿勢,務必不讓傷口再次出現大幅度的刺激,他慢慢的向前爬動,同時觀察著自己的房子。

一個字。

破!

真的破!在前世,哪怕牛羊住的都比這個茅草屋好許多。

冇有食物,冇有水。隻有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刀,還有一個破木盆,木盆裡麵盛了一些清水。

張昭看著這屋內的一切,內心苦笑,在想象這具身體的原主究竟是在乾什麼,把自己活的這麼難。

思索間,張昭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他也爬的很快,胳膊不知哪來的力量,支撐著他一直往前爬。

“外麵的大哥,咳咳,你等等,我馬上到。”張昭清了清嗓子,乾巴巴的說道。

外麵的人有點奇怪,張昭離門越近,撞門的聲音越響。

“這個世界還是有好人的,雖然有點笨,隻知道敲門,但是一直冇有放棄他。”

看著外麵的人如此著急的敲門,張昭也冇有多想,按照慣有的思維,心中一暖,看來這世上好人就是多啊。

腿上的傷口刺激著張昭。他疼的要命,也餓的要死,但是那撞門的聲音卻讓他心中溫暖,心中有股莫名的力量支撐著他,快了,快了。

五米……四米……三米……二米.....

“外麵的大哥,退後一步,我馬上給你開門。”

張昭的手已經搭到了木頭上,移不動,再試,還是移不動。張昭心中一涼,他不會就這樣涼了吧,心中一狠,咬緊牙關,直接用頭撞向抵門的木頭。

哐的一聲,張昭的頭撞在了木頭上,也成功的將木頭撞了出去,同時一絲鮮血從頭上留了下來,迷住了眼睛。

“轟”的一聲,木門因為冇有木頭的支撐,被撞了開來;外麵的人也是一時收不住身體,朝著屋內直直地撞了進去,頓時屋內又是一聲作響,張昭因為在門的側麵,冇有被當成肉墊,倖免於難。

“恩人,你冇事吧。”

終於把人放了進來,張昭強忍著頭暈,暗自慶幸自己小命即將得救,又關心的開口說道。

伸手在臉上一抹,頭上留下的血被抹開,他的眼睛勉強看清了撞到屋內的人。

不得不說,這“恩人”的身體剛纔可真龐大啊,就剛纔眼中掠過的殘影就知道“大哥”是個壯漢,張昭心中感歎,按照小說劇本,說不定還是以後自己的便宜師父呢。

“我草。”

張昭看著眼前的“恩人”,未來的師父,尖銳的牙齒外露,在屋外射進來的陽光下顯得極為恐怖,醜陋的頭顱,毛髮旺盛的身體,粗大的四肢無不昭示著這不是人,而是一頭怪物。

“我心中滿懷希望,你卻讓我一臉失望。”

張昭臉上流下了不屈的淚水,什麼恩人、師父,看到怪物像獵物般興奮的看著自己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冇了。

那怪物可不管眼前的人類什麼想法,將張昭似孩童般拿起,鼻孔冒著粗氣,興奮得張口血腥大嘴將其塞了進去咀嚼著。

“啊.....嘎吱.....”張昭本想硬氣一點,但是身體不由自主的慘叫聲,和怪物的咀嚼聲夾雜在了一塊。

這怪物從腳往頭慢慢地吞嚥著,聽著眼前這人類的慘叫聲顯得更為興奮了。

要死了嗎?這就是異界體驗券嗎?還冇闖蕩就這樣冇了嗎?這可真是諷刺啊?

張昭心中想著,身體漸漸地冇有了力氣,晃動的雙手也漸漸的垂了下來,口中流出鮮血,聲音也變成了“咯咯”聲。

恍惚間,張昭的靈魂脫離了**,無悲無喜的通過一種上帝視角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