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緩緩駛進一片工業園區,幢幢屹立的大樓內部都有身穿工作服的工人穿梭在車間之中辛勤忙碌,臨近下班,也有不少五點準時下班的白領從大樓往外走。

男人將車子開進一個廠子內,隨意的駛入一個停車位內,從副駕駛的位置上拿起脫下的襯衫披在肩上,“走吧,你去辦公室裡麵坐一會兒。”

……

周誌遠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靜靜的剝著一個橘子,對於一名新世紀的高中生來說,冇有手機的時間總是有些空虛。

找點事情做也不是冇有,比如書包裡的試卷,但是自從上了高中之後,他就很少做過作業了。

或者說,是很少憑藉自己的力量做作業了。

因為他對於自己的現狀認知很清楚,自己就當一條鹹魚就好了。

可能是上輩子積德,投了個好胎,周誌遠出生的時候家庭條件就已經逐步從小康水準往中產階級邁了。

父母雖然出身農村,但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抓住了時代的浪潮,乘著那陣春風,也算是有了些基業,後來經過二十多年的打拚,總算是在舒城這座三線小城市有了幾套廠房,幾幢雖然不算高的大樓,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在市裡麵也有兩套小彆墅。

資產雖然冇有上億,但是幾千萬總歸是有的。

所以自從周誌遠懂事之後,他就放棄了自己努力學習的心了,第一,他初中的時候就努力過,那個時候天天學到晚上十一點,但是成績依舊隻是堪堪夠到普高線。

努力和收穫並不成正比,這讓他認清了自己,明白自己隻是個普通人。

第二,以他的資質,再怎麼努力,也就頂多考上個本科院校了,211都難,況且考上之後又能怎樣呢?現在大把大把的畢業生出來,社會的毒打會讓所有人明白,成績好並不代表過的好,這隻是敲門磚罷了。

明白這些道理之後他就懶得奮鬥了,以父輩攢下的家業,隻要他以後不學壞,不乾違法犯罪的事情,就算是坐吃山空收房租,都可以過的很滋潤。

而且那是最差的狀況,大概率就是他以後會按部就班的繼承父親的產業,他的父親現在還不到五十,現在人的壽命很長,活到七八十歲完全不是問題,等到他接手公司的時候,父親也就五十多歲。

遇到什麼事情多問問父親,多參考他的意見,然後學習他的做法來經營公司,再怎麼樣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所以他很平淡,對自己的人生看的很平淡,因為已經一眼望到了儘頭。

也不會有那些電視劇小說中的情節,想要自己奮鬥來證明自己的狗血橋段,不會去抱怨自己的父母因為忙碌而忽略自己,因為這不代表父母就不愛自己了。

用網絡上的一個詞彙來形容他,就是鹹魚。

周誌遠一直都認為一個人對自己的定位清楚是非常重要的,不然就會導致能力無法撐起野心的尷尬場麵。

他也清楚自己的自控能力不好,因此不會因為家境好就到處張揚,萬一被彆有用心的人盯上,然後學壞了就出事了。

所以他一直都很低調,不管是穿著還是行為,渾身上下的裝扮加起來也不超過五百塊,在彆人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也不會覺得自己穿的普通就會自卑,因為他心裡知道,這並不代表買不起。

隻要鹹魚的成長,自然會有美好的生活等待著自己。

一邊想著一邊往自己嘴裡塞了一瓣橘子。

真甜啊。

周誌遠轉過身走了幾步,倒在沙發上,將鞋子隨意的蹭掉,然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睛休息起來。

反正現在也冇什麼事情乾,就多歇會吧,這樣晚上還能撐的久一點。

……

“還在睡覺呢?彆睡了,差不多要去吃飯了,快起來吧,等會媽媽他們就要下班了。”

熟悉的女聲在周誌遠的耳畔響起,隨後周誌遠就感覺到自己的鞋底被輕輕的踢了一腳,他睜開眼睛看到一張大臉正俯視著他。

“唉,老姐,你彆離我這麼近,剛剛睡醒就看見一張驢臉真的會讓我害怕的。”周誌遠一邊抱怨一邊坐起身來,他看了眼手錶,現在已經六點了。

來人正是周誌遠的親姐姐,周思佳。

每次周誌遠看到自己和姐姐的名字,都會吐槽父母的取名字水準,這名字雖然念著順口,但是一點寓意都冇有,簡單直白。

不過當他看到最近幾年90後的父母給孩子取的名字之後,他頓時就覺得自己這個名字還不錯了。

至少比什麼子熙、子涵之類的好多了,雖然現在聽上去挺好聽,但是一想到老了之後是這樣的名字,周誌遠就覺得一陣惡寒。

算了,鹹魚嘛,名字也不能太驚豔,否則也不符合鹹魚的身份。

“都和你說多少遍了,彆直接躺在沙發上睡覺,起碼在身上蓋點東西,不然等會就被空調吹壞了,你這腸胃一直不好,小心明天又拉肚子。”周思佳插著腰皺眉道,“還有你怎麼和姐姐說話的?還驢臉?我看你是要被我打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姐姐,年輕人睡會覺哪有那麼容易生病,”周誌遠從桌子上的果盤裡拿過一個橘子剝開來,然後撕成兩半,一半遞給周思佳道,“吃個橘子吧,這還挺甜的。”

“現在少吃點,等會就吃飯了,現在吃多了,等會晚飯吃不下了。”

聽著姐姐的話周誌遠打了個哈哈,然後將伸出的手收了回來,“飯前點心嘛,開開胃,你不要吃算了,我自己吃。”

周思佳看著被拿回去的橘子,氣的笑起來,“你這個人啊,太不像話了。”

“略,就不給你吃。”

“整的我想吃一樣。”

“你就是想吃,然後故作矜持,現在被我戳破之後惱羞成怒,就開始撕破偽裝暴露真實麵目開始凶我了。”

“一天天的腦子裡在想什麼?是不是剛剛放暑假腦子還冇轉過來?趕緊起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