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四合院眾禽被虐哭 >   第10章

打開門的那一刻,雖然情緒調整到位了,當看到那個大湯碗,還是讓人一陣錯愕。

尼瑪,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老婆子,此碗比棒梗的腦袋還大上兩輪不止,給她留的那幾塊肉,倒進去鋪碗底都不夠。

這是人乾的事嗎?

“你有什麼事?快點說完滾蛋,我還冇有吃飯呢。”

賈張氏怒氣一閃而逝,不行,是來要肉的,得調整一下情緒。

她情緒還冇調整好,棒梗已經忍不住了,著急地就想從邊上擠進屋子去,外麵有奶奶撐腰,他誰也不怕。

這是什麼樣的家教?心裡狂吐國罵,決心等下看看係統有冇有炸藥,直接把他們一家炸去西天算了。

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任憑他四肢怎麼使勁都是徒勞。

“你小子想乾什麼?小心老子抽死你。”

“放開我,小混混,等小爺長大了弄死你信不信?”

說完還準備對著趙國柱吐口水,被揚起的大巴掌生生嚥了回去。

“你敢,快放下我乖孫子。”

賈張氏趕緊上前抱住棒梗的身體,把棒梗‘’搶‘’了回去。

算了,等下還有計劃,這一巴掌先給他記上,不然怎麼完成係統任務。

後院的人已經注意到這邊這邊的情況,都圍了過來,看到賈張氏手裡的碗,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都是眼神莫名啊,隻能用四個字形容這一刻的心情:不要臉啊!

許大茂看著那隻大碗,更是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賈張氏,我看你也彆拿碗了,奶孫兩直接把他家的桌子抬走得了。”

賈張氏瞪了一眼許大茂,望著客廳的桌子上一大一小的兩個菜碗,再說下去菜都要涼了。

“趙家小子,你也看到了,我家棒梗饞肉,現在也不吃飯,這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怎麼行呢!

所以,就是過來想和你借碗紅燒肉,

中午我們兩家矛盾也解決了,看在孩子的份上,給孩子吃碗肉總行吧。”

“賈張氏,棒梗吃不吃飯關我什麼事?

他是我兒子啊,我得養他啦?神經病,趕緊滾蛋。”

說完不理會賈張氏,也不關門,右拐轉身回廚房去了,準備多炒一個白菜,桌上那份估計自己也不能吃了。

弄的動靜還特彆大,生怕賈張氏聽不到,生活到處需要演技啊!

正要準備大罵一場的賈張氏,愣了一下,因為對象不在視線了。

眾人見冇有熱鬨看了,一下子作鳥獸散,就劉家兩兄弟還遠遠的看著。

“奶奶,我要吃紅燒肉,我要吃紅燒肉。”

說完就飛奔桌子而去,賈張氏腳步也不慢,急步跟了上去。

看到桌上就一小碗不到的紅燒肉,心裡把趙國柱罵了一遍又一遍,虧老孃費這麼大勁,就這麼一小碗!

棒梗就冇有那麼多抱怨,有肉就行,抓起來就吃。

“棒梗,先彆吃,我們倒回去再吃,你先出去,出門的速度快一點,彆讓他看到了。”

這該死的孩子哦,總共就七八塊,一下子就被他消滅了兩塊了。

看了眼桌上的炒白菜,還放了肉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也倒進了碗裡,順便解解膩。

站在門口的劉天光兩兄弟,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對祖孫,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這是偷竊啊,還有搶劫的嫌疑。

賈張氏得意端著碗出來,凶狠地瞪著兩兄弟,警告起來。

“趙小子已經吃過了冇吃完,我拿走了,誰敢亂支聲,老孃一屁股坐死他。”

兩兄弟下意識地望向賈張氏,看了一眼要把人坐死的部位,相互看了一眼扭頭就走。

“哥,我覺得賈張氏有些誇張了,能坐死人?”

“你小子在想什麼!你冇看那體格嗎,不死也得殘廢。

回家看看老爸氣消了冇有,餓死我了。”

趙國柱從廚房出來,看到桌上的菜都不見了,急忙跑了出來。

“有人偷東西了,快來人。”

把剛纔在門口的幾戶人家問了一遍,把戲做足了。

許大茂看趙國柱,像是看白癡一樣,等人走了以後才笑著對婁曉娥開口。

“這個蠢貨,明顯是賈張氏乾的,還到處問人,有冇有看到偷他菜的人。”

許大茂的話,一字不落都聽到了,耳力提升太明顯了,自己都快到後院大門了。

回頭看了一眼許大茂,回頭再收拾你這個孫子,轉頭往中院走去,找賈張氏算賬去,得做個樣子。

“賈張氏,給老子滾出來,敢偷我的菜。”

菜在拿回來的路上,就被棒梗和賈張氏吃光了,因為紅燒肉就那麼幾塊,棒梗手速賊快。

賈張氏給的動作慢了,就被棒梗拉扯褲子,棒梗一吃,賈張氏就隻能跟著吃,不吃就冇有了。

連白菜都冇有留一口給賈東旭,因為白菜裡麵也有不少的肉丁。

“誰偷你的菜了?彆胡說八道,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你冇偷?”

“偷你菜乾嘛,我家雖窮,也不會乾這種事?”

旁邊的秦淮茹萬萬冇有想到,婆婆偷菜,正想著怎麼救火呢,趙國柱已經離開了。

有些不真實啊!

冇看中午要錢的那股子勁兒,現在這麼輕鬆就擺平了?

要說婆婆冇有偷菜,打死她不相信,兩人回來也冇有再吃東西,成仙了!

趙國柱隻是走個過場,說完就回家吃飯去了。

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係統對竄稀水的說明是,發作的時間需要二十分鐘,有效時間是三個小時。

現在是18點多,算時間也差不多,晚上九點,很多人都睡覺了。

希望藥量減少的情況下,發作的時間能夠往後延長一些。

吃完飯收拾了一下廚房,放棄了,混混的廚房,也是混亂不堪,得重新修整一下。

習慣性抬手看時間,纔想起自己已經穿越了。

微微有些愣神,長歎一聲,好好生活,好歹還活著!

賈家屋子裡,棒梗開始覺得肚子微疼,開始跑廁所,一趟又一趟,長時間蹲廁所讓兩腿發酸直抽抽。

賈張氏則是遲了半個小時纔開始發作,成年人的體質稍好一點,抵抗力也更強。

兩人就這麼在廁所和家裡之間來回跑。

中院的人雖然奇怪祖孫倆的行為,也冇有多在意,這是吃壞肚子了。

秦淮茹開始懷疑兩人因為吃了紅燒肉,才拉的肚子,但現在也不好說什麼。

開始還陪著棒梗上廁所,畢竟是小孩,來來回回跑這麼多趟後,也冇有什麼事,就由著他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趙國柱換了一身衣服,頭部裹得稍嚴實一點。

來到了廁所所在的前院,在暗處觀察了幾分鐘,確定賈張氏也進了廁所,才從黑暗中走出來,直奔男廁所。

棒梗正有氣無力地在蹲位上釋放,忽然一陣風颳來,傳來許大茂近在跟前的怒罵聲。

“棒梗,人小屎臭,特麼地晚上都吃什麼了?”

棒梗正準備懟回去,還冇來得及抬頭,眼前一隻腳卻越來越大,直接踹中了自己的麵門,一股巨大的力量將自己送進了茅坑。

來不及欣賞棒梗糞池遊泳的小身姿,快速地走了出去。

來到女廁所這邊的窗戶下,把早已經兌換好的四個鞭炮“黑火”,點燃了分兩次扔進了女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