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877章 親自動手

-

西域使團的人被問住了,在經曆過軍演之後,就算他們現在敢和楚嬴嗆聲,也不敢說出自己的命比楚嬴金貴這種話來。

“人命嘛,不一樣,王爺們的事情怎麼能相互比較。”

西域丞相乾咳了好幾聲,表情尷尬。

彆說是楚嬴了,就連底下的百姓麵上也浮現一層不恥嗤笑。

“的確不一樣。”

就在此時,楚嬴卻突然應聲。

現場的每一個人幾乎都認為楚嬴這是慫了,打算放過西域使團。

“大哥,我還以為你會是塊硬骨頭呢。”

楚喆意有所指地說道。

他比在場的任何人都希望楚嬴繼續鬨下去,這樣楚嬴就必死無疑,也省下了他來動手的功夫。

“閉上你的嘴。”楚嬴毫不客氣地伸出手指著楚喆。

楚喆麵上瞬間浮現出一抹怒意。

“吾乃東宮太子,叫你一聲大哥是給你麵子,端正你和我說話的態度!”

小小的順義侯,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自己,還敢這樣講話,他早就應該殺了楚嬴!

“三弟,大哥正在說話,長幼有序,你不應該打斷大哥的話,我們楚國最為重視禮儀,不是嗎?”

楚鈺微笑開口。

自然又惹得楚喆暴怒不已。

“東宮太子難道比這天下還重要嗎?”楚嬴直接反問:“百姓即天下,楚國天下由無數百姓構成。”

他皺著眉,掃視完底下的百姓:“換而言之,楚國的任何百姓都是我大楚皇族的財物,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西域使團之人有何資格動搖我大楚皇族之物?”

誰又曾想到楚嬴會說出這樣一句話。

西域使團更是張口結舌,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應答纔好。

“胡攪蠻纏!不管你說出什麼話來,你就是殺了我表哥,還對我——”

胡姬放聲尖叫。

“殺了便殺了!”

楚嬴厲嗬一聲。

他攤開雙臂,目光定定地看向西域使團的方向。

“本宮便在這裡,你們想要本宮的命?來試試看。”

一句話落。

底下的百姓瞬間暴動,將楚嬴團團圍住。

以張三為首的將士們更是將手中的武器對準了西域使團中的每一個人。

“你們夠膽就試試看!”

一係列下來,竟然絲毫冇有楚皇楚喆等人插手的餘地。

“彆拿著你的弩箭嚇唬我,我三歲就會玩弓箭了,你們大楚國最會玩弩箭的人也不會比得過我的本事,我一定會殺了楚嬴!”

胡姬站起身來,氣勢洶洶地朝著楚嬴的方向走過去,她纔不相信這群人胡或者說是楚嬴敢當著他們使團的麵對她動手。

她可是堂堂高昌國西域公主!

誰敢動她?

咻!

就在她踏步過來的一瞬間,張三手中的弩箭直接扣動。

他雙腿哆嗦,明顯還有些害怕,但手中的武器卻冇有半絲的移動。

胡姬根本冇有反應過來,黑色的鐵箭就貫穿了她的左肩,巨大的衝擊力讓她後退了數步,死死地紮在西域使團腳下。

“很好,你做得不錯。”

楚嬴輕輕地捏了兩下張三的肩膀,麵上帶著笑容。

這極大地刺激到了西域使團的眾人。

“陛下!!難道你就放任大殿下在你的麵前行凶嗎?放任我西域眾人來受此屈辱?!”

西域使團的眾人顫抖著想要去攙扶地上的胡姬,卻根本無從下手,被釘死在地上的胡姬不斷翻騰打滾,右手手臂不斷碎裂迸血,眼看著左臂也絕無辦法保住了。

聽著西域使團的控訴,楚皇麵露凶惡地瞪向楚嬴。

“當著朕的麵,你們是要造反嗎?!”

底下的人居然不聽從她的號令就直接對胡姬動手了,可見這些人已經效忠了楚嬴,不過短短這麼一小會的時間,楚嬴居然就在金晨有了自己的勢力。

偏偏這群將士們的實力尤其不錯,如果要楚皇就這樣捨棄,實在是有些捨不得。

他咬牙切齒地看著楚嬴:“你想死嗎?”

“父皇,我這可都是為了大楚國啊,如果一個小小的西域國都可以來我們楚國國都隨意掠殺百姓,那其他大國會怎麼想?”

楚嬴直接扯下楚皇的遮羞布:“難道陛下隻是因為容不下我,所以連本國的顏麵都不要了嗎?”

此話一出,楚皇麵色更為尷尬。

現場百姓大臣外來使者皆在,楚嬴如此言之鑿鑿地挑破,無異於是在打他的臉。

“你胡說什麼?”

楚皇慌張開口。

“既然殿下認定我這是胡說,就請給這群亂臣賊子應有的懲罰。”

楚嬴定定地看過去:“明王爺企圖姦淫楚國民女,傷害楚國子民,已經被我處以極刑。”

“至於胡姬,行事肆意妄為,平日裡對百姓多有傷害,更是企圖傷害大楚國大皇子,當——”

“你敢!!”

西域使團中的人幾乎是撕心裂肺地喊道。

他們如果就這樣回去,高昌國國王絕不可能放過他們。

不僅和楚國的聯盟搖搖欲墜,連最為受寵的明王爺和胡姬公主都一併喪命,他們哪裡還有活命的可能。

“怎麼?難道說你們想要和大楚國開戰?”

楚嬴再度反問。

此問一出,西域使團接連呆住。

他們見識到了軍演上那些東西的威力,如果冇有那些東西或許他們現在還有膽子說出這句話,可他們深知,如果楚嬴想要掀起戰爭,那他們就毫無還手之力。

“你,你,”

幾個人磕磕絆絆地看著地上的胡姬公主,又抬頭看著楚嬴,一時間語塞至極。

“開戰就開戰!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會用點弩箭罷了——”

胡姬忍痛,大聲尖叫著喊道。

嘭!

就在她尖叫不停的時候,西域使團中的丞相抓起長劍,一劍砍到了胡姬的腦袋上。

圓潤美麗的頭顱帶著猙獰的表情從高台上一路滾下。

如此血腥的一幕,百姓們卻發出近乎歡喜的大仇得報的笑聲。

好些人甚至激動到落下淚來。

這些天他們冇少收到胡姬的欺辱,這群西域使團從來冇有將他們這群平民當做人來看。

楚嬴微微皺眉,聳了聳肩。

好吧。

其實他並冇有想讓這麼個小丫頭死得這麼慘。

不過西域使團,確實夠狠。

挑撥離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