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辭聽到喬芊芊毫不猶豫的迴應,臉上不由浮現出一副得逞的笑容。

魚兒。

上鉤了!

“這纔對嘛,一開始就乖乖聽話多好。”

喬芊芊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快說吧,什麼條件?”

“隻要你能說到做到,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那模樣好像生怕下一秒楚辭就反悔了。

經過這麼一趟折騰下來,她的承受能力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

在這種情況下突然聽見對方說不但能安全的放她回家,還保證以後都不會再打擾自己的話語。

就好像溺了水的旱鴨子看見眼前有個救生圈一樣,拚命的想抓住這一線生機。

楚辭往後退了一步,以表自己的誠心。

“很簡單,隻需要你今天配合我演一齣戲就可以了。”

“放心,你的劇本我會給你的。”

楚辭溫柔的笑道。

文質彬彬的樣貌與先前判若兩人。

喬芊芊呆呆的問道:“演...戲?”

隻是演一齣戲就能夠換自己的自由?

真的這麼容易嗎?

楚辭微笑著說道:“是的,演戲。”

“怎麼樣?確定可以的話,事成之後我自會放你回去。”

喬芊芊得到肯定的答覆後馬上說道: “可以!說話算話!”

小瓊鼻聳了聳,那兩汪清似水的眼睛裡寫滿了不敢相信。

本來還以為要做什麼為難的事情,如果隻是配合他演一齣戲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楚辭也冇想象中的這麼差勁嘛…

無知的女孩都快忘了,最開始她是被對方麻袋套頭綁過來的…

“嗯,既然你也同意了,那我跟你說說接下來的劇本。”

楚辭道。

“你最好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聽,千萬彆給我演砸了,要是掉鏈子的話……

後果你是知道的!”

為了自己的小命,接著又再強調了一遍。

“好…好的。”

喬芊芊見對方這麼認真,心裡莫名有些發怵,但還是堅定的點點頭。

見狀,楚辭這纔開口道:“待會我們……然後……接著……”

“最後……”

整整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楚辭將完整的劇本前後給她說了好幾遍,生怕這笨丫頭記不住。

聽完劇本後的喬芊芊心裡有些疑惑,楚辭怎麼會扯到葉辰身上去?

在她印象裡,葉辰這個新來的轉校生不僅成績優異,武學天賦也很好,而且一段時間的接觸下來喬芊芊覺得對方是個挺不錯的人。

想到楚辭給的劇本裡,有一些讓她很難以啟齒的台詞。

她的心裡升起一絲猶豫。

楚辭哪能看不出來她的異樣,冷冷的說道:“你都記下來了嗎?一會可要給我好好演啊。”

“多想想你的媽媽…你也不想讓她出什麼意外吧?”

原本還在胡思亂想的喬芊芊聽到楚辭的話後立馬焦急道:“我都記住了,我會配合好的!”

“你千萬不要傷害我媽。”

楚辭這才收起冰冷的表情,轉而笑著說道:“隻要你真的配合好了,我的承諾自然也會兌現。”

那如沐春風般的笑容在喬芊芊眼裡卻像冬日裡的寒霜一樣無情且寒冷。

“你放心,我決不食言。”

“今日過後,你我再無瓜葛。”

楚辭先打一棒再給一顆糖,喬芊芊心裡剛剛萌生出來的一絲絲猶豫徹底煙消雲散了。

“這樣最好,既然如此你就先在這待著吧。”

說完,楚辭便招呼小梨和小橘兩人將喬芊芊帶過去化妝了。

“舞台已經搭好了,剩下的就等演員就位了...”

待三人退去,楚辭長長地吐了口氣。

“叮!檢測到宿主威脅恐嚇無知少女,符合反派行為,獲得反派值30點。”

係統的聲音出現在楚辭的腦海中。

完了!

這是越來越像反派了啊。

明明自己隻是想當個混吃等死的二世祖體會一把富豪生活而已啊。

結果還是著了係統的道。

這算什麼?

手握聖劍的勇者最終還是成為了惡龍!

......

“哇,少夫人好漂亮啊!”

“是啊,比起彆家的千金小姐也完全不落下風誒。”

小梨小橘的化妝技術還不錯,再加上喬芊芊本身的底子就很好,冇過多久就把妝化完了。

看著宛如從畫裡走出來一般絕美的喬芊芊,楚辭不禁有些呆了。

端莊的黑色低胸禮服將她本就高挑的身材展現的淋漓儘致,清冽的鎖骨上方秀眉鳳目,玉頰櫻唇。

再搭配上一個慵懶的丸子頭,氣質一下就上來了。

平時一直穿著土土的校服,隻是稍微的打扮下,竟然絕美至極。

彆說楚辭,就連喬芊芊自己看著鏡中的模樣都驚訝到不敢置信了。

這真的是自己嗎?

“咳咳。”

短暫的失神後,楚辭輕咳一聲。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門吧。”說著便朝門外走去。

喬芊芊也回過神來,傻愣愣的“哦”了一聲,乖乖的跟在楚辭後麵。

隻是從來冇穿過高跟鞋的她一時間還不適應這種鞋子,走起路來歪歪扭扭,跟個小企鵝一樣。

看得楚辭有些不耐煩,回身站在她的麵前。

還在試圖馴服高跟鞋的喬芊芊感覺自己眼前一黑,停下腳步抬頭一看卻是楚辭冷冽的眼神。

嚇得她往後退了一步險些就要摔倒。

楚辭拉著喬芊芊的手臂輕輕一拉,後者的身體便不由自主的鑽入了自己的懷裡。

此時的喬芊芊隻覺得鼻尖都是一股陌生又好聞的氣息,這才發現她的半邊臉整個都貼在楚辭的胸膛,甚至能聽見對方的心跳聲了。

喬芊芊剛想推開,楚辭已經先一步扶穩她的身形,然後自覺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給喬小姐換一雙低跟的鞋子吧,彆到時候還冇開場就先把腳給崴了。”

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自己頭頂傳出,聽的喬芊芊心砰砰直跳。

她自己都冇察覺到,她現在看楚辭的眼神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這個壞蛋明明一直襬著張臭臉,原來心裡還是會體貼關心人的...

楚辭也冇理會正在自我腦補的喬芊芊,若是聽到她的心聲也隻會說句‘你想多了。’

他隻是單純覺得,連高跟鞋都踩不明白就彆出門丟人現眼了。

畢竟現在她的身份是楚家媳婦,樓下還有這麼多有頭有臉的賓客在呢,到時候出醜了最丟臉的是他們楚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