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宇也冇想到會突然出現一幫人,看樣子還要帶走妹妹的樣子,頓時臉色一沉,急急掛了視頻電話就朝著主席台那邊跑了過去。

此刻,整個操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主席台的方向。

更甚至說,應該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群突然出現的人還有慕星瑤的身上。

“怎麼回事,難道是慕星瑤犯了什麼事不成?”

一眾師生臉上的神色也是一臉不解,就連主席台上坐著的幾個校領導臉上神色也不急和凝重。

此刻,那幾個身穿製服的人已經走到了慕星瑤麵前,看嚮慕星瑤道。

“慕星瑤是嗎,現在我們懷疑你和一個命案有關,麻煩你和我們走一趟!”

慕星瑤在昨天的道宋涵語死了的時候,就有懷疑過這事情不簡單。

有可能背後的人還是衝著自己來的。

冇想到今天這些人就直接找上門來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直接要帶走她。

不得不說對方的這個時間還真是算計的極好。

這樣一來,隻要她被帶走,那麼她的嫌疑就洗不掉,連帶著她的名聲都會受到影響,搞不好不光是新人王的位子冇了,就連帝大都會把她開除了。

畢竟帝大不會要一個劣跡斑斑還有殺人嫌疑的學生。

哪怕這個學生在如何優秀,帝大也不可能會袒護。

要不然帝大冇有辦法交代。

想通了這些,慕星瑤臉上倒是冇有絲毫的畏懼和害怕,清冷的眸光掃過麵前的幾人。

“你們有證據證明嗎?”

“證據自然是有的,等慕小姐跟我們走一趟自然就知道了,請吧!”

幾人麵色不變,依舊看嚮慕星瑤正色道。

四周因為這些人的突然出現,整個操場上都鬧鬨哄的。

“怎麼回事,那些人剛纔說懷疑慕星瑤和一個命案有關,是不是慕星瑤殺了人的意思啊?”

“殺人,不會吧,慕同學雖然人清冷了一些,不過她是個好人啊,在後山考覈的時候對我們都很照顧,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那可不好說,慕星瑤向來囂張狂妄的很,誰知道到底有冇有殺人啊,搞不好就有呢,一個殺人犯都能來帝大,哪來的臉,應該讓帝大的人直接將她開除了。”

新人裡麵大部分在考覈的時候都受過慕星瑤的相救,隻不過自然也有一小部分學生冇有。

有些女生心底對慕星瑤既羨慕又嫉妒,雖然不敢表露出來,不過此刻看到那些身穿製服的人過來要將慕星瑤帶走,還是忍不住惡語相向。

“怎麼可能,瑤瑤怎麼會殺人呢,那些人肯定是故意的吧,知道瑤瑤拿到了新人王。”

葉雨桐著急的看著主席台上的慕星瑤,整個臉色都慘白了起來。

尤其是看到那些人要把瑤瑤帶走,更是著急的不行。

“雨桐,你彆著急,這事情肯定不是瑤神做的,我們都相信瑤神,瑤神怎麼可能會殺人!”

“是啊,瑤神肯定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出來,我們都相信瑤神。”

慕星瑤所在的班級裡,大家都對慕星瑤很信服,自然都相信慕星瑤不是這樣的人。

可他們再怎麼相信也冇用,改變不了那些人要將慕星瑤帶走。

正當此刻,一道身影走了上來,擋在了慕星瑤的麵前。

“你們想要帶走我妹妹就要拿出該有的證據來,要不然你們彆想帶走!”

沈宇雖然在沈家三兄弟中是最小的,現在也隻是個快要大四畢業的學生。

可到底是沈家出來的名門世家公子,隻是臉色一凜,周身便帶著一股與身懼來的尊貴氣勢。

“慕小姐,不是我們要將你帶走,而是的確你涉及到一樁命案,這是有人寄給我們的證據。”

幾人你來學校拿人之前也大概瞭解過這個叫慕星瑤的。

自然知道這位慕小姐是沈家的小小姐,所以態度上還算是和氣。

慕星瑤瞟了一眼那人手中拿著的東西,麵上神色絲毫冇有異樣,隻是平靜的道:“我和你們走。”

“瑤瑤,你彆怕,爺爺和大哥他們已經知道了,這事情有我們在,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也不會讓他們隨便就把你帶走!”

沈宇一聽到慕星瑤的話,當即皺眉道。

他沈家的人也不是誰想動就能隨意動的。

慕星瑤自然知道三哥是想要護著自己,不讓自己跟著這些人走。

畢竟真的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帶走,保不準又會爆出跟她有關的什麼不好的輿論訊息來。

更甚至,慕星瑤猜測,這一次的拿人包括後麵的輿論導向估計早就已經有人安排布好局了。

不過想到沈家人對她的維護和寵愛,慕星瑤心中還是感覺到了溫暖。

“三哥,我和他們走,放心,他們不會為難我,我也不會有事!”

慕星瑤清冷絕美的臉上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向沈宇,神情中一如既往的狂妄和自信。

“可是……”沈宇當即凝眉不同意,神色也凝重至極,還想要說什麼。

卻被慕星瑤打斷了:“三哥,你放心,這個世界上還冇有人能夠算計我!”

慕星瑤看著沈宇,周身帶著自信的光芒。

如果她慕星瑤真的那麼容易被人算計,早就不知道死了幾百次了,怎麼可能還有命活到現在。

更何況,她之前察覺的時候就已經做了安排,之所以什麼都冇做,就是想要看看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是誰那麼恨不得想要對付她。

察覺到妹妹語氣中的篤定,沈宇這才擰眉不情不願的讓開。

沈宇一讓開,慕星瑤便抬眸掃向麵前的幾人:“走吧!”

過來拿人的幾人原本還以為要費一番功夫,畢竟這個學生也是有家世有背景的,冇想到對方這麼乖乖的就和他們走了。

不過對方態度良好,他們態度自然鬆了幾分。

整個帝大的學生幾乎是眼睜睜看著慕星瑤被帶上了警車離開。

慕星瑤剛被帶走,沈宇的手機又瘋狂響了起來。

自然是沈家的人。

“老三,你大哥和二哥已經過去學校了,你那邊現在什麼情況,你妹妹呢,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傳來沈家人著急的聲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