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滇走到他我愛羅身旁,把手摁在他的肚子上。

“發現進化材料,宿主可選擇直接吸收一尾,獲得磁遁血跡界限和一尾查克拉。

或吸收部分一尾查克拉形成模板,再用五百進化因子獲得磁遁血跡界限和一尾查克拉。”

宇智波滇聽此,想了想選擇吸收部分一尾查克拉,他想著留著下我愛羅以後說不定還有用,而且五百進化因子,對於執掌根部的他來說不難獲得。

相比之下,作為一尾人柱力我愛羅就顯得更為珍貴。

第二場中忍考試,死亡森林。

宇智波滇小隊在斷罪很快就收集到了地字卷軸,正趕往中心塔。

在此路上,他們碰見了佐助鳴人小隊,佐助見到斷罪時想起了幾年前的遭遇。

“佐助為什麼不走了?”看見佐助的步伐停了下來,小櫻有些疑惑的問道。

然後隨著佐助的目光看到了正在靠近的宇智波滇小隊。

“我還有點事情想要處理。”佐助冷冷的道。

他現在已經不是之前那個麵對危險隻會哭的小鬼了,他現在也是被稱之為天才的人,他要藉此機會讓宇智波滇正視自己。

他攔在宇智波滇小隊前行的路上,宇智波滇小隊見此停了下來。

三啟走在前頭,一臉警惕的看著宇智波佐助,因為宇智波佐助是和宇智波滇一樣同屬為宇智波族,他想要通過打敗他來證明宇智波一族不過如此,來降低宇智波滇在小葉心中的地位,來贏得她的愛慕。

“讓開,我要找的對手不是你。”佐助根本就不想理會三啟,在他心中隻有宇智波滇才能稱之為對手,不僅因為之前的羞辱,還因為他們同為宇智波的驕傲。

更何況三啟是個不會忍術的忍者,不會忍術怎麼在以忍術為主的世界裡天生就低人一等。

就算是邁特凱這樣的體術天才,在小時候也是被人看不起,要不是他的父親開發了八門遁甲這種唯有強大的身體素質才能使用的禁術,邁特凱或許一輩子也不能成為上忍。

三啟見佐助如此對待自己,身體氣的直哆嗦,出拳掄向佐助。

然而在下一瞬間,對上了佐助的二勾玉寫輪眼,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

他立馬意識到自己中了幻術,三啟心中咆哮道:“該死的宇智波族,不就是因為擁有血跡界限嘛!要是我也擁有的話……”

三啟冇有發現自己的心理開始變得扭曲,一種對於力量的渴望在他心中慢慢升起。

佐助越過三啟,徑直的走向斷罪。

“滇,我們又見麵了。”佐助掏出苦無,猩紅的寫輪眼躍躍欲試的看著斷罪。

“之前的恥辱,今日來還吧!我已經擁有和你一樣的眼睛。”

斷罪搖了搖頭道:“還不明白嗎,佐助。”

斷罪從忍具包裡掏出五六把手裡劍,投射向佐助,佐助飛快轉動著寫輪眼,身體隨著舞動,靈活的躲過斷罪所投射的所有手裡劍。

斷罪五指抓起,飛射出去的手裡劍被他用著纖細鋼絲連接著,被他的手指操控著。

向佐助包裹起來,鋼絲鋒利無比,佐助在小櫻的注視下被鋼絲切成四段。

小櫻的瞳孔不由自主的擴大,然而那被切成四段的下一瞬間,變成了四段木頭。

替身術,小櫻見此捂住胸口,長長的撥出一口氣。

佐助在旁邊的空地上出來,他與斷罪的距離更加靠近,他左手按在右手的手臂上,右手上充斥著雷電。

“千鳥!”

這是他從卡卡西那裡學來的忍術,這個忍術是為了他的哥哥宇智波鼬以及宇智波滇所準備的,如果他知道眼前的隻是宇智波滇的分身的話又會怎麼想呢。

雷屬性查克拉能夠刺激細胞來增加速度,佐助以一種高速狀態衝刺向斷罪,再配合宇智波一族獨有的寫輪眼簡直完美,使其能夠在高速移動中保持視野的清晰。

在千鳥即將擊中斷罪時,斷罪輕描淡寫的抬起一隻手,抓住佐助的手臂,使其不能繼續突進。

不甘心如此的佐助加大查克拉的輸出,讓右手中的雷電更加強烈,達到一種激射狀態。

“千鳥流雛形。”斷罪感歎,不愧為主角之一,在這種情況下開發出忍術形態變化。

雷電從佐助的右手中穿出,因為還不能很好的控製,造成無差彆的攻擊讓佐助自己被劈的也很狼狽,身上傳出一股燒焦的味道。

當然斷罪身上也有不少傷口。

“不錯,相比於以前成長了很多,但是,我們的眼睛是不一樣的。”斷罪戲謔道。

佐助心中一個咯噔,看見斷罪三勾玉的寫輪眼,暗道:“不好!”

斷罪的瞳力通過寫輪眼進入佐助腦海中,佐助調動起自己的寫輪眼拚命抵抗,然而一秒後就被攻破,陷入幻術中。

在被控製住的最後一刻他聽到斷罪說:“就算是同樣的眼睛,也得看使用的是誰。更彆說,我們的眼睛其實並不一樣。

不過你對雷電查克拉的掌握算是給我個驚喜,下次再見時希望你能夠給帶來我更大的驚喜,佐助。”

斷罪幫三啟解開幻術,帶著隊友前往中心塔,小櫻忌憚的看著斷罪離開。

“如果第三場考試遇到再遇到他的話……”小櫻喃喃自語道。

鳴人拍了一下小櫻的肩膀說道:“如果再那個傢夥,讓我來試試。”

“鳴人這個笨蛋,連佐助都打不過他,你來不也一樣。”小櫻無奈道。

小櫻有些擔心的看著佐助,從剛剛解除幻術後,佐助就一直臭著臉,心情很不好的樣子,看來被宇智波滇打敗對他造成很大的影響。

不過小櫻轉念一想,現在自己去安慰佐助,佐助會不會增加對自己的好感,好機會啊!小櫻你要把握住!

“佐助,滇能略勝你應該是因為他年齡比你大,學習的時間比較長,再加上都是宇智波族的人,在瞳力和幻術方麵暫時強過你也正常。

再過一段時間,我相信你不會比滇差的,甚至比他還強。”小櫻在佐助旁邊小聲的安慰道。

而佐助隻是瞥了眼小櫻,小櫻見此知道現在不是和佐助搭話的好時機。就不再說話,而是安安靜靜的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