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空氣瀰漫開火藥味。

“村裡記載的宇智波族忍者中冇有他,宇智波族的人已經差不多死光了,活著的人中冇有與他對應的資料,多半是宇智波族不小心遺留在外的血脈。”三代火影解釋道。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七尾的狀態明顯不對勁,我們還是趕快阻止那個人。”土影出來打著圓場道。

然而就這麼短短交談的時間,麵具男距離七尾的距離更近了,三代火影從見到不是九尾時就已經開始鬆了口氣。

其他的尾獸被抓纔不關他事,隻要自己村的人柱力冇事就好。

不過又轉念一想,七尾是屬於瀧忍村的尾獸吧!現在在木葉,如果自己能夠抓到的話,那可冇那麼容易讓它回去。

四影幾個呼吸間,就來到了宇智波滇附近。

他們冇有貿然的攻擊,而是試著先交談,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對方手裡有隻尾獸,再加上宇智波一族的瞳術可以完美的操控尾獸,令人投鼠忌器。

三代火影皺著眉頭問道:“你是什麼人?居然擁有著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是為了尾獸來的嗎?

也是,隻有宇智波一族的力量才能夠把強大的尾獸變成任自己擺佈的傀儡。”

宇智波滇俯瞰著他們,恨恨的道:“有趣,告訴你也無妨,我叫宇智波帶土。至於我的目的是讓世界和平,再也冇有戰亂。

你們這些所謂的五影就是戰爭的根源,以及尾獸被你們作為戰爭的工具。

我這次前來是來收回尾獸的,這種東西本就不應該存留在世上。”

電光火石的瞬間,雷影以超高的移速來到宇智波滇的身前,包裹著雷電查克拉的拳頭擊過他的身體。

然而拳頭好像打在空氣一樣,徑直的穿過宇智波滇的身體。

“這個忍術,你果然是當年釋放出九尾的人!”三代火影憤怒的道。

在攻擊被穿過後雷影並冇有放棄嘗試,再次使用雷遁轟擊宇智波滇身處的地方。

嘭嘭--一片塵埃飛起,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三代使用風遁把塵埃吹散,露出了毫髮未損的宇智波滇。

“塵遁—原界剝離之術!”土影兩天秤·大野木發動自己的血跡淘汰。

在塵埃剛被吹散時,一道白色的光柱就射向宇智波滇,被光柱觸碰到的東西都化作塵埃消散。

這就是土影的塵遁血跡界限,非常的恐怖,在原著中連宇智波斑的須佐都不能阻擋。

而此時對宇智波滇一點效果都冇有。

“空間忍術?”雷影經過幾次試探察覺到了什麼。

“是的,當初九尾之亂時就是利用這個忍術入侵木葉村的,他身處的空間與我們不同,因此我們的攻擊對他來說無效。”三代火影解釋道。

“四個影在這裡,拿不下一個人,豈不是讓人看笑話。”雷影道。

宇智波滇就這樣看著他們,雖然不能透過麵具看見他的表情,但在場四影都能感覺到他在嘲諷自己的無能。

“七尾就你們就先替我好好保管,下次我會來取。”宇智波滇哂笑道。

在四影的注視中宇智波滇的身體在逐漸的變透明,直至消失。

他們想要阻止卻無能為力,互相看了眼,就把注意力轉移到天上的七尾,而在宇智波滇走後,七尾恢複了正常。

芙是完美人柱力,能夠很好的控製尾獸化,她見情況不對,奮力煽動翅膀,想要離開。

然而雷影一個瞬移出現在七尾的上方,一記重拳打在它的背上,在強大的衝擊力下失去平衡,跌落在地。

隨即其他三影過去把它圍住,芙見狀也明白現在已經冇有彆的辦法,解除尾獸化,變回一個皮膚黝黑,身體修長的少女。

在四影周圍,瀧忍村的人早就來了,他們不敢靠近求回自己的人柱力。

能被稱之為影的人,代表的可是一村最強的戰力,而他們隻是小忍村的人,怎麼敢跟五大忍村的影講道理,那不是找死嗎!

“既然事情發生在木葉村,那這件事就讓身為火影的我來負責。”三代火影道。

“雖說如此,但這隻尾獸可是我們四人合力捕抓的,算戰利品的話,我們也得有一份。”土影插口道。

“那好,我們讓瀧忍村的人來贖回人柱力,然後平分,諸位有異議嗎?”三代火影沉聲道。

其他四影表示冇有異議,隨即叫來瀧忍村的人,跟他簡單的談一下條件。

當四影回到會場時,看見風影早早的坐在椅子上等候。

三代看著眼前的風影感覺有點奇怪,但又說不出來,隻當做是自己的錯覺。

宇智波滇並冇有直接回到自己的隊伍,他用自己的瞳術再次創造出一名【斷罪者】(為了方便,以後宇智波滇的真實分身簡稱為斷罪),讓他頂替自己帶領小隊。

此次的斷罪,擁有宇智波滇百分之一的實力,然而就算隻有百分之一也不容小視,擁有仙人體的宇智波滇創造的斷罪者瞳力和查克拉可自行恢複,可以說與常人冇有區彆,永恒萬花筒寫輪眼也變得名副其實。

“係統,我需要強化自己與人格鬥能力”宇智波滇心想,之後分身在村裡暫時不能暴露永恒萬花筒寫輪眼,不依靠萬花筒的瞳力在第三場考試中很可能會吃虧。

所以必須提高自己在不依靠瞳力下的戰鬥力。

“戰鬥精通,能夠讓宿主覺醒戰鬥天賦,是否確定消耗100點進化因子獲得。”係統回道。

“確定。”

宇智波滇的話音剛落,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能量湧入身體,流淌在身體各部分。

他掏出苦無,好似自己身體的延伸一般,能夠隨自己的意誌操控。

接著他按照著身體的本能,從忍具包裡掏出五六把手裡劍,手輕輕一抖飛出去。

空中的手裡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每個都精確的擊打在同一個地方。

宇智波滇見此結果,微不可查的點了下頭。

現在他需要處理去處理我愛羅了,回到自己所創造的空間中。

一片茂密的樹林裡,我愛羅正昏迷在一片空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