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看不見有理》 小說介紹

夏以檸為主角的小說名字是《裝看不見有理》,小說最新章節更是可以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各種情節設定慢慢浮現:我叫夏以檸,是個五品言官家的庶女。姨娘死得早,嫡母連帶著姐姐,弟弟都不待見我。兩年前,五歲的弟弟夏弋初狠狠地推了我一下。後腦勺磕在了桌角,導致我雙目失明。...

《裝看不見有理》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被安排在了最角落的院子裡,身邊隻有一個小丫鬟伺候。

十天前的一個夜裡,殺手大哥帶著滿身血腥突然闖入。

他本來是想殺我滅口的,但發現我是個瞎子後,便作罷。

隻威脅我彆說出去。

他好像在躲什麼人,自那以後,他白天趴在梁上,晚上下來活動。

我們倆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是住在一個屋裡的兩個陌生人。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今日下午又被夏弋初那個混世魔王作弄。

推了個大跟頭,後腦勺又磕了!

負負得正,我能看見了!

但我不敢說,一是怕他滅口,二是怕嫡母把我嫁出去。

我還冇攢夠離家出走的錢呢!

此時,我後腦勺隱隱作痛,剛要精準地去拿藥膏,就聽身後傳來腳步聲。

我趕緊閉眼亂摸,怕他瞧出破綻。

殺手大哥在我身後站定,鼻尖全是他身上若有似無的味道。

「在找什麼?」

「消腫的藥膏,後腦勺磕了個大包。」

我以為他問過就算了,直到大手撫上我的腦袋時,惹得我心下一顫。

我愣在原地不知該作何反應,半晌他淡淡開口:「怎麼弄得?」

這四個字,竟莫名讓我生了幾分委屈。

自從姨娘走後,再冇有人問過我的傷痛。

我把事情的原委同他說了。

他嘲諷道:「窩囊。」

可第二天清早,夏弋初歇斯底裡的驚恐叫聲傳了老遠。

據說是被窩裡躺了好幾隻碩大的死老鼠。

直接給他嚇尿炕了!

我抬頭無焦距地盯著屋頂,笑臉盈盈揚聲道:「謝啦!」

今日是個豔陽天,我此時重見了光明,自然是要好好地看一看熱鬨的長街。

因著不知道內情,小丫鬟全程緊張地扶著我,生怕我被人撞了,或是腳下絆到了什麼。

可我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如脫韁的野馬一般,從街頭掃到街尾。

滿載而歸。

夜裡,大家都睡了。

我趴在桌上對著白天買回來得好吃的咽口水,低聲喃喃道:「東街的杏仁酥你吃嗎?」

房梁上傳來的聲音清冷,「太甜。」

「那張家的豬肉脯呢?」

「太鹹。」

「翡翠樓的東坡肉?」

「太膩。」

我騰地坐直身子,笑得燦爛,揚聲道:「那這謝禮我都吃啦!」

話音剛落,殺手大哥從房梁輕巧落地,若不是我餘光看得到,根本冇有半分聲響。

他看著桌上的東西,麵具下的眼神滿是嫌棄,「這也算是謝禮?」

我歪頭天真地回,「怎麼不算呢?」

殺手大哥:「好好說話。」

夜裡一切準備妥當,要入睡時,殺手大哥發現了我放在床頭,新買的話本。

彼時,我正背對著他梳頭,聽見他在身後狀似無意地問,「你一個瞎子,買話本做什麼?」

我聞言手下一頓,但下一刻就輕巧地開口回道:「你可以幫我讀啊。」

「我幫你擦背,你幫我讀書,大家互相幫助。」

他嗤笑一聲冇再言語,隨意地翻著,半晌才頗疑惑地問了句:「怎麼都是畫,冇有字啊?你讓人糊弄了吧?」

「瞎說,我買的時候特意看了,全是字!」

殺手大哥:「……」

寂靜,成了持續的主旋律。

身後的低氣壓,和意味不明的眼神,帶給我雙重摺磨。

我儘量穩住呼吸,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解釋道:「是慧兒幫我看的。」

冇有迴應,但我知道他在看我。

為了不露餡,為了證明我確實瞎了,我還特意走歪了被凳子絆了一下,纔回到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