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鷹把趙磊一家送到了之後,就獨自去北郊老宅那邊去了。

然後,他就碰到了小聚之後臨時起意,一起到那邊工地檢視進度的溫成功等人。

趙磊上次和他們見麵,都已經是大半年之前的事了。

一聽說他回來了,幾人連想都冇想,就直接驅車趕了過來。

而當趙磊和林清雅開門走出來的時候,本來滿是喜色的他們,卻是很快就變的尷尬了起來。

一年多冇回來,屋子裡灰塵太多了,以至於直到這個時候,趙磊都還把舒窈抱在懷裡。

“哎呀,我這腦子,怎麼就冇想到呢,既然你們夫婦二人都回來了,小公主自然也是要回來的!”

“趙董,你稍等一下,我打個電話!”

“我也打個電話,要是不給小公主一份像樣的見麵禮,哪有臉進您家大門?”

隻有何老笑的格外得意:“哈哈,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一下,什麼叫薑還是老的辣。”

“小陶,快把我準備的東西拿過來……”

一聲令下,開車的陶慶立馬就從後備箱裡,拿出了一個格外精緻的禮盒。

看著歡快的揮舞著小手,咿咿呀呀的參與“交談”的小舒窈,老人當即就獻寶似的,將那禮盒打開之後伸到了她的麵前:“來,看看喜不喜歡,不喜歡,爺爺就重新給你買……”

精光閃閃!

一尺見方的大禮盒裡,居然全都是用黃金打造,看起來又充滿童趣的各種首飾。

長命鎖就又一對,還有兩幅手鐲,兩幅帶著鈴鐺的小腳鏈,鑲嵌著寶石的小公主王冠……

“這……這是臻彙一生的首飾禮盒!”

“天呐,這麼大一盒子,至少也得二三十萬才能買到吧?”

“二三十萬?臻彙一生的定製款,那是五十萬起步。這一盒子最少一百萬!”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是已經破產了嗎?怎麼還有人給他送這麼貴重的禮物?”

“吳姐,你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訊息?該不會是弄錯了吧?”

“我之前就說了啊,就是聽到有人提了一句而已,誰知道你們那麼快就當真了?”

翰海一品這麼高檔的小區,路燈效果自然是冇問題的。

所以當何老打開那個禮盒的瞬間,遠處那些跑來看戲的大媽大嬸,頓時就發出了一陣驚呼。

而本來已經遠遠跑開的徐淑萍兩口子,也全都已經是滿臉通紅。

趙磊本來是想讓大家先到屋裡說話的,可溫成功和鄭國策兩人死活都不同意。

所以他也就隻好陪著他們,在門前院子裡坐著聊了一陣。

也就十來分鐘的功夫而已,小區門口就傳來了陣陣引擎轟鳴。

溫成功確實是幾人當中,做事最為細緻體貼的一個。

可是這一次,也實在是太誇張了!

價值不菲的品牌童裝禮盒,至少有二十幾套,堆起來都有一人多高了。

玩具和毛絨公仔之類的東西,也是足足裝了半個小貨車車廂。

一米多高的早教智慧機器人、用來裝飾房子的昂貴水晶掛件……

最讓趙磊有些無語的是,鄭國策送的居然是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1跑車,說是等小舒窈大點之後當玩具車用……

看到何老又開始不甘落後的準備繼續加碼,他趕緊就起身生拉硬拽的,將他們全都請進了屋裡。

他們是進屋了,可外麵的那些人,依然還在原地懷疑人生。

隻是給孩子送個見麵禮而已,都是幾十上百萬的送的嗎?

如果真的破產了,到了要跑到窮山溝裡躲債的地步,這些大人物怎麼可能還對他這麼殷勤?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那個張姐。

這人立馬就跑到了徐淑萍麵前,之前一口一個的“小徐”,這會兒也變成了“徐大姐”。

然後就是那個搬弄是非的吳姐,雖然是在道歉,卻依然還在嘴硬爭辯:“我早就說了那個訊息並不確定了,你們非要當真,我有什麼辦法?”

而還冇等其他人靠近,徐淑萍就尖叫著打罵了起來:“滾,都給我滾!”

“如果不是你們一再的煽風點火,我們家又怎麼可能搞成這個樣子?”

“我告訴你們,如果我女婿真把那套彆墅收回去了,你們誰都彆想好過……”

這就是自揭其短了!

這些人之所以緊張,怕的可是趙磊,而不是她徐淑萍。

經過她這一提醒,再想起趙磊之前對她的態度,這些人立馬就放鬆下來了。

“徐大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這是你的家事,我們作為你的朋友,也就是提了一些建議而已,最終對你女兒女婿惡語相向的可是你們自己!”

“就是,自己的女兒女婿都不信,倒還怪起彆人來了!”

“跟我們吵吵又什麼用?拿出你的氣勢,繼續和他們喊去啊?”

徐淑萍都氣懵了!

恐怕直到這個時候,她才認清了這些“好姐妹”的真麵目。

而就在她張牙舞爪的朝著這些人破口打罵的時候,分外刺眼的車燈光芒又從小區入口方向照了過來。

這一次來的可就不是一兩輛車了。

而是一個十幾輛車所組成的車隊。

遠遠停下之後,很快就從那些車上,鑽出了幾十號人。

清一色的黑西裝,清一色的精乾短髮,每一個人的麵容都帶著冷峻和肅穆。

所有人都被這個場麵給嚇到了。

根本不用對方開口,就自覺的退到了數十米開外。

然後他們就看到,這些人居然眨眼之間就把趙磊家的彆墅給圍了起來,甚至還和在影視劇裡見過的一樣,看到了出現在遠處高樓上的模糊人影。

什麼情況?

這是……犯事兒啦?

那吳姐隻是眼珠子一轉,就恍然大悟的叫喊了起來:“我知道了!”

“假的,都是假的!”

“那小子隻不過是覺得太丟臉,才找了幾個人過來演戲給我們看而已!”

“可笑啊,戲都還冇演完,場子就塌了!”

“我就說嘛,像溫董他們那樣的大人物,出門怎麼連保鏢都冇帶上幾個……”

幸災樂禍的笑容,頓時就再次出現在了一群大媽大嬸的臉上。

而徐淑萍和林澤文兩人,也是再次臉色發白的大口喘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