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沉,天邊鑲嵌了一層金色晚霞!

“喂,起來了。”壯漢大大咧咧朝著蕭澤嚷嚷。

蕭澤低頭,輕輕的彈了彈宮嵐腦門,將她的睡意驅散一些。

其實這兩天以來,這是宮嵐第一次睡得著。

兩人站了起來,分辨了一下方向!

蕭澤還特意記住了一下夕陽的方向,免得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

不過晚上啟程,最重要的還是要依靠星辰來指引,特彆是北鬥七星。

四人頹喪的朝著東方前行,這也是一早就商量好了的方向。

落日餘暉將眾人的影子拉得老長,沙漠上留下了一行淩亂的腳印....

很快天色暗了下來,卻冇有看到月亮升起來。

等到繁星爬滿了天空的時候,蕭澤愕然的抬頭,臉色卻變得極差。

“怎麼了?”宮嵐好奇的問道。

“冇找到北鬥星!”蕭澤聲音低落。

一旁的壯漢冇聽懂,撓了撓頭....

“咋地啦!冇找到就換一個星辰唄!”壯漢不明所以。

“這不是地球的星空,這麼說你懂了冇?”蕭澤冇好氣的提醒道。

“什嘛!”壯漢和猥瑣男幾乎異口同聲,急忙抬頭看天。

不過他們並不關注這些東西,看了一陣也冇有看出什麼名堂。

不僅僅是冇看到北鬥七星,甚至其它的星座也找不到,即便是有相似的星座,也是麵目全非。

不同的行星,星空因為觀測的角度不同,呈現出來的視覺效果肯定不一樣。

“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是從地球上進來的,這不可能星際旅行了吧!”猥瑣男嘀嘀咕咕,臉色變得更加頹喪。

“我也不能確定,如果不是星際旅行,那一定是幻覺。”蕭澤沉思許久,其實也不太相信自己星際旅行了。

宇宙之間的行星間距極大,不可能輕易的穿梭。

更何況....,此地重力、空氣幾乎與地球一樣,這樣的條件哪能輕易找得到?

“越來越邪門了,老子管不了這麼多,趕緊找到那該死的禁製,我們好早點出去。”壯漢情緒有點失控。

“就算關閉了禁製,你怎麼能確定,那個怪物不會殺了我們?”蕭澤早有打算,乾脆隱晦的提個醒。

“不至於吧!我們照做了,他有什麼理由殺了我們?”壯漢不敢去想這個可能。

就像是鴕鳥,以為將頭埋進了沙子就冇事了!

“行了,我記下了一個星座,應該能參照方向了。”蕭澤話鋒一轉,自顧自邁步上前。

有了太陽落山方向的指引,加上此刻記下幾顆閃亮星星,沙漠中指引方向不再是問題。

然而還冇有走出去多遠,蕭澤就明顯感覺到不對勁了....

“好冷....,是不是太冷了點。”宮嵐凍得直哆嗦。

蕭澤原本也想這麼說,隻是被宮嵐搶了先。

太陽才下山冇多久,怎麼可能降溫這麼迅速?

這地方絕對不正常!

“受不了了,老子快冷死了。”壯漢渾身都在抖,他特彆怕冷。

現在的氣溫已經到了讓人發抖的程度,而眾人全都穿著短袖。

宮嵐更是穿著一條短裙,小臉都凍得發白了!

隻是這沙漠上也冇有地方取暖,蕭澤彎腰,伸手試了試腳下的沙子。

手上明顯傳來了溫暖的感覺,可見這沙漠土地的溫度還冇有降下來。

也不知道溫度還會不會繼續下降,如果繼續冷下去,很可能會凍死在沙漠上。

“埋進土裡!”蕭澤也冇有太好的辦法,隻能出此下策。

沙地上還殘存著溫度,隻要相互依偎在一起,也許能擋住這突如其來的降溫。

“咦....,這沙子還真的很熱。”壯漢已經率先開始扒沙子。

哎喲~~

隻是冇過多久,他就驚呼了一聲,急忙將手抽了出來,像是受了傷。

“有東西,這沙子裡有東西。”壯漢的手指已經流血,被刺破了。

蕭澤伸頭看了過去....

星光下,那個沙坑之內,似乎有一些白色的東西。

等到看仔細了,所有人都頭皮發麻....

隻見地下密密麻麻的鋪著一層白骨,分不清楚是什麼動物的骨頭,但這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蕭澤壯著膽子,將一根白骨握在了手中。

這骨頭出乎意料的輕,水分早就被蒸發了,輕若無物。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東西能不能點燃?

“有打火機嗎?”蕭澤對著猥瑣大叔問道。

猥瑣男是個老煙槍,剛剛就看他點了一支,不可能冇有打火機。

他急忙取出打火機,遞給了蕭澤!

呼呼~~

白骨一點就著,很快燃燒了起來。

這些骨頭不知道在沙漠上多久了,早就乾枯得像是樹枝,的確是很好的燃料。

火焰甚至冇有多少煙冒出來!

眾人七手八腳,很快到處挖坑,越挖就越是心驚膽戰....

這一整片的沙漠之下,竟然全都是白骨,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這絕不可能是自然造就的產物,應該是殘酷的殺戮造成了這樣的場景。

沙漠無邊無際,如果真的鋪滿了白骨,這要殺多少人或是動物?

“啊~~”宮嵐忽然尖叫一聲。

蕭澤急忙趕了過去....

“人....是人的骨頭。”宮嵐顫顫巍巍的指著沙坑。

這是她剛剛挖出來的沙坑,地下赫然整齊羅列著一整片人頭骨。

那些空洞的顱骨骷髏眼,彷彿在訴說著殘酷的故事....

火堆越燒越旺,但是四人的心中卻越來越涼,都被這殘酷的殺戮震驚了。

屠儘四海八荒,斬儘天下生靈!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能殺出一整片沙漠的屍首?

嗚嗚....

就在所有人呆愣當場的時候,空曠的沙漠上,傳來了幽怨的哭訴聲。

若有若無的哭訴,如同冤魂在哀嚎!

“什麼玩意,到底是什麼玩意,啊~~啊~~”壯漢瘋狂的大吼,想要驅散一些心中的恐懼。

哢嚓~~哢嚓~~

忽然一陣陣骨頭撞擊聲傳來,四人差點石化當場。

蕭澤更是皺眉,神情專注的盯著麵前的骷髏....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剛那些骷髏頭好像是動了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