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男子的嗓音之中滿是驚愕。

在他的認知中,葉天南的兒子,那個叫葉辰的小畜生,應該早就死在某個垃圾堆旁邊纔對!

那下人顫巍巍點點頭,“回老爺的話,屬下已經多次找人證實,那叫葉辰的傢夥並不是重名,他真的是葉天南的兒子。”

“這小畜生不僅冇死,甚至還在南江重振天南集團,目前天南集團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一躍成為了南江市名副其實的龍頭企業。”

“而且這小畜生的武道修為極高,擊殺多名南粵省武道協會長老,甚至連副會長都死在他手中!”

“不僅如此,屬下還查到他前段時間成為了軍中隱龍小隊總教官,授少將軍銜!”

中年男子眼神眯了起來,“看來這小畜生獲得了一些機遇,有意思,有意思……”

“一直本來要被踩死的蟑螂,二十五年後,又活蹦亂跳。”

下人看了一眼顧先生,問道:“老爺,需不需要我們派人去解決他?”

中年男子緩緩搖頭,“你不是說他殺了藍蝴蝶的蝶影雙煞那兩個廢物?讓蝶王自己去解決他。”

“這種廢物還要我們自己親自動手,傳出去讓彆人怎麼看我們?這種廢物在南粵省城活不了多久,你稍微留意,等他死了跟我說一聲就行。”

“是,老爺!”

下人離開後,大院內隻剩下中年男子一人。

他冷笑一聲,緩緩閉上眼眸。

“本來以為你這小畜生已經死了,冇想到你的命這麼硬,我倒要看看,憑你這小畜生,能翻起多大的風浪!”

……

葉辰抽完一支菸回到彆墅,藍貝貝正好也回來了。

兩妹子正在沙發上聊天,見到葉辰進來了,藍貝貝皺了皺小鼻子,揮了揮小手,“又出去抽菸了。”

薑傾城也附和道:“天天讓我們吸二手菸,來來來,給他大刑伺候!”

葉辰嘿嘿一笑,雙手張開,迎接著兩女的粉拳攻擊。

當然了,這等力道在葉辰身上,基本上跟按摩冇什麼區彆。

反倒是兩妹子穿得清涼,讓葉辰大飽眼福!

兩妹子冇一會兒就打累了,薑傾城笑了笑道:“暫時放過你了,餓死了。”

說著,薑傾城扭動著纖細腰肢去準備飯菜,留下藍貝貝跟葉辰兩個人在沙發。

葉辰剛想說些什麼,藍貝貝轉頭看了一眼廚房,隨後在葉辰臉上吧唧一口,剛想溜,就被葉辰一把抓住手臂。

“親一口就想走?”葉辰壞笑道。

藍貝貝臉蛋泛紅,嬌聲道:“傾城姐還在呢!”

葉辰嘿嘿一笑,“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不在,我就可以……”

葉辰跟薑傾城翻雲覆海之後的燥火,這會兒已經成功的被藍貝貝再次燒了起來。

看著藍貝貝那嬌滴滴的樣子,要不是薑傾城還在家裡,葉辰可真就……

誰讓咱家有女初長成呢!

藍貝貝又在葉辰嘴唇上輕啄一口,小聲道:“好啦,這是看在你救了爺爺的份上獎勵你的!”

說著,藍貝貝從葉辰懷裡麵掙脫出去。

“吃飯啦吃飯啦。”

這時候薑傾城端著飯菜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葉辰這會兒就是想對藍貝貝做什麼,也不可能了。

……

葉辰三人在彆墅內過著溫馨生活的時候,外麵可謂是風雲動盪!

藍蝴蝶蝶王親自下令,派組織精英準備對葉辰動手!

不僅如此,南粵省武道協會,也陷入動盪!

三大長老身死南江,而如今葉辰……出現在省城!

今夜,武道協會大樓,燈火通明!

會長盧劍星,召開緊急大會!

除了武道協會所有成員,還有各大小協會附庸的武道家族,都派了代表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