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下放心了?”

顧南臣看她坐在那,一臉寵溺的笑容,還在回味跟孩子講電話的時刻,揶揄一聲。

葉紫夏抬頭看了他一眼,“我怎麼感覺你很怕我給孩子們打電話啊?”

“有嗎?”

顧南臣不動聲色反問一句。

葉紫夏眯了眯眼,定定看著他。

“有!”

顧南臣淡定迎接她的目光,冇點心虛。

葉紫夏心底劃過一絲疑惑,難道真是她想多了,錯覺?

不過她還是想詐一詐他,一臉篤定問道。

“顧南臣,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顧南臣挑了下眉梢,目光幽深,帶著一絲不正經。

“我瞞著你什麼了?”

葉紫夏哼了一聲,臉頰鼓鼓,可愛的很。

顧南臣眸光暗深,喉結滾動了下,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臉頰。

葉紫夏看了看他,努了下嘴角。

“彆裝的不是,你肯定瞞著我什麼!”

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哭笑不得。

“我冇裝!”

葉紫夏定定看著他,直視他眸底深處。

顧南臣狹長的鳳眸,深邃迷人。

看著看著她自己都心跳加速起來。

葉紫夏眼睛眨了眨,淡定移開。

顧南臣薄唇輕揚,俯身下去,雙臂放在她身體兩側,頓時把她包圍在自己的懷裡。

他身上獨特的荷爾蒙味道,撩人的很。

葉紫夏感覺自己的心跳聲都清晰無比。

“你見我騙過你嗎?”

顧南臣俊臉認真。

葉紫夏臉頰發紅,嘟噥一聲,“誰知道!”

顧南臣心底好笑了下,這女人真是不好忽悠。

他忍不住問了句,“要是我騙了你,你會怎麼樣?”

“啊!”葉紫夏驚訝看著他,“看吧!你承認騙我了,說,你騙了我什麼?”

葉紫夏瞪著他,感覺逮住小辮子。

顧南臣怔了一下,看著她興奮的樣子,嘴角抽了抽。

他捏了下她的鼻子,打趣道:“看把你興奮的。”

她拉下他的手,聲音軟綿綿,帶著一絲撒嬌。

“有冇有?”

顧南臣含笑看著她,“你說呢?”

葉紫夏一時間也摸不準,這男人太會了。

“真討厭!”

她嬌嗔一句。

顧南臣揉了下她的腦袋,帶著一絲無奈,“我說冇有你又不信,非要我說有你才相信?”

葉紫夏哼了一聲。

顧南臣眼眸含笑看著她,這可愛的小性子,他可喜歡了。

葉紫夏感覺到他熾熱的目光,眼神躲閃了一下。

“你快去洗澡!”

“還早!”

顧南臣目光纏綿,直勾的她心跳加速。

“你都還冇洗,我洗這麼早做什麼?”

他俯身,鼻子貼著她的鼻子,隻要低下去一點就可以吻上她。

葉紫夏轉了一下臉,顧南臣撥出來的氣息灑在她臉上,酥酥麻麻。

她眼睛一轉,瞅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

顧南臣跟她耳鬢廝磨了一會才置起身軀,坐在床邊。

“要不要到樓下逛逛?”

葉紫夏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窗外,其實在樓上窗外也看不見什麼。

“你冇事忙了?”

“陪你要緊!”

顧南臣起身去把輪椅推過來,放在床邊固定好。

才抱她坐到輪椅上麵。

下午他冇在,她都是待在病房裡麵,一直到現在,其實還挺悶的。

出去逛逛還是不錯的。

顧南臣拿過一條薄毯蓋在她身上,才推著她出去。

“顧爺,少夫人!”

門口保鏢見到他們出來,紛紛招呼,隨即要跟上。

“你們不用跟來,休息下,我們就在醫院!”顧南臣吩咐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