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晴笑道:“許姐姐,你隻管和我大哥去度蜜月,我和君博又不是新婚,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不過是現在才辦婚禮,辦個儀式而已。”

“那可不行,你大哥肯定也不願意。”

許楚很清楚慕致遠對慕晴的疼愛,夜君博能娶到慕晴,都是慕致遠無意中牽的線呢。

慕致遠疼愛妹妹,總是把妹妹掛在嘴邊,是個出了名的寵妹狂魔,以前說話總是三句不離我妹妹,夜君博聽得多了,便對慕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想知道慕晴是否真如慕致遠嘴裡說的那麼好。

然後,一見慕晴誤終身。

夜君博這麼優秀的男人,為了慕晴,默默地等了十一年,等慕晴長大,他自己也在努力,當他有能力時,纔開始一步步地把慕晴算計為妻。

“你哥就你一個妹妹,你的婚禮,我們當兄嫂的怎能不參加?我到時候安排好日子,我和你大哥度蜜月推遲一點,等你們辦了婚禮再去度蜜月也不遲。”

許楚原本還冇有想到這個問題。

剛剛想到了,一下子便有瞭解決的辦法。

度蜜月不用著急,先參加完小姑子的婚禮再出門度蜜月。

“你和我大哥商量好,冇事的,咱們都是一家人。”

慕晴就盼著兄嫂的日子過好了。

她和夜君博的婚姻很甜蜜,這是整個A市的人都能看到的。

“嗯,我回去跟你哥說說。外麵風大,有點冷,你不用送了。”

許楚不讓慕晴再送著她。

慕晴還是看著她開車離開了豐宸山莊,這才轉身往主屋而回。

“大嫂,大嫂。”

君秦的叫喊聲響起。

慕晴停下腳步,扭頭轉身,看到君秦剛從車上下來呢,就急吼吼地叫住她。

她好笑地看著君秦快步而來。

“怎麼了?”

君秦訕笑,問道:“大嫂,我就是想問問,程小姐走後還有沒有聯絡你?”

自從大嫂說睡了他的女人極有可能是程玲鈴後,君秦就天天都心不焉的,很想找程玲鈴問個清楚明白。

換句話說,死,也要讓他死得明明白白的呀。

為了這件事,他這段時間都在追查,偏偏就什麼結果都冇有。

慕晴失笑地道:“玲鈴要是和我聯絡,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她是真的冇有和我聯絡呀,估計要等查到龍霆的身世了,她纔會主動和我聯絡吧。”

程玲鈴一離開A市,就把她給他們的所有聯絡方式都斬斷了,未償不是做賊心虛,怕被君秦懷疑到她的頭上。

斷了聯絡,就算君秦懷疑到她頭上了,也找不到她。

像如今,他們不就是懷疑到程玲鈴了,但天大地大,教他們去哪裡找程玲鈴?

一般人還可以,程玲鈴這種大佬教出來的高徒,連霍家都冇有把握呢,更何況他們還冇有霍家那麼強大的資訊網。

“那個……她就是做賊心虛,我現在是越想越覺得就是她。”

君秦提起程玲鈴,其實是一肚子的火氣。

他也承認,如果是程玲鈴睡了他,等於是救了他的命,但以程玲鈴的本事,她用得著給他當解藥?

還是,他對她用強的?

君秦想到自己被她賞過過肩摔,以他的本事,他能對她用強嗎?

答案是否定的。

那就是她主動要給他當解藥的。

想起她的離經判道,君秦臉色更難看,本能地對慕晴說道:“大嫂,我總覺得姓程的那樣子對我,是有陰謀的。”

慕晴眨眨眼,問他:“你覺得她圖你什麼?”

“我哪知道,等我找到她了,我再好好地逼問原因,看我怎麼收拾她。”

慕晴很老實地說道:“你能收拾她嗎?憑你的本事,你能找到她嗎?”

君秦:“……大嫂,你就不能說幾句好聽的話,讓我高興高興,讓我自信心爆棚的。”

慕晴無辜地道:“我這個人不會撒謊,就隻會說老實話,你要是不喜歡聽老實話,你去找你大哥吧,你大哥看在兄弟情份上,可能會說些好聽的話哄哄你。”

君秦:“……”

算了,他還是不去找大哥了。

大哥說的老實話更打擊他呢。

“鈴鈴鈴……”

叔嫂說話間,慕晴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說道:“是個陌生的號碼。”

君秦馬上就緊張地說道:“大嫂,你快接聽呀,看看是不是那個凶殘的女人,要是她打來的,大嫂,你幫我打掩護,彆讓她知道咱們懷疑她了。”

慕晴笑道:“行,我不會打草驚蛇的。”

看來,老四是真被那個奪走他清白的女人整得頭大了。

慕晴接聽了這個陌生的來電。

“晴晴。”

電話那邊傳來了程玲鈴的聲音。

還真是她呢。

慕晴看眼小叔子。

這兩個人還是有點緣份的嘛。

君秦才問起程玲鈴,程玲鈴就來電話了。

“晴晴,我讓人加了你的微信,你通過一下,他會把我小徒弟的身世發給你的。”

程玲鈴打電話給慕晴,就是說這件事的。

“好,我等會看看,加我微信的人不是你嗎?玲鈴,你走後,怎麼把聯絡方式都斷了,不把咱們當朋友了?”

“我在深山老林,冇有信號,連電話都打不了的,要微信做什麼。我現在都是去給一個病人做手術,抽個空聯絡你的。”

程玲鈴說的是謊話。

她師徒倆住的雖是深山老林,但以他們師徒的財力,不用擔心信號問題的。

不僅能打電話,也能上網。

“晴晴,你看看我小徒弟的身世吧,我先給病人做手術了,對了,這個號碼也不是我的,我借一位醫生的手機打電話給你的,我幫病人做完了手術,確定脫離生命危險後,就走的了。”

意思是,憑著這個手機號碼想定位到程玲鈴的所在地,那是行不通的。

慕晴忽然覺得程玲鈴還真有點陰謀呢。

就是不知道程玲鈴對君秦有什麼樣的陰謀了。

程玲鈴說完,都不給慕晴說話的機會,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之後,她把手機還給給她當助手的那名醫生。

手機,真的是借彆人的。

重新戴上口罩,程玲鈴對助手兼想學習的醫生們說道:“該給病人做手術了。”

她率先朝手術室走去。

助手們連忙跟隨。

這可是神醫的高徒,彆看年紀比他們都小,卻是醫毒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