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錄筆落在會議桌上發出“啪嗒”一聲輕響,卻將薑隊長和小ji

員嚇得再次跳了起來。

白夭一臉無害的笑著,將那隻筆撿起來,塞回臉色慘白顫抖得如同帕金森綜合征患者一樣的小ji

員手中。

“薑隊長,您可以繼續問話了!”白夭退開一步,站到張教授身後,望著薑隊長笑眯眯的說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哦,哦,問話……”薑隊長語無倫次的重複著白夭的話。

“你剛剛在問我們是乾什麼的。”白夭好意提醒。

“對,對,你們是乾什麼的!”薑隊長抹了一把頭上的虛汗,將目光移到張教授臉上,不敢再去望白夭。

“我是考古的,這是我的證件。”張教授一本正經的說:“我希望薑隊長能給我們派輛車,將我們送去省城。”

“去省城……好,我這就去給你們安排……”薑隊長又擦了把汗,站起身來就想要離開。

“你還冇問完呢!”白夭盯著薑隊長開口道:“坐回去!”

“好,還冇問完……”薑隊長哭喪著臉坐回椅子上,目光飛快的掃過白夭昳麗的麵龐又趕緊望向彆處。

“我……我該問什麼?”薑隊長望向張教授求助的說。

“你剛剛還問了他是做什麼的。”張教授也好心的開口,抬手指了指我爸爸道:“他是天師府中部三省的尊者天師。”

“中部——”薑隊長再次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即又軟軟的癱回座椅上,雙眼幾乎看不到任何光彩,望瞭望白夭,又望瞭望我爸爸,最後將求助的目光落在張教授臉色。

“我是不是攤上事兒了?你們真的是上麵派下來的?”

薑隊長似是喃喃自語,又似是在問張教授。

張教授衝他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現在相信我們不是壞人,能派車送我們去省城了嗎?”白夭笑眯眯的問薑隊長。

“當然!當然!失敬失敬!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這就去打電話跟上邊請示安排!”薑隊長重新站起來,抬手對著白夭週週正正的敬了個禮。

相信我們的身份後,薑隊長反而看起來冇那麼怕我們了,動作和說話的聲音也都利索了許多。

白夭抬手撤了布在門口的淺青色結界,出乎意料的,門外竟是詭異的安靜。

薑隊長望了白夭一眼,麵露疑惑的朝門口走去。

剛抬手打開會議室的大門,幾支衝鋒槍黑洞洞的槍口同時對準了薑隊長的腦袋。

薑隊長怔住,拿著槍的人見出來的是薑隊長,也都紛紛愣住,將槍口轉了轉,對準了我們這些人。

“都給我把槍放下!”薑隊長開口吼了一聲,恢複了些受白夭和我爸爸驚嚇前的精氣神。

舉著槍的幾人望著薑隊長有些怔愣,開口道:“隊長,他們劫持你和小陳……”

“誰說是劫持了!”薑隊長嗬斥道:“明明是你們打擾我和幾位專家聊天,還拿槍口對著他們,纔會發生這麼多誤會!”

薑隊長一邊說著,一邊抬手將幾隻槍管一一摁了下去。

“小劉,你趕緊去把車調出來!”

“小李,去買些水果過來!”

薑隊長吩咐完一臉目瞪口呆的眾人,又轉過臉來看我們,臉上堆著笑道:“幾位專家,要不要給您們叫些吃的過來?”

“當然好!”白夭毫不客氣的介麵道:“我們這還有個孕婦呢,好些天冇吃熱乎食物了,你們這裡有食堂吧,要不我們直接上食堂去吃吧!”

“誒,好,我先讓食堂準備著,您們先在這裡休息,我先去打個電話跟上頭聯絡好,等食堂做好飯了我就來接您們。”薑隊長笑著點頭說。

“去吧去吧!”白夭朝薑隊長揮了揮手說。

“好,好,那我先去了!”薑隊長打著哈哈轉身就要走。

“誒,你等等!”白夭忽然又喊住了薑隊長。

薑隊長嚇得渾身一哆嗦,背對著我們怔了兩秒,才堆著笑回過頭來。

“他叫蕭寒,不叫薑尚,也不是139歲,那是太公望逝世時的歲數。”白夭指了指我爸爸對薑隊長說。

薑隊長怔了怔,望了我爸爸兩眼,朝白夭點了點頭,轉身朝走廊外走去。

走出十多米遠,他的腳步踉蹌了兩下,被另一個ji

員一把扶住才險險冇有摔倒。

我望了白夭一眼,笑著道:“你們給那個薑隊長嚇得不輕。”

白夭也笑:“有絕對的實力纔能有絕對的話語權,張老頭兒倒是好好跟他說話了,但你看他能好好聽得進去嗎,雖然我不喜歡用野蠻的方式,但不得不承認,很多時候,野蠻比斯文有效。”

顯然那位薑隊長經過我爸爸和白夭他們這一驚嚇,辦事效率要高了很多。

不過十來分鐘,就有ji

員給我們送來了當地特產的新鮮水果和特色小吃。

那名做記錄的小ji

員一直陪著我們冇有離開,隻是目光一直還有些木訥訥的,不敢抬眼望白夭和我爸爸,偶爾好奇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也飛快的轉開去,生怕跟他們對視。

可憐他的褲腿還是濕的,也冇個時間出去換身乾淨衣服。

大約半個小時後,薑隊長領著兩名ji

員回了會議室,見到我們,三人首先對我爸爸行了個周正的軍禮。

他們的舉動給我爸爸嚇了一跳,連連擺手道:“你們不用給我敬禮,我可不收徒弟的,有閨女和女婿給我和我老婆養老就夠了!”

好在張教授之前就跟薑隊長說過我爸爸因為受傷思維出了問題,所以他麵上並冇有表現得太過尷尬。

簡單介紹身份後,薑隊長告訴我們,食堂的飯菜已經準備好了,等我們吃完飯就能送我們去省城,上麵派出了專機在滇南機場等我們。

這個訊息讓我們都很高興,終於能回去了。

食堂的飯菜安排得很豐盛,還專門給肖恩準備了新鮮雞肉,從進山以來,我們已經很久冇吃到熱乎飯菜了,吃過飯後,就連徐文穎的臉色看起來也比之前紅潤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