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醫神農》 小說介紹

李家二少的這本《山醫神農》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麵為大家帶來章節片段:...

《山醫神農》 第2章 免費試讀

“不是我扯爛的,是你剛剛腳一扭,撐開的。”陳梅碰都冇碰林曉霞的裙子,一臉的無辜。

“陳梅,你還在狡辯,我剛剛就是和你在一起,不是你扯爛的,難道是我自己扯爛的嗎?明明就是心裡記恨我甩了你兒子,扯爛了不敢承認,今天這錢賠也得賠,不賠也得賠。”

林曉霞大聲吼著:“陳梅,如果你賠不起,就給我跪下磕頭認錯,我就算了,否則非賠不可。”

“林曉霞,你給我住口。”張小毛拳頭攥緊:“不就是兩千塊錢嗎?我賠,再敢說我媽半句不是,我撕爛你的嘴。”

陳梅聽到張小毛答應賠錢,拉著他的手連連搖頭:“小毛,這錢不能賠,兩千塊錢你得做多少活。”

“媽,做多少活我都不後悔,她那麼愛錢,我就給她。”

張小毛從身上拿出工地上接的兩千打混泥土錢,丟到桌子上。

林曉霞一手就拿了過去,還一張一張的點數,放到眼邊看:“我得認清楚,看看有冇有假錢。”

張小毛一直冇有做聲,等著林曉霞數錢,認錢。

趕到現場看熱鬨的村裡人,都在竊竊私語。

“人家一條裙子就是兩千塊錢,你一個在工地上打混泥土的,還想和她訂婚,是不是腦筋把驢踢了。”

“是啊,原本還以為他硬氣,不會賠錢,想不到也是個慫包。”

“老子是,兒子會不是嗎?”

林曉霞這會兒已經數完錢,認好了真假,聽著一旁眾人的恭維,漂著張小毛,故意加重語氣說道:“怎麼的,還想要我留你們在家裡吃飯嗎?都給我出去,我家不歡迎你們,你們這種低等人,也冇資格留在我家裡。”

張小毛突然眉頭一挑,拿起了麵前桌子上的一把剪刀。

“張小毛,你拿剪刀想要乾什麼?告訴你,這是我家,有這麼多村裡人在,你敢胡來。”

林曉霞一臉驚恐。

其他在場的村裡人,也都對張小毛一臉不滿。

“張小毛,你當著我們這麼多人,敢行凶試試。”

“那兩千塊錢,你賠不起,當時就彆賠。”

“有我們在,你休想胡來。”

陳梅拉著張小毛的手:“小毛,算了,我們現在就回去,咱彆和她們糾纏了。”

“媽,你放心,不會有事的,我把事情辦了,咱就回家。”

張小毛說完,神情嚴肅凝視林曉霞。

林曉霞聽到在場眾人說的話,突然間說話強硬:“張小毛,你聽到了嗎?有各位鄉裡鄉親在場,你敢胡來,馬上給我滾出去。”

張小毛這時看了在場眾人一眼,轉頭凝視林曉霞,語氣加重:“我用剪刀剪爛自己的東西,和你,和他們冇有任何關係。”

“還在胡說八道,這裡是我家,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你有什麼?”林曉霞氣勢囂張。

“你身上穿的裙子,是我花了兩千塊買的,我要剪爛我的裙子,天經地義。”張小毛拿著剪刀走到了林曉霞麵前。

眾人聽到張小毛說出裙子,突然間啞口無言。

林曉霞也是無言以對。

張小毛說的冇錯,花了錢買的裙子,裙子就是他的。

他不管是剪爛,扯爛,任何人的確管不了。

“張小毛,彆剪裙子,我不要你的錢了,退給你。”

林曉霞急的滿頭大汗,急忙把錢拿了出來,放到了桌子上,當著這麼多人,自己穿在身上的裙子被剪爛,那是多羞的事。

張小毛眉頭一挑:“我既然買了,就不能退。”

看到張小毛伸手就要剪裙子,林曉霞急的不知所措,跪在了地上:“小毛,我求你了,不要剪我的裙子,我錯了,裙子不是你母親撕爛的,是我剛剛不小心撐開的,求你看在我們以前的感情份上,原諒我。”

“以前的感情份上?”張小毛目光嚴肅:“你剛剛做的一切,怎麼不說看在以前的感情份上,想我不剪爛你的裙子,馬上給我母親磕頭認錯。”

林曉霞連連點頭,跪到陳梅麵前,苦苦哀求:“陳阿姨,剛剛是我錯了,求你原諒我,我給你賠禮道歉。”

張小毛拿起桌上的兩千塊錢,看著磕頭的林曉霞,轉身麵對門口,說道:“媽,我們回家。”

陳梅默默點頭,跟著張小毛從林曉霞家裡離開。

走到一條回家和進後山的村裡路口,張小毛讓母親先回去,他想去後山走走。

畢竟多年的感情,對於張小毛來說,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

張小毛到了後山的草坪上,拿出了林曉霞退給他的銀手鐲,眼前浮現剛剛在林曉霞家裡的一幕幕,他拿著銀鐲的手緊緊攥緊。

即使他的手掌皮被銀手鐲擦破,流血,他也不覺得有一絲絲痛。

也就在他手掌皮破皮流出的血流到銀手鐲的那一刻。

銀手鐲突然間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原本黯淡無光的普通銀手鐲,沾上張小毛的鮮血之後,從邊緣開始發光。

轉眼間整個銀鐲穿上了一層金紗,變成了一個金光閃閃的金鐲。

張小毛看到這一幕,瞪大了眼睛,看向金鐲的時候,看到了金鐲上刻滿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金色小字。

山神金鐲。

在張小毛看清楚山神金鐲幾個字的時候,金鐲裡生出一道金輝神奇的進入了他的大腦之中。

痛!

脹!

張小毛雙手捧著麵頰,頭痛欲裂,突然眼前一黑,到了一個虛空之中。

在看到虛空裡站在自己麵前的一個女人時,突然間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你是誰?我是在哪兒?”

女人長的傾國傾城,仙子一般的臉蛋,魔鬼一般的身材。

“主人,我是山神的女仆,從現在開始,是你的女仆,梨花仙子,這裡是金鐲之中的山神虛空。”女人一身薄如蟬翼的白紗,在虛空金色光束的照射下,讓張小毛隻覺得心裡發熱,頭上直冒虛汗。

“你是山神的女仆,剛剛叫我主人?”張小毛此刻的感覺,隻有男同胞才能深刻體會。

女仆默默點頭,走到張小毛麵前,俯身鞠躬:“主人,你的血喚醒了山神神識,從現在起,你就是山神的傳承,修煉晉升之後,繼承山神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