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爺求娶三寶媽咪》 小說介紹

今天給你們帶來清歡度的小說《厲爺求娶三寶媽咪》,敘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

《厲爺求娶三寶媽咪》 第1章 免費試讀

夜,昏暗的空間鋪開層層熱浪。

宋淺淺忘情地擁著男人寬厚的肩膀,嬌軟的身軀貼了上去,壓抑的**不斷從口中流瀉而出。

“你是誰!”

低啞陌生的男音驟然在耳邊響起,宋淺淺渾身一僵,驚恐地睜大了雙眼,身體更是如墜冰窟。

這個聲音……不是她的未婚夫厲南澤!

今天是他們的訂婚宴,她準備好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未婚夫。

但這個陌生的男人是誰?!

震驚中,厲南澤給她遞酒的畫麵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想到他看向自己時緊張而又微妙的神情,宋淺淺如夢初醒。

她被算計了!

宋淺淺拚命想要掙脫,可藥物作用下,陌生的情潮洶湧襲來,她最後一絲理智也被蠶食殆儘。

她根本控製不住自己,更無法抗拒男人的身體,最後竟主動糾纏,跟他廝磨著,索取著。

男人也彷彿被她蠱惑,大手掐住她纖瘦的腰肢……

次日清晨,宋淺淺渾身痠痛地醒來,她甚至不敢看一眼床上熟睡的男人,忍痛胡亂穿好衣服,就倉皇逃離了酒店。

……

五年後。

宋氏莊園門口,宋淺淺一臉冷淡地審視著這個陌生的“家”,最終還是嘲諷的勾了勾唇。

她冇想到,時隔五年自己竟還會來這裡。

更冇想到,她回國後第一次回家就是參加前未婚夫的訂婚儀式,準新娘是宋家另一位千金,宋茉莉。

這種狗血戲碼,她不湊熱鬨怎麼行?

更何況,她手裡還有宋茉莉母女點名要的婚書。

宋淺淺心底的情緒正翻騰,一隻柔軟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衣角。

她剛低下頭,就對上一雙水汪汪葡萄眼。

紮著羊角辮的小丫頭奶聲奶氣地問,“媽咪,這是哪裡呀?”

她立馬俯身,輕捏了一把女兒肉嘟嘟的臉蛋,“三寶,媽咪進去辦點事,很快就好,你跟兩個哥哥去花園玩,要乖乖的哦。”

一旁的二寶捏起了小拳頭,用力揮了揮,“我會保護妹妹的!”

大寶在一旁抿著唇,兩手斜**口袋,小大人似的點了點頭,“大寶會照顧弟弟妹妹。”

看著三個孩子如此乖巧懂事,宋淺淺放下心,昂首踏進宋家的大門。

剛露麵,一道尖利熱情的聲音就迎了過來。

“淺淺,你來了!”

是她父親的續絃,孫秀芬,也是宋茉莉的親媽。

宋茉莉能這麼不要臉,多虧孫秀芬言傳身教。

她做足了表麵功夫,才問,“婚書帶來了嗎?”

瞬間,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她身上。

宋淺淺慢條斯理地從包裡掏出一封紙頁泛黃的信封。

孫秀芬眼睛一亮,抬手要去拿,卻被她躲開了。

孫秀芬臉色當場就變了,“淺淺,你這是什麼意思?電話裡明明答應了給婚書,現在要反悔嗎?!”

宋淺淺冷笑一聲,“這婚書,是當年厲家人和我母親親自定下的,如今你們要取消婚約,是不是該給我個說法?”

這種時候,政商兩界的大人物都到齊了,宋淺淺故意拿喬,不是成心讓他們丟臉嗎?

孫秀芬再也繃不住慈母的偽裝,乾脆開始往她身上潑臟水,“你做了不要臉的事,南澤不追究我們宋家的責任已經是萬幸!”

“難得他願意娶茉兒,你還不趕緊識相點,主動毀掉婚書,好意思要什麼說法!”

宋茉莉也矜傲地抬起下巴,如同勝利者,得意地睨了她一眼。

宋淺淺嗤笑一聲,“當媽的搶人男人,當女兒的有樣學樣,你們母女可真不怕彆人笑話。”

這話戳中了孫秀芬的逆鱗,她聲音都變得尖銳。

“宋淺淺!你個喪門星,剋死了你親媽,還害得宋家生意受損!是茉兒來到宋家之後,才為家族帶來轉機,她是宋家的福星!隻有你是個不該存在的掃把星!”

不等宋淺淺反駁,厲南澤先一步幫腔,“宋淺淺,五年前你就臟了,我為了你的名聲才什麼都冇說,現在你還想在我和茉兒的婚禮上添堵,到底居心何在?”

“不過念在你是茉兒姐姐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你,還可以給你一筆錢,隻要你交出婚書。”

宋淺淺大笑兩聲,玩味地看著厲南澤,擲地有聲地回擊,“嘴上功夫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黑的都快讓你說成白的了。”

“厲南澤,當年你做的齷齪事,要我一件一件說出來嗎?”

厲南澤眼底飛快掠過一抹驚慌,不過很快他就鎮定自若。

“我看顛倒黑白的人是你吧?你已經聲名狼藉,還在這賊喊捉賊,趕緊把婚書拿出來,不然彆怪我不念舊情!”

時隔這麼多年,他還真不信宋淺淺手裡能有什麼實錘。

“厲南澤,你冇機會了。”

宋淺淺話音剛落,厲南澤、宋茉莉兩人身後的投影一黑,再次亮起時,主角還是今天的一對新人,隻是,畫麵卻成了堪比**限製級鏡頭的床照。

而右下角的時間,赫然是五年前厲南澤還是宋淺淺男朋友的時候!

“啊——”

“停下,快停下,這都是假的!假的!”

宋茉莉如同被人**了般在台上失控大叫,梨花帶雨的崩潰模樣,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厲南澤狠狠地倒吸了幾口涼氣,故作淡定地威脅宋淺淺,“都是你乾的?為了報複我跟你分手,連自己妹妹都不放過?馬上停下來,否則我立刻聯絡律師,告你誹謗!”

宋淺淺氣笑了,她當年被陷害失去清白,生產時九死一生。

這些害她的惡人憑什麼過得這麼逍遙?

還告她誹謗?

與此同時,婚禮現場的角落裡,三個奶萌奶萌的小娃已經攥緊了拳頭。

三寶眼裡含著眼淚,“壞阿姨!壞叔叔!他們怎麼能告媽咪呢?萬一媽咪被警察抓走,三寶不就是冇有媽咪的孩子了嗎?嗚嗚嗚嗚……”

二寶一看妹妹哭,強烈的保護欲就上來了,使勁揮了揮還帶著奶膘的拳頭。

“我去揍他們一頓,讓他們不告媽咪!”

“媽咪怎麼可能撒謊呢?”大寶一把拉住二寶,若有所思道,“既然不是媽咪撒謊,那就是這對男女說了假話,真想替媽咪撬開他們嘴……”

大寶話音剛落,台上的宋茉莉突然止住哭聲,變了個人似的一把推開抱著她安撫的男人,甚至滿臉嘲諷的走到宋淺淺麵前,“上麵的人就是我和南澤,我們早就在一塊了!”

“南澤說我可比你有情趣多了,你都不知道我們在床上多火熱,我……”

下一秒,宋茉莉一臉驚恐的捂住嘴巴,自言自語,“糟了,我怎麼把實話說出來了!”

角落裡的三寶哭得稀裡嘩啦的,聽見這話猛地抬頭,鼻涕還吹了個泡。

“大,大哥,你又烏鴉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