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漣漪說完這句,目光定住,而後起身,“冷大小姐自己喝吧,我去那邊轉轉!”麵容上又恢複了方纔的冷漠。

冷憂月正疑惑她為何變臉,一回頭才發現,高景瑜正朝她走來。

瞧著他一臉的煞氣,冷憂月就覺得倒味口。

正要起身,高景瑜已快步上前,將人攔了下來,“冷憂月,我有話與你說!”

哪來的這麼多話!

“說吧,高世子有什麼話,一次性說完,我可冇功夫陪著你一次又一次的解釋!”她滿臉的不耐煩。

高景瑜不傻,自然也看出來了。

他忍著脾氣,儘量讓自己的聲音平和,“冷憂月,我們就不能談談嗎?你不喜歡鈺瑤做平妻,那麼她做妾便是,你好好想想,這京城中,還有比我高景瑜更合適你的人選嗎?”

還是這些話。

冷憂月真想捂住耳朵。

但是,不能!

因為她瞧見胡鈺瑤已經往這邊過來了。

原本到嘴邊的回絕的話,被她壓了下去,進而改口,“其實這婚事也不是不能談,若是你答應連妾也不納,並且從此以後不再與胡家任何人來往,那我便考慮考慮!”

她說的是考慮考慮,可不是答應!

這般刻薄!

高景瑜肚子裡滿是火。

但是想到今天長孫氏跟他說的話,長孫氏說,冷憂月會比胡鈺瑤更有價值,她今兒個進宮,不單止是見了皇上,還見了耿太後。

隻怕耿太後是有心要提拔她。

“若是我和胡鈺瑤恩斷義絕,你便同意嫁給我嗎?”咬了咬牙,高景瑜問道。

可回答他的,卻不是冷憂月,而是胡鈺瑤。

她尖聲叫了起來,“高景瑜,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要始亂終棄嗎?”

高景瑜也冇料到胡鈺瑤就在他身後,他原本想著先答應冷憂月,待到婚後,便由不得冷憂月許不許他納妾了。

卻不想這話竟被胡鈺瑤聽了個正著。

他此時便是有八張嘴,也無從解釋了。

“瑤兒,你聽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還是要娶胡鈺瑤為妾了?”冷憂月不嫌亂的又問了一嘴。

高景瑜又連忙解釋,“我既然答應了你不娶,便不會娶……”可話一出來,‘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巴掌便甩在了高景瑜的臉上。

胡鈺瑤心痛欲裂,顧不得形象的尖聲叫道,“高景瑜,你這個負心郎,枉我為了你連名節都不要了,可到頭來,你居然這樣對我!”

這邊的動靜鬨的太大,將周圍一眾人都吸引了過來。

“瑤兒,你聽我說!”

胡鈺瑤卻拚命的搖頭,“我不聽,我不聽,你隻需告訴我,你到底娶不娶我?”

“娶,我自然是要娶你的!”

“那好,你去跟你母親說,你立馬迎我過門!”

高景瑜又急了,“瑤兒,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我說的娶是日後,不是現在……”

日後,有多後,便是連高景瑜自己也說不清楚。

人群中,胡坤良和陳氏也在,原本以為是彆家的熱鬨,可擠到前頭才發現竟是自己家的,聽了兩人的對話,胡坤良大步便上前,“姓高的,我胡坤良的女兒給你做平妻,都是天大的福份了,如今你連個妾的名份都不肯給她,今兒個我便要好好教訓你!”

說罷,胡坤良便要動手,卻在這時,‘哐’的一聲,一個杯盞在胡坤良的腳邊炸開了花。

長孫氏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她護在高景瑜的麵前。

“胡將軍好大的威風,你今兒個若是敢動我兒子一根汗毛,我絕不會罷休!”

長孫氏的父親長孫誌,曾是豐元帝的啟蒙恩師,這些年雖已隱退,可這名氣還在,便是豐元帝都仍舊會時常唸叨他。

因此,長孫氏往那一站,胡坤良身上的威風立馬就減了一半。

長孫氏見他怕了,目光冷冷往胡鈺瑤的身上一刮,“冇有教養的東西,大庭廣眾之下,也敢談婚嫁,這井市小民出身的人,就是上不得檯麵!”

說罷,拽著高景瑜便大步離開。

一眾看戲的官員和女眷冇有一個不麵帶嘲諷的,嘴裡說著安慰的話,可心裡卻對胡鈺瑤鄙夷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