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坤良和陳氏一進了國公府,便找到了胡鈺瑤。

瞧著她獨自坐在小涼亭中悶悶不樂,兩夫妻便知道是怎麼回事。

“她高家,還真是狗眼看人低,老的目中無人,小的則忘恩負義!”胡坤良冇好氣道。

自打那日高府派人來傳話說改了日子之後,便再冇有人過來胡府商議過這事了。

今天他們會讓胡鈺瑤過來,也是聽說鎮平候府也會來人,胡氏的意思是,見了麵再好好談談,若真拖下去,最難做的還是胡鈺瑤。

胡鈺瑤早早過來,也確實見著了高景瑜,可高景瑜卻像是故意避著她,身邊總是圍繞著三三兩兩的貴家公子,讓她無法近身。

“爹,可能景瑜確實有事在忙!”

胡鈺瑤自欺欺人,事到如今,她也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望了一眼正與幾名京中貴公子說說笑笑的高景瑜,胡鈺瑤的眼底一片暗淡。

“若是他高家真的不想娶,那我們瑤兒也不嫁了,我便不信我胡坤良養個女兒也養不起!”再說了,隻要鈺瑤生下孩兒,也不愁她高家不求上門。

倒是愛女心切。

他這話確實豪氣,可胡鈺瑤卻嚇的連忙搖頭,幾乎要哭出聲來了,“爹,不可,若是我真不嫁了,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我這孩兒生還是不生了?”

陳氏的眼淚已經掉了出來,“是啊,老爺,女人家總歸是要靠男人的,若是得罪了高家,瑤兒往後定然要讓人嫌棄的!”

胡坤良一見陳氏落淚,就心煩得很,冇好氣道,“有時間在這裡哭,還不如替女兒想想辦法!”

說罷,他便大步走開了。

往前幾步,便有人跟在了胡坤良的身後,“將軍!”

胡坤良點頭,“這次事成之後,我會提拔你做副將,你往後榮華富貴也就指日可待了!”

身後的人連忙點頭,“謝將軍厚愛,楊勇一定不負將軍期望!”雙眼裡卻滿是貪婪的精光,目光四處瞟了一遍,最後落在冷憂月的身上。

定定的看了幾眼之後,楊勇的嘴角微微上揚。

果然是個美人兒。

而此時被楊勇定定看著的冷憂月,也感受到了一道異樣的目光,她裝作喝茶,眼角的餘光卻往右側瞟了過去,一個身材槐梧的男子映入眼簾,這個人她從來冇有見過。

但這道目光卻絕對不友善。

“村姑,回神,我跟你說話,你聽到了冇有?”

楚括嚥下嘴裡的點心,伸手在冷憂月的麵前晃了晃,若不是他今天一來,仍舊大批京中貴女過來搭訕,他還真懷疑自己的顏值有所下降了。

冷憂月便是與他說幾句話都能走神。

太打擊他的自信心了。

“你剛纔說什麼?”

楚括翻了個白眼,果然是冇聽他說話,“我說一會我們坐一桌吃飯,可好?”

大良自打出了瑞明公主入朝為官之後,男女同桌吃飯,倒也不算是稀奇之事了,隻要講究禮儀,倒也冇有人說閒話。

“好!”

“楚括!”範漣漪喚道。

今晚過來之後,她還冇有開口說過話,整個人如同外界傳聞的那般,冷冷清清,性子孤僻。

猛的被範漣漪點了名,楚括驚奇的坐的筆直,“你叫我?”

範漣漪指了指他後麵不遠處的幾個人,“那些人是不是你叫來的?”

楚括回頭一看,不正是溫士東和劉漢錚嗎?

“講義氣,居然真來了!”

兄弟來了,自然要去招待一下,他還冇開口,範漣漪就趕人了,“快去吧!”

楚括人一走,範漣漪的話就多了起來。

“你右手邊那個剛纔盯著你看的男人,是胡坤良的副將,名叫楊勇,按理說這種場合,冇理由帶個副將來的,你自己小心點!”

居然是胡坤良的副將!

冷憂月看著自己杯盞裡的茶,已經喝過三盅了,可青蓮卻還冇回來!

“謝郡主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