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憂月的臉上是少有的嚴肅。

“若是我冇有猜錯的話,長公主並不是衝著候爺來的,她是衝著我來的!”

這話!

白夜弦皺起了眉頭,“怎麼回事?”

長公主和冷憂月無怨無仇,並且也冇有多少交集。

這似乎說不通。

“你知道離境城的傳說對吧?開啟離境城,需要三枚水晶碎片,我已經得到了兩枚,其中第二枚是在雲靈寺得到的,當時楚括在場,前段時間楚括被長公主控製了,這個訊息,我相信長公主已經知道了!”

“你是說長公主是為了逼你交出水晶碎片?”

“對!”

白夜弦沉默了一會。

其實他早就猜到了大概,他也同樣在追查水晶碎片的下落,但若是冷憂月要,他自然不會去奪。

“長公主的野心怕是不可估量!”

“我之前一直冇有猜透長公主控製楚括是為了什麼,現在我知道了,她想圖謀造反!”

“可是,我並冇有查出長公主手中控有兵馬,就算她得到水晶碎片,想要造反,也不是容易的事!”

冷憂月伸手在白夜弦的額頭上輕輕一戳,“你忘了?京城中還有一個王紫鳶,你不覺得王紫鳶很奇怪嗎?若是背後冇有高人撐腰,就算她再神通廣大,怎麼能鬥得過皇上?”

白夜弦也不傻,聽冷憂月這麼一分析,他瞬間恍然大悟,“王紫鳶是陳王的人,你是說……陳王的同黨就是長公主?”

冷憂月不置可否。

就在這時,外頭有人傳話,“將軍,楚世子來了,想要見……夫人!”

新婚第二天,一個個的上門拜訪,令到白夜弦的一眾屬下很是不爽。

就不能讓他家將軍有個消停點的新婚假期麼?

楚括!

白夜弦的臉色黑了黑。

楚括之前和冷憂月的交情,他可是看在眼裡的,心中雖然明白冷憂月和楚括之間並無男女之情,但總歸是不太高興。

“成親了,大方點!”冷憂月看破不說破,笑著拍了拍白夜弦的肩膀,“我去去就回,不會和楚括待太久的!”

“好!”

楚括今天會來,冷憂月早就想到了。

並不意外。

在鎮平候府荷花池邊上的涼亭中,楚括背手而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臉上竟泛著淡淡的憂思。

“稀客,楚世子今天怎麼想起我來了?”

冷憂月緩步走來,臉上掛著淺淺的挪揶的笑意。

楚括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回頭,毫不客氣的在冷憂月的額上賞了一爆粟,“臭丫頭,你再調侃我,信不信我以後再也不與你喝酒了!”

“好好好,我不說了,說說你在靈雲寺荷花池是怎麼被救的吧!”

“我今天過來也正是想與你說這個事!”

兩人默契十足,在涼亭的石桌前坐下。

楚括道,“那天我被食人花包裹住,整個人不得動彈,身體像是被什麼東西腐蝕,就在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蘇喬救了我,我上岸的時候,看見池中所有的食人花都枯萎了,依我猜測,蘇喬或許一直都在跟蹤你,那天若不是白夜弦突然出現,興許蘇喬就直接對你出手了,正因為她冇有直接對你出手,所以纔會退而求其次的利用我,我才得以保命,因此,我還該謝謝白夜弦!”

“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