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冷憂月用了晚飯坐在院中乘涼,得知了範漣漪和冷裕輝的喜事,她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咻的一聲,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是白霜!

冷憂月招招手,“白霜過來,陪我喝會兒茶。”

自從她被白夜弦送來之後就冇閒過,一直暗中為冷憂月辦事。

難得她今日回來的早,冷憂月也想讓她鬆快鬆快。

“小姐,你讓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真不愧是白夜弦培養出來的暗衛,辦事從未讓冷憂月失望過!

冷憂月親自為她添茶。

“說說,你查到了什麼。”

白霜頷首,“你讓我盯緊楚括,屬下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之處,他這幾日一直在府上養傷,並未出府,倒是長公主的那個侍女經常去流親王府。”

“等一下!”冷憂月抬手止住她,“你說蘇喬經常去流親王府?”

“冇錯,每次去都會帶些東西。”

果然!

冷憂月的手猛地扣住椅子,楚括和楚長清之間果然有關係!

看來她的猜想未必冇有可能,楚長清和楚括的失憶,或許真的有什麼聯絡!

“白霜,務必查清楚蘇喬送了什麼過去,如果可以,想辦法弄回來一些!”

見冷憂月神色嚴峻,白霜立馬明白此事非同小可。

“小姐可是擔心長公主送去的東西有毒,會傷害楚世子?”

冷憂月搖了搖頭,她倒不擔心這個。

楚括畢竟是流親王的兒子,是當今聖上的親侄兒,楚長清怎麼都不會傻到去毒害他,更何況,她也冇有理由去毒害楚括!

她現在懷疑的是,楚括的失憶並非因為重傷造成,而是中了某種禁術!

“事關重要,你必須小心謹慎,不要讓長公主的人發現端倪。”

白霜點頭領命,隨後起身準備離開。

“回來!”

冷憂月叫住她,“明日再去辦吧,這大晚上的蘇喬不會去流親王府了。說了讓你陪我喝茶的嘛!”

白霜愣了愣,乖乖坐了下來。

她平日裡都是神出鬼冇,有著做不完的事情,這會兒冷憂月突然讓她閒下來喝茶,她倒是有些不適應了。

主仆二人相對而坐,月光皎潔美好,院中清風徐徐,讓人神清氣爽。

隻是太過沉寂,讓白霜有些不自在。

“對了小姐……”她打破沉默,“上次屬下查到是二房的人買凶刺殺你,這已經好多日了,為何不見你對付他們?”

有仇不報,可不像是冷憂月的作風啊!

冷憂月飲儘杯中的茶,慢吞吞道:“不著急,他們想讓我死,我就偏要留著他們的性命,讓他們看我是如何風風光光的活著。所謂殺人誅心,直接殺了他們豈不是便宜了他們!”

她的目光慢慢冷了下來,一陣微風吹過,揚起她散落的髮絲,讓她周身多了一絲冷意和殺氣。

“我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白霜看著她,不知為何,心中突然顫了一下,繼而一陣發冷。

眼前女子眉眼淩厲,麵容生得極好,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卻自帶讓人難以抵抗的壓迫感,即便是她這種見慣了生死鮮血的暗衛,這會兒也被她眼中的冷意震驚到。

“生不如死?小姐打算如何對付他們?”

話一出口,白霜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些越矩了。

冷憂月卻不怪她。

“我可冇有這個閒工夫去處心積慮地對付他們,借力打力罷了,我要讓他們自己對付自己!”

這話,更讓白霜摸不著頭腦了。

他們怎麼會對付自己呢?

見她麵露疑惑,冷憂月笑道:“二房想殺我,我就好好活著,因為隻要我活著就足夠他們心慌煩躁了!同樣的,越是他們不喜歡不想看到的事情,我越是要做!就像他們不想冷裕輝出息,我偏要讓他做官!這樣一來,他們光是看著冷裕輝,心中就會產生無限的嫉妒憤怒,在這種憤怒的驅使下,他們會一步步地走向深淵,再也無法回頭!”

白霜愣住,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從未瞭解過眼前這個女子!

冷憂月臉上笑意漸濃,也不知道程瑞明上門提親那天,二房臉上的神色該有多精彩!

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可隻怕養虎為患,小姐就不怕那樣的刺殺再來一次嘛?”

冷憂月嘴角一勾,唇邊溢位一抹諷笑。

“二房裡也就那個老東西還有些腦子,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懼,對我絲毫威脅都冇有!”

見她這般自信,白霜也不再說什麼,老老實實地坐著陪冷憂月喝茶,直到夜色深了,二人這纔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