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問題程瑞明已經想了一路了,卻始終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畢竟事關亂黨,若是稍有不慎就會打草驚蛇,動搖國之根本。所以這個人選必然要絕對的忠心且有能力,這樣才能配合他們演好這齣戲。

可這樣的人實在是不好找。

“太後,我倒是有個人選!”

程瑞明靈光一閃。

太後道:“你想的可是冷國公府?”

看來什麼都逃不過太後的眼睛!

程瑞明道:“不錯!冷國公為人忠誠,這是有目共睹,且冷國公府上還有冷憂月可以幫我們盯著王美人,既然太後您這麼信任她,那這件事交給憂月來做,自然是萬無一失的!”

太後輕輕地敲打了她一下,歎了口氣。

“看來憂月丫頭說的話你還是冇聽進去!”

程瑞明不解。

這樣安排有什麼問題嗎?

“放長線釣大魚啊!”太後解釋道:“那個王美人並非等閒之輩,若是將她安排在國公府,和憂月丫頭朝夕相對,她又怎麼會放下戒備之心!這樣一來,我們的盤算和安排不是全都白費了嗎!”

程瑞明猶如當頭棒喝,立馬醒轉過來。

可冷靖遠不行,那還有誰?

她和太後相視一眼皆陷入沉思中。

突然,程瑞明一拍桌子,“有了!”

她剛抬頭,卻見耿太後也笑了起來,想來也是有了人選!

“鎮平侯府!”

二人異口同聲。

放眼朝堂,也就這兩位能讓皇帝和太後相信了。

“不對!”程瑞明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鎮平侯府內還有白夜弦在,想必王美人一樣會心存戒備!”

耿太後道:“這倒無妨,雖說平亂陳王一事是白夜弦經手。但他身負重傷,至今未能痊癒,王美人一事他也並未插手,所以我們不用擔心。”

更何況,冷憂月時時上門去探望白夜弦,也可監視她一二。

雖說要放長線釣大魚,但是這線還是要握在自己手中的!

程瑞明點了點頭,想著到底薑還是老的辣啊!

算無遺策,在耿太後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既然定了,那你就再跑一趟鎮平侯府,皇帝那邊哀家自會去說!”

商定此事後,程瑞明離開皇宮,直奔鎮平侯府。

這件事不能拖,自然是越快解決越好!

高連章見她來了,忙將她迎入書房。

程瑞明直接道:“想必陳王亂黨一事侯爺早已耳聞,我今日來就是想請侯爺幫個忙!”

“公主說笑了,有什麼事儘管開口就是。”

程瑞明道:“王美人堅持讓陛下納她為妃,否則絕不會交出名冊。但是她身份特殊,所以太後想要侯爺您收她為義女,屆時讓她以侯爺之女的身份入宮。”

她隻是說了對王美人的安排,至於其他,並未多言。

畢竟這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免得走漏風聲,打草驚蛇。

“公主放心!一切事宜,本候都會照辦!”

“多謝侯爺!若無其他事,我先走一步,至於王美人何時入府,待本宮和皇上、太後商議好後再行通知!”

“公主慢走!”

高連章送走程瑞明,剛一進府就瞧見長孫氏。

“老爺,此事不可行啊!”

高連章皺眉,“你都聽到了些什麼?”

長孫氏順了順氣,她方纔本是去書房送茶水,結果就聽見他二人的談話,她想了想總覺得此事不妥。

“老爺您想想,若太後真的隻是想為那王美人重新安排一個身份,朝中那麼多大臣不選,為何獨獨選中了您?這其中定有隱情。若是辦得好了,自然是皆大歡喜,若是出了什麼岔子,難保我們侯府不會跟著遭殃啊!”

“那你是什麼意思?讓我拒絕太後?”

他顯然是不想與長孫氏多說什麼,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快。

長孫氏一路小跑才能勉強跟上,“老爺,我這也是為咱們侯府考慮啊!”

“夠了!”高連章突然停下腳步,“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我身為臣子,自然要為陛下效力。莫說這件事可能有風險,即便是要我性命,我也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長孫氏愣在原地,肚子裡的話全都堵在了嗓子眼兒,拗不過他,也就隻能吞了下去。

冷憂月回府冇多久就收到了程瑞明送來的書信,看到上麵的安排,她也並未多說什麼。

打開火摺子,將書信燒了個乾淨。

“小姐,白霜一整日都不在,也不知道是去了哪裡。”

青蓮一邊收拾,一邊說道。

冷憂月道:“我有事交予她去辦。”

青蓮聞言哦了一聲,話音剛落下,就看見白霜大步跨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