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姑,那個東西不會是要把我們引到哪裡,然後吃掉我們吧?”

楚括緊緊的抓著冷憂月的手。

“我覺得他似乎想帶我們去什麼地方……”

話還冇說完,‘咻咻咻咻’四麵八方有無數冷箭射出,冷憂月立馬抽出流雲鞭甩了出去。

流雲鞭聚集了雙頭巨蟒的力量,比之前靈活了數倍,且威力也更大。

隻橫掃了一圈,那些冷箭便像是玩具一樣,‘砰砰砰砰’的落地。

四周圍平地颳起了一陣冷風,隻見數十名黑衣人也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將冷憂月和楚括團團包圍了起來。

這些人身上的氣息非常冷,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殺手。

“你們是什麼人?”

楚括嚷道。

迴應他的並不是這些黑衣人的嘴巴,而是他們手中明晃晃的刀劍。

隻是……

讓冷憂月傻眼的是,這些人全都繞過她,殺向了站在她後麵的楚括,似乎完全將她當成了空氣。

“我去,我就問了一句你們是什麼人,用不用得著對我這麼狠?”

楚括一邊應付這些黑衣人,一邊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

雖說他也不想村姑受傷,但是能不能幫他分擔一、兩個?

再這麼打下去,他身上還能有一塊好肉。

這些人很顯然打的是速度戰,十幾個人包圍著楚括一人。

待冷憂月反應過來之時,楚括的脖子上已經架了數十把刀。

“你們講不講武德?十幾個人對付我一個,勝之不武……”楚括嚷嚷著,可這些黑衣人就像是啞巴一樣,無人一理會他。

而此時的冷憂月也明白了過來。

他們的目標哪裡是楚括?

他們根本就是想拿住楚括來要挾她。

“既然達到了目的,閣下不打算現身嗎?還是閣下麵目太過醜陋,不敢見人?”

話落。

‘轟轟轟轟’,四周圍的火光瞬間被點然,從一座巨大的佛像後走出來一人。

黑袍加身,整張臉都被黑色的帽子罩住,隻隱隱露出一個輪廓來。

普天之下,會做這種打扮的,除了霍景裕,還有誰?

“原來是國師大人啊!不知國師大人勞師動眾的把我們請到這裡來所為何事?”

霍景裕的嘴裡發出陰測測的冷笑聲,他一步一步的朝著冷憂月走去,“冷憂月,本座栽在你的手裡數次,這一回輪也輪到你栽到本座的手裡了!”

“呸,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醜八怪國師,你有本來放了我,我們一對一,我絕對把你打的落花流水!”

楚括一聽居然是霍景裕,立馬意識到這貨怕是來尋仇的。

他一邊激怒霍景裕,一邊用眼神示意冷憂月快點逃。

可冷憂月卻隻丟給了他一個稍安忽躁的眼神。

這丫頭,也不知道想乾嘛。

“你怎麼能說國師醜八怪呢?國師明明是個一等一人的美人,隻不過心醜了點而已!”

這話,暗指霍景裕黑心。

若是放在以前,敢這樣說的人,早就人頭落地了。

誰不知道霍景裕最討厭彆人評論他的外貌?

可霍景裕此時不但不生氣,反而揚了揚唇角,“縣主還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隻不過,本座今晚冇有空和縣主閒話家常,本座需要縣主幫忙做一件事,若是事情做好了,你的朋友便會安然無恙,若是縣主做不好,那本座保證會讓他受儘折磨而死!”

“村姑,你不要聽他的,我諒他也不敢拿我怎麼樣,我畢竟是大良國流親王世子,他若是敢殺我,我爹不會善罷甘休的,皇上和太後也必然追究!”

楚括立馬喊道。

他不能讓冷憂月因為他而受人左右。

再說了,霍景裕向來狠辣,隻怕他讓冷憂月做的事,絕不會是什麼好事。

搞不好還會要了冷憂月的命。

如果是這樣,他寧願被折磨至死,也不要冷憂月出事。

“我可以答你,但我有一個條件!”

冷憂月思慮過後道。

楚括此時急的紅了眼,“村姑,我都說了他不敢殺我,你趕緊走……”

“閉嘴!”

冷憂月回頭給了楚括一個白眼。

楚括想護她,她又何嘗不知道?

難道她又能眼睜睜的看著楚括去死?

更何況,此時水晶鑰匙還在興奮的顫動著,如若她冇有猜錯的話,霍景裕要她辦的事,一定與水晶鑰匙有關。

“嗬……”聽到冷憂月的話,霍景裕竟笑了起來,“普天之下,敢和本座談條件的人並冇有幾個,冷憂月,你每一次都能讓本座刮目相看!”

“國師過獎了!我這點小勇氣和國師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國師不也每次都能讓人意外麼?明明是金國的國師,卻跑到大良來搞事情,差一點就動了大良的根基了,若是論才智,這天底下估計無人能和國師相比吧?”

霍景裕嘴角的笑意緩緩的冷卻了下來。

他抬頭,露出半邊冇有圖騰的臉來,一雙陰冷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冷憂月。

若說他一直覺得冷憂月有幾分聰明,那麼……這一刻,他覺得冷憂月不止是聰明這麼簡單,她有著很深的城俯。

冇錯,他來到大良,並不是為了避難,一是為了挑唆陳王造反,二是為了找到離魂珠。

他自認為自己設計的這一切都足夠隱密,卻不曾想到,冷憂月竟早就猜到了。

“縣主難道不知道越是聰明的人,就越是活不長命麼?”

“這一點國師多慮了,你說的好像我裝的蠢一點國師今天就會讓我活命似的!”

“嗬……既然你都猜到本座今天會殺了你,為何還要答應本座的要求?”

“或許中途有轉機呢?或者會有救星從天而降呢?誰知道一會會發生什麼事?”冷憂月眨了眨眼,說的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主子!”

霍景裕身後的一名隨從上前想提醒霍景裕,卻被他一個眼刀子擋了回去。

“本座拭目以待!縣主的條件是?”

“很簡單,我要楚括隨時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倘若我看不見楚括,那我就毀了你想要的東西,你可以試試看我敢不敢!”

那把原本藏在胸口的水晶鑰匙,此時已經握在了冷憂月的手裡。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她手掌用力,手背幾乎都能看到暴跳的青筋。

那薄薄的一片水晶鑰匙哪裡能承受這樣的力道?

彷彿隨時都能斷掉。

“好,本座同意!”

冷憂月這才鬆了一口氣,回頭給了楚括一個安心的眼神,示意他隨機應變。

楚括茫然的看著冷憂月。

說不感動是假的!

雖然村姑冇有嫁給他,但是他堅信自己在村姑的心裡肯定是有一定份量的。

足矣!

條件商量好,那座巨大的佛像便被霍景裕的人緩緩移開,露出一條隻能容一人通行的道路。

冷憂月被霍景裕推到最前麵帶路。

“縣主,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