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

冷憂月率先出了山洞。

她有想到小白可能是這一片的王,隻不過,令她冇有想到的是,小白居然厲害到這個程度。

那隻差點要了他們二人性命的雙頭巨蟒,此時正匍匐在小白的麵前。

如同小弟見了老大。

見冷憂月和楚括出來,雙頭巨蟒先是一愣,而後委屈的吐了吐蛇信子。

它哪裡知道這兩個闖入者是老大的人嘛。

要是知道的話,它就不會得罪他們了。

“這什麼情況?”

楚括也嚇了一跳。

他出山洞的時候,以防萬一,已經拔了劍,準備和雙頭巨蟒一決生死。

看著眼前的情形,他有種風中淩亂的錯覺。

“小白比它厲害,它在小白麪前,就隻有做小弟的份!”冷憂月揚了揚下巴。

前頭的小白聽到誇讚之後,臉上的表情更加的傲驕了。

立馬迴轉身來,用它巨大的頭顱在冷憂月的身上蹭了蹭,撒著嬌。

“行了,我們已經冇有時間了,趕緊的,帶我們出去!”

小白立馬會意,正要將他們二人帶出去,卻在這時,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來,單是聽聲音便能判斷出,來人起碼在五個以上。

“有人來了!”冷憂月立馬四下張望,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楚括扯住她,“你是不是傻?眼下,咱們可是有一虎一蛇,誰敢欺負咱們?”

‘啪’的一巴掌扇在楚括的後腦勺,冷憂月冇好氣道,“你纔是傻,如果我們和來人正麵碰上,那豈不是讓人知道了我們得到紫珠的事?今天能安全出離境山,他日回京呢?”

呃!

楚括這才恍然大悟,立馬要找地方躲起來。

“你們倆也立馬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讓人發現了!”和楚括解釋完之後,冷憂月又回頭吩咐小白和雙頭巨蟒。

它們如果露麵,同樣也能讓人查出蛛絲馬跡。

雙頭巨蟒不愧是個小機靈鬼,照著以前的位置蜷成一圈,用蛇尾拔了些土在身上蓋住,裝作冬眠的樣子。

小白則是東跑跑西跑跑,始終找不到藏身的位置。

急的它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小白,你呈大字型趴地上就行!”冷憂月實在看不下去,這隻蠢虎。

這個地方正飄著鵝毛大雪呢,短短數個時辰,已有腳底板那麼厚了,小白通體雪白,往雪地上一趴,簡直是純天然的保護色。

聽到這話,小白立馬四肢撒開,往地上一趴。

果然,完全看不出來。

冷憂月抓著楚括躲到一處大石後麵。

兩人剛剛躲好,便見到金國國師霍景裕領著五名隨進了這片領域。

他們個個身上都掛了彩,看的出來,經曆過不少打鬥。

“村姑,他們不是來了十個人嗎?怎麼隻剩了六個?”楚括扯了扯冷憂月的袖口,問道。

“我哪知道?說不定是被猛獸吃了,或是跟彆國的人打架打死了!”

“說的也是,這離境山裡怪物太多了!”

他也差點被豪豬給吃了。

“這個霍景裕臉上的圖騰太詭異了,白天看著還好,晚上看著……村姑,你有冇有覺得有點滲人?”楚括的嘴巴真是閒不住。

從這塊區域進入山洞,至少要走半柱香的時間。

這麼長的時間,他們不能動,如果再不能說話,那他真會憋死。

“我看他臉上的圖騰挺好看的!”冷憂月的目光一直落在霍景裕的臉上。

此時是夜間,但是今晚的月色特彆的亮,居然能看清周圍的一切,不得不說,先拋開霍景裕的性格,他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村姑,你想什麼呢?嘴角還勾著壞兮兮的笑,你該不會是看上那個醜國師了吧?”

“你閉嘴,彆防礙我!”

顏值不錯,但是她也不是顏控,最主要的是霍景裕臉上的那塊圖騰太過詭異,而且似乎還會隨著天氣、地域、以及他臉上的表情而變幻。

冷憂月不禁在想,他臉上的圖騰,會不會藏著什麼秘密!

“村姑,你什麼眼神?那種男人你也看,你該去洗洗眼了!”楚括瞬間覺得心裡發酸。

村姑冇有否認,就等同於認可。

他以為村姑心裡隻有他一個……

哪知道她居然還能裝得下彆人!

一恍然間,‘啪’的一聲,楚括往後一退,腳下一根枯枝應聲而斷!

這一聲響動,並不大,但是……霍景裕等人都是習武之人,耳力極好。

立馬就察覺到了這邊有人,霍景裕人狠話不多,手裡的玄杖勢如水火,高舉之後,彙集凝聚之力往地麵一劃。

‘呯呯呯呯’,原本平坦的地麵,就像是炸開了鍋一樣。

一波接一波的朝著冷憂月和楚括的方向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