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冷憂月以最快的速度穿過峽穀,而後再迅速跑過那條羊腸小道。

他們剛過去,背後便傳來一陣巨響。

“臥操,我們倆也不胖呀,居然把那條小道給壓塌了!”

楚括回頭一看,嚇了一大跳。

在他腳後跟不到一米處往下望,白茫茫的一片,一眼都望不到邊。

難以想象,他當時怎麼敢從這裡跳下去的。

“不是我們壓榻的,這條小道肯定是有機關,過了之後,就會自動斷絕後路,以免後麵有人追上來!”

地圖的抄寫版她丟了,可中心點她卻記得清清楚楚。

如果她冇有判斷錯誤的話,地圖所指的方向就在往前走十公裡處。

“快些走吧,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眼下已經是第六天了。

還有四天。

“村姑,我們還要走多久?”

約摸一個時辰之後,楚括問道。

“我也說不準,但是地圖顯示就在這附近了!”

按理說,以他們的速度,一個時辰已經走到了。

“村姑,你覺不覺得這裡很冷啊?”

剛開始還冇有發覺,越往裡走,便越是覺得氣溫下降,到了這附近之後,天空似乎還有種飄雪的錯覺。

“當然冷了,你看你頭頂,都飄雪花了!”

楚括抬頭一看,果然如冷憂月所說,天空居然開始飄鵝毛大雪。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居然會有這種天氣,我看我們還冇找到東西,已經要被凍死了!”

楚括嘴裡雖在抱怨,卻是立馬脫下了外衣披在了冷憂月的身上。

“不用了,我不冷!”冷憂月推開他,她確實很冷,可是也不能讓楚括白白挨凍,畢竟楚括是跟著她才進來這裡的。

“村姑,你披著,我是男人,我身強體壯,跑跑就會熱起來的!”

說罷,楚括果真原地跑了起來。

看他這模樣,冷憂月是哭笑不得。

大概跑了兩圈之後,楚括突然頓住了,而後彎下腰仔細看,“村姑,你快過來,看看這是什麼?”

隻見楚括所站的地方有一塊凸起,用手扒開上麵的泥土,便露出青花色的圖案來。

看起來有點眼熟……

“好像是……”

冷憂月觀察過後,猛的反應了過來,正要拉著楚括逃離,卻不曾想,腳下的東西竟比他們的動作快,‘嘩’的一下便立了起來。

將原本站在它身上的楚括直接掀飛。

冷憂月趕緊用鞭子一甩,這纔沒讓楚括摔的太過狼狽。

好傢夥,居然是一條巨大的青花大蟒。

它身長足足有十米,蛇身有人的身體那麼粗,最稀奇的還是蛇頭。

它居然有兩個頭。

是條雙頭大蟒。

此時,這條雙頭大蟒正吐著鮮紅的蛇信子,憤怒的看著他們倆。

想必是在此冬眠被他們給吵醒了。

“村……村姑,這是什麼怪物?”

“我哪知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跑啊!”

一聲‘跑’字,冷憂月立馬抓著楚括撒腿就跑。

雙頭大蟒立馬憤怒的追了上來,它速度極快,再加上力道驚人,所到之物,皆是風捲殘雲,毀天滅地。

“村姑,我們跑不過的,你先走,我來斷後!”

情急之下,楚括想甩開冷憂月,卻是被冷憂月死死抓住,“你瘋了吧?你斷後,鐵定被它一口吞了!”

說罷,冷憂月往袖口一掏,再往蛇頭的方向一撒,一股白色的粉末便撒在了蟒蛇的身上。

“你撒什麼東西?”

“癢粉!”

南橋塞給她的。

對付宋連冀用了一些,隻剩一小抓了。

雙頭大蟒愣了一下,但很快,那對眼珠裡便迸射出更大的怒火來。

它根本不懼任何毒物。

何況是小小的一抓癢粉呢?

“糟了,它似乎更怒了!”

“往回跑,那邊冇路了!”冷憂月急忙抓住慌不擇路的楚括。

可是,此時的大蟒已經追了上來,它先是朝著兩人憤怒的吐了一口蛇信子,而後甩起它那條又粗又長的大尾巴,用力的朝著二人甩了過去。

‘呯’的一聲,天崩地裂。

兩人雖是險險躲了過去,卻被山上震下來的滾石砸的‘嗷嗷’直叫。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村姑,我們現在怎麼辦?”

冷憂月的額頭已經滲出了豆大的冷汗,“你看右前方,那裡有一個山洞,隻要我們衝進去,以這蛇的體型,怕是冇法進去!”

楚括這才注意到,右前方確實有一個山洞。

“好,我們一起衝過去!”

可是,雙頭大蟒似乎看準了他們的想法,‘呯呯呯呯……’蛇尾不停的甩動,恨不得將兩人砸成肉醬。

“那是什麼東西?”

就在混亂之跡時,一道亮光閃過,楚括指著原本雙頭大蟒棲息的地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