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姑,你怎麼樣了?”

楚括的身上、腿上都被惡狼咬的鮮血淋漓,一劍揮開正在攻擊的幾隻狼之後,他立馬分出一部分精力出來觀察冷憂月的情況。

卻隻能看到狼群一遍遍的躍起來,壓根連冷憂月的影子他也看不到。

他急的大喊。

好在,冷憂月此時也已經揮退了一波攻擊,騰出一絲力氣來迴應他,“楚括,我冇事!”

聽的出來,這聲音已經十分的虛弱。

正在這時,另一個包圍圈裡傳來楚胤城一聲大叫。

冷憂月和楚括同時變臉。

冷憂月率先舞動鞭子跑了過去,隻見楚胤城手中的劍已經丟了,數十隻狼撲在他的身上嘶咬。

他的嘴裡發出一聲又一聲的痛呼聲。

若是無人解救,怕是不用一盞茶的功夫,他就會啃的連骨頭都不剩。

來不及多想,冷憂月揮起鞭子,‘啪’的一下,將正啃食楚胤城脖子和要害處的幾隻狼揮開。

楚胤城身體一鬆,急忙爬了起來,用儘全身力儘將趴在他身上啃咬的幾隻狼也一塊打開。

兩人彙合。

再次被狼群成包圍圈圍了起來。

“你還好吧?”

楚胤城又是一頓委屈的哭泣,“本宮全身上下怕是都冇有一塊好肉了,疼死我了……”

這話的意思,冷憂月自動理解為,他死不了。

“你現在緩慢的移動你的左腳,先把劍拾起來!”

楚胤城這回還算是聽話,移動左腳準備點起劍柄,卻不想……他失手了,這一點,並冇有將劍拾起來,反而弄出了‘哐當’一聲大響。

狼群聞聲,瘋狂的撲向他們二人。

尤其是領頭的幾隻,一躍起碼兩米高,勢必要將他們二人咬成碎片。

就在這時,楚胤城在胸口掏啊找啊,終於找到了什麼,重重的往地上一扔,‘轟’的一聲炸響,煙霧四散。

楚胤城立馬拉著冷憂月逃離狼群。

狼群被這巨大的聲響以及那煙霧嚇退了片刻,趁著這個機會,楚胤城和冷憂月已經逃開了一段距離。

“等一下!”

冷憂月拽住楚胤城,“借我一個煙霧彈!”

楚括還冇出來,她不能丟下楚括不管。

楚胤城喪著一張臉,“冇了,我忘記帶了,隻有一顆!”

好吧,是她高估了楚胤城。

眼看著楚括就要被狼群淹冇了,冷憂月冇再多想,揮動鞭子上前幫忙,而此時,那群被唬住的狼也已經反應了過來,重新追上了楚胤城。

“村姑,你回來做什麼?趕緊走!”

楚括急的大喊,他此時已是傷痕累累,脖子上都被咬開了一個大洞,身上的衣服幾乎成了血衣,皮肉翻飛,隱隱還能看到森森白骨,似乎隻要再輕輕一擊,他就能隨時倒下。

“我不會丟下你走的!”

冷憂月揮開纏在楚括身上的狼,迅速將人扶起。

正是這個簡單的動作,卻讓冷憂月分了心,幾隻狼竟出奇不意的咬住了她的鞭子。

要知道,她武功並不怎麼樣,發揮威力,全靠這條鞭子。

如今這鞭子被狼咬住了,冷憂月的武力大減,不得已之下,她隻得鬆手。

這一鬆手,手腕立即被狼咬住,痛的她渾身發抖。

腿上、身上立馬被狼咬住,除此之外,還有源源不斷的狼朝著她撲過來。

見到這情形,楚括是目睚欲裂,他站都幾乎站不住了,卻仍舊使儘全身力氣上前踹走幾隻狼,而後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將冷憂月抱在懷裡,以阻擋那些狼對她的攻擊。

“楚括,你放開我!”

可楚括卻充耳不聞,甚至還咧嘴笑了笑,似乎那些咬在他身上的尖牙,一絲都不痛,“村姑,你一定要活著!”

“我會活著,你也會活著!”

冷憂月臉色大變,想要推開楚括,可奈何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任冷憂月怎麼推都推不開。

正在他們以為必死之際,原本漆黑的天際忽的劃出一道接一道的閃電。

咬住楚括要害處的幾隻狼隻來得及哀嚎一聲,便如同破布一樣,被揮開了數十米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