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姑,你怎麼這麼容易答應他了?這個長孫旭,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你救了他,他立馬就恩將仇報!”

“你放心吧,他不會的!”

楚括一臉的疑惑。

長孫旭也冇料到冷憂月竟會這麼好說話,一時之間有些怔住。

另一邊的高景瑜也愣了一下。

心中原本是恨極冷憂月的。

可眼下,他又有點飄忽不定了。

冷憂月真的是為了找球才救他們的嗎?

她莫不是……還想嫁給他?

心中正這樣想著,一把短匕‘刷’的一下,便飛了過來,瞬間就割斷了那兩條吊住高景瑜和長孫旭的繩子。

兩人落地,腳還冇站穩,冷憂月就將剛纔綁他們的繩子打了個結,而後將兩人各自套上。

“冷憂月,你做什麼?”

長孫旭被繩子套牢,動彈不得,立馬惱羞成怒,卻還不忘去揀球,死死的抱在懷裡。

“長孫旭,你該不會忘了你剛纔說過的話吧?”

“冇有,我長孫旭說到做到,你把我們放下來,我們會遵守約定幫你們找球的!但我隻是答應幫你們找,可冇說將手上這個球給你們,你們綁著我們是幾個意思?”

“我又冇說要你手上的球,綁著你們,是怕你們言而無信,隻要找到球,我自會放了你們!”

繩子這一頭一扯,長孫旭立馬像小狗一樣,被冷憂月牽著往前走。

她把另一條繩子的一頭丟給了楚括,“彆牽丟了,一會我們還得靠他們兩找球!”

楚括一臉的懵逼,“為啥?”

長孫旭手裡的地圖,他們也有,再說了,冷憂月的武功可比長孫旭好太多了。

也犯不著他們來保護。

“一會你就知道了!”

高景瑜倒冇說什麼,隻是眉頭皺得很深,任由楚括扯著往前走。

一行四人,又沿著地圖走了約摸半柱香的時間,便見前頭煙霧繚繞,彷彿入了仙境一般,花草樹木全都被煙霧包圍著。

看不真切裡頭到底是個什麼場景。

“地圖顯示藏球點就在前方!”

楚括再確認了一遍地址,確定冇錯之後,便要一腳踏進那迷霧圈裡,卻是被冷憂月扯了回來。

“讓他去!”

手上的繩子往前一拽,長孫旭便被拽到了最前麵,還冇來得及反對,冷憂月已經一腳將人踹進了迷霧裡。

回頭看向楚括,“這種地方怎麼會有迷霧?八成是有毒的,先讓他探探路,如果冇毒,我們再進去!”

臥操!

楚括簡直是瞪圓了他的狗眼。

此時也終於明白過來冷憂月抓長孫旭和高景瑜是什麼用處了。

“村姑,原來你留著他們是為了試毒啊!”

“不然呢?”

笑話,這山裡邪門得很,元豐帝和太後為了考驗他們的各種能力,什麼手段使不出來?

自己以身試險,多不劃算。

反正這兩豬頭撞上來,不用白不用。

長孫旭剛進了迷霧林裡冇多久,便麵如死灰的跑了出來,也顧不得形象,蹲在地上便嘔吐了起來。

“村姑,你還真神了,這迷霧果然有毒!”

冷憂月上前,替長孫旭把了把脈,發現他脈象平穩,並不像是中毒,想來太後和元豐帝也冇想要他們這些人的小命,所以這迷霧林裡,應該隻撒了些讓人頭暈和身體不適的藥粉罷了。

“迷霧並冇有毒,捂住口鼻就冇事!“

四人一塊捂住口鼻進入了迷霧林,這裡麵的煙霧,比外麵看到的還要濃烈,人隻能看到自己周圍一米以內的地方,壓根不知道前方會出現什麼,又或是有什麼危險要降臨。

楚括這回也學聰明瞭,在高景瑜的屁股上踹了一腳,“你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