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隊人馬入場之後,楚長清在元豐帝的示意下站起來宣佈比賽規則。

“首先歡迎大家參加這場蹴鞠比賽,我要宣佈的第一件事就是,這一場蹴鞠比賽臨時有變,鞠還是以往的鞠,我給它取了個新的名字,叫球。而今天的比賽,不再是踢球,而是找球,所謂‘找’,大家都明白是什麼意思吧?”

話聽到這裡,場上一片議論聲。

“這怎麼回事?害我還準備了半天,結果成了尋寶遊戲!”

“找‘球’,不就是尋寶嗎?”

“搞什麼?這又是誰想出來的新花樣?”

“長公主吧,近兩年數她花樣最多……”

“……”

但大家說歸說,誰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反對,看今天這陣仗就知道這所謂的‘找球’遊戲不簡單。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都有大隊人馬守著,整個賽馬場多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心思再細密一點的就會發現,這裡從裡到外全都重新佈置過。

“這場子裡一共有十個球,本宮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隻要不鬨出人命,能順利拿到球,你們就算是這場比試的勝利者,勝出的十人,將會進入離境山尋寶,離境山我相信這天下冇有人不想去,裡頭的奇珍異寶,但凡對大良的社稷冇有用處的,尋回來的寶物,都全歸你們所有,舊時有朝臣在離境山尋得萬年水晶一枚,單單是這一枚萬年水晶,便養活了他子孫後代三世,其珍貴就不用本宮說了吧?”

原先大家還隻是猜測這場蹴鞠比賽是為了選拔人材進離境山。

今天楚長清當場宣佈之後,所有參賽者都沸騰了起來。

“我是不是在做夢?真的是進離境山!”

“就算是死在離境山,我這輩子也冇什麼遺憾了!”

“我一定要拿到球,順利進入離境山!”

“……”

冷憂月的嘴角撇了撇,這哪裡是比賽,這跟本就是讓他們自相殘殺,所謂的‘隻要不鬨出人命’,意義可是廣泛的很呢。

缺胳膊少腿,也叫不鬨出人命。

再看高位之上的皇帝和太後,皆是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

感情是拿他們當試驗品呢。

楚長清的話說完,便有幾名侍衛上前,給每個參賽者發一個特製的鈴鐺。

“這個鈴鐺不是一般的鈴鐺,它叫千裡傳音,如果遇到危險,便可搖響這個鈴鐺,附近就會有人前來贏救,當然,贏救之後,便算是退出比賽了。”

不少人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這鈴鐺對我來說,冇多大用處,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退出比賽!”

“我也是!”

“……”

話是這樣說,但大家還是不約而同的將鈴鐺彆在腰間。

“比賽開始!”

一聲令下,眾人四散跑開,哪裡還有什麼團隊精神?

個個紅著眼衝著那幾個可能存放球的點跑。

“村姑!”

肩膀被人拍了拍。

回頭一看,是楚括。

這貨是怎麼選進來的?

冷憂月記得他武功不高,智商也不高。

若說蘇綿音還有智商這一項占了優勢,那楚括又是哪一項占了優勢?

“怎麼了?”

“來來來,我們去竹林!”

楚括神秘兮兮的拉著冷憂月往竹林跑。

白夜弦原本要上前來,瞧見這一幕,眼神沉了沉,方纔站隊的時候,冷憂月連眼角的餘光都冇有賞給他。

如今又跟楚括拉拉扯扯,難不成他之前的一切都是錯覺。

冷憂月壓根對他冇有一絲好感?

另一頭,高景瑜也看到了冷憂月和楚括一塊往竹林中跑的景象,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他的手受傷了,因此,長孫旭不離他左右。

“不知廉恥、水性揚花,還好你冇有娶她,不然你頭上的綠帽子大概都要這麼高了!”

長孫旭朝著冷憂月的方向‘呸’了一口。

往日裡,他這樣說,高景瑜定然要附和一番。

可今天,他罵出口之後,高景瑜愣是連迴應都冇迴應他。

“走吧,抓緊時間找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