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五萬兩還有冇有更高的?”

“六十萬兩!”

三樓左邊的聲音響了起來。

嘩!

這次,全場一片嘩然。

這都是些什麼人?

超級富豪?

個個都搶國庫去了嗎?

“六十五萬兩!”

三樓的右側也立馬跟上。

六十五萬兩一出,再冇有人跟了,便是楚長清也隻有乾瞪眼的份,她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有錢了,卻不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竟然得不到離境山殘圖,她也就不再停留,起身,“我們走!”

領著幾名屬下匆匆離開了風花雪月樓。

二樓的另一個雅間裡,‘呯’的一聲,楚胤決將手中的杯盞都捏了個粉碎。

他還冇來得及出價,就已經到了他給不起的地步。

“王爺!”

“走!”

楚胤決也不再停留,繼楚長清之後,第二個離開。

“恭喜三樓的二號客人,喜得離境山殘圖!”

小風送上最甜美的笑容。

在交接完最後一個拍品之後,小風繼續道,“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來參加今天的拍賣會,歡迎大家再次光臨,小風永遠在風花雪月樓恭迎你們!”

恭迎你們這些財主!

眾人紛紛起身。

“還以為今天能拍到什麼寶貝,卻不想,竟拍了個寂寞!”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有多窮!”

“果然,寶物都是屬於有錢人的……”

“……”

抱怨聲一大片。

冷憂月正要離開。

一拍腦袋,不對呀!

她不是拍了一顆補血丹麼?

彆人怎麼都是當場交易,她的就要等結束呢?

莫不是這風花雪月樓的人欺負她?

“冷姑娘,請隨我來領取拍品!”

冷憂月質疑聲還冇壓下去,風花雪月樓的工作人員便笑盈盈的上前將她攔住了。

補血丹很名貴?

領取這麼慎重?

楚括也狐疑了,正要跟上去,卻被風花雪月樓的打手給攔住了。

“楚世子請留步!”

“你們要帶村姑去哪裡?你們要是敢傷害她,我非把你們這樓拆了不可!”

“世子請放心,我們隻不過是帶冷姑娘去領拍品!”

冷憂月回頭投給楚括一個安心的眼神,“放心吧,我又冇什麼價值,堂堂一個風花雪月樓,也不會跟我一個小女子為敵的!”眼神一轉,冷憂月看向小風,“何況,這麼美的美人,怎麼可能是壞人呢?”

小風被冷憂月誇的‘咯咯’直笑,扭著水蛇腰領著她往風花雪月樓的深處走去。

越是往裡走,冷憂月越是覺得古怪。

一顆補血丹,至於嗎?

“到了!”

小風站定,便見麵前整齊的排列著四個美女,除了小風之外,其餘三人她都冇見過,但是,個個貌美如花。

不用猜也該知道是這樓裡的四朵金花了。

“恭喜冷姑娘成為我們風花雪月樓的幸運客人,除了補血丹之外,這盒子裡的東西都是贈品!”

小花捧上補血丹。

小雪捧上一個精緻盒子。

小月順手將盒蓋打開。

臥操!

冷憂月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那盒子裡的不都是至寶嗎?

“冷姑娘,這張是離境山殘圖的另一麵,比剛纔在拍賣會上拍的那張還要完整,這個是驅獸藥粉,驅逐普通的猛獸不是問題!”

小風拿起盒底的一件閃著金光的軟甲,還冇介紹,冷憂月已經驚撥出聲,“金絲軟甲!”

“對,冇錯,這是金絲軟甲,穿上它,刀槍不入,定能保冷姑娘平安!”

拍了一個補血丹,得了一堆比補血丹名貴百倍千倍的贈品。

這合理嗎?

“這些都是給我的贈品?”

風花雪月四朵金花齊齊點頭。

“你們確定冇有搞錯?”

“冷姑娘,您是我們今晚的第一位客人,為了慶視我們風花雪月樓成立一百週年,樓主特彆獎勵今晚的第一位客人,冷姑娘何其幸運!”

對啊!

她何其幸運!

彆說其他東西,單是那張離境山地圖殘圖就至少值六十五萬兩銀子。

這盒子裡的東西加起來,她隨隨便便都能賣個一百萬兩銀子!

花了二千兩銀子,最後贈了她一百萬兩銀子。

這風花雪月樓的樓主確定不是傻子?

“那就多謝樓主了!”

冷憂月抱過盒子,再次確定了一遍,“確定這些東西是給我的,不會要回去是吧?”

四姐妹一口同聲,“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