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

清風剛查了鳳行雨的身份正要回來稟報楚胤城,一上前就被楚胤城抱了個正著。

一聽這個聲音,楚胤城立馬就鬆了手,扯下蒙在眼睛上的黑巾,“你……”話還冇說完,瞥見前方不遠處已經石化的冷憂月。

他慌忙和清風拉開距離。

那領著冷憂月前往慈寧宮的小太監正要上前行禮,被楚胤城一個眼刀子殺過去,立馬閉嘴,退到了一邊。

“我和宮女正在這邊私會,那宮女突然走了,這個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楚胤城想解釋清楚這其中的關係。

冷憂月此時已經認出了他。

就是她昨天在醉生夢死樓裡遇到的那個少年。

遇見他那會,他左擁右抱的,儘力想遮掩什麼。

眼下在皇宮看到他,冷憂月懂了,他定然是在皇宮中當差,所以不能暴露身份。

“公子放心,我會將自己看到的東西全都爛在肚子裡!”

這話什麼意思?

楚胤城用眼神詢問清風,清風立馬搖頭。

他武功不錯,但腦子不太好使呀。

見楚胤城不說話,冷憂月避開那小太監,上前壓低了聲音提醒楚胤城,“公子,我給你一個建議,你們還是找個隱蔽的地方比較好,這裡太多人經過了,難勉被人抓包!”

找個隱蔽的地方?

抓包?

楚胤城反應過來冷憂月的話之後,她已經隨著那小太監走遠了。

清風眼中殺氣一閃而過,“殿下,屬下去將她解決了!”

楚胤城此時隻覺得心累,“讓你查鳳行雨的身份,以及那流言的出處查的怎麼樣了?”

“回殿下,鳳行雨是從金國來的,他以前在金國皇宮當差了……多年,聽聞最是得金國皇帝的喜愛……”

打聽回來的訊息,清風根本說不出口。

十八禁都禁不住!

這話,楚胤城聽的一愣一愣的,“清風,你最近不僅辦事不利,連舌頭都不利索了嗎?說句話都說不完整,若是再不好好說話,本宮立馬拔了你的舌頭!”

清風立馬感覺到舌頭一痛,卻也顧不得那些話有多難以啟齒了,低下頭,將打聽回來的訊息,一口氣告訴了楚胤城。

楚胤城聽完清風的彙報之後,整個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你是說那鳳行雨是金國皇帝的玩寵?金國皇帝將他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還殺了他全家?”

忽略掉清風形容的那些滴蠟、情趣鞭子、器具之類的輔助資訊,楚胤城抓住重點。

“是!鳳行雨這次來到咱們大良,藏身於醉生夢死樓裡,怕是要伺機報仇!”

清風打聽回來的訊息,再加上昨天他聽到的冷憂月的那番說辭。

楚胤城的雙眸半眯了起來。

鳳行雨找的確實是他!

“那關於本宮好男風的流言呢?從何而起?”

清風抱拳,“殿下,屬下無能,實在查不到流言的出處……”說到這裡,清風又補了一句,“殿下,需不需要屬下取了冷憂月的性命?”

敢詆譭太子,這可是死罪!

楚胤城皺眉,一手拍在清風的後腦勺上,“你腦子裡全是豆腐渣麼?”

清風不解。

“若是你把冷憂月殺了,那這流言的出處,豈不是查不出來了?”

“殿下說的有理!”

冷憂月走遠了之後,問前頭帶路的小太監,“公公,剛纔那個公子是什麼身份呀?”

小太監哪裡敢亂說話?方纔太子的那個眼神就是讓他閉嘴,分明是不想讓冷憂月知道他的身份。

“回縣主,奴纔剛來慈寧宮當差不久,還認不全這宮裡的人!”

冷憂月點頭。

這偌大的皇宮,裡頭好幾萬人,職位又多,單是妃嬪都夠難記了。

不認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剛進到慈寧宮,冷憂月便聽到一陣歡聲笑語,除了太後,長公主楚長清以及瑞明公主程瑞明都在。

三個人像是在討論什麼事,說到開心的地方,都笑的歡樂。

“憂月見過太後,見過兩位公主!”

太後嘴角的笑意未消,揚了揚手,示意冷憂月過去。

“丫頭,過來看看她倆設計的服飾,你覺得哪套好看!”

三個人竟是圍在一起討論服飾。

原本以為是討論女子的服飾。

女子愛美,不分年齡。

可走近一看,冷憂月才發現,她們討論的不是女子的服飾,而是蹴鞠服。

這蹴鞠服是從瑞明公主手裡的那套衣衫看出來的,她的是傳統的蹴鞠服,湛藍色,腰間繫帶,褲子輕便簡潔,冇什麼特彆的。

可楚長清帶來的那套就十分的新奇了。

白底紅邊,上身像是褂子,卻又不像,領口是圓的,連釦子都冇有,褲子則是半身褲,看長度應該隻到膝蓋的位置,衣服的背後還用針線縫了數字。

這種服飾冷憂月是從未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