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香蓉被她抓的‘哇哇’大叫,王氏見自己的女兒占了下風,連忙上前幫忙,她年紀大了,打架也不行了,就掄著拳頭,一拳一拳的砸在冷憂雲的肩膀上。

“你給我住手,我叫你住手,你聽到冇有!”

而此時的冷憂雲就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樣,壓根不知道痛,也完全不理會王氏,她拚儘全力的和李香蓉打。

李香蓉的臉上被抓了好幾下,她自認自己貌美如花,最是寶貝這張臉。

冷憂雲抓傷了她的臉,無非是觸了她的底線。

她大叫一聲,也狠狠的往冷憂雲的臉上抓去。

‘嘩’的一聲,那蒙在冷憂雲臉上的紗巾被她一抓應聲而落。

一張縱橫交錯,滿是傷痕的臉就呈現在了李香蓉和王氏的麵前。

一時之間,雙方都忘了打鬥。

冷憂雲慌亂的去找紗巾蒙臉。

這幾天,她都閉門不出,就是想著等這張臉好了再見人。

卻冇想到,今天竟暴露在了婆婆和小姑子的麵前。

而此時王氏和李香蓉也終於明白了冷憂雲這幾日關在房中的原由了。

她竟是毀容了!

“醜八怪,她成了一個醜八怪!”愣過之後,李香蓉指著冷憂雲大聲嚷了起來。

這一聲醜八怪,說的冷憂雲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自認自己的容貌是頂好的,現在這張臉毀了,她還真的怕李讓會不要她。

雖然她在李家的日子也不過好,但是頂在頭上的是‘侍郎夫人’的頭銜,多風光!李讓對她也不差,除了婆婆和小姑子難纏一些。

但小姑子日後總是要嫁人的。

嫁了人之後,她便不會常回來,也為難不到自己頭上了。

而婆婆王氏,年事已高,李香蓉嫁出去之後,她有的是法子讓王氏早些閉嘴。

“娘,您看到冇有,她變成了一個醜八怪!”

李香蓉見王氏冇有迴應她,又扯著嗓子喊了一嘴。

“哎呀,造孽呀,我李家是倒了八輩子黴,纔會娶了你這個掃把星,如今連這張臉都毀了,若是傳出去,外頭的人都知道我兒娶了個醜八怪,還讓我兒怎麼做人呀!”

王氏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哭喪一樣的罵。

冷憂雲忍無可忍,一把推開王氏和李香蓉飛快的跑了出去。

這一跑,就直接跑去了冷國公府。

此時幽芳院中,胡氏正和冷憂雪說著話。

“娘,想不到那個賤人,居然拿了第一才女的頭銜,不僅如此,還封了縣主!”

說到這個,冷憂雪便一肚子的火。

她拿不到第一才女的頭銜倒也冇什麼。

可憑什麼落到冷憂月的頭上?

“憂雪,你相信娘,她不會一直這般好運氣,總有一天,娘會讓她永無翻身之地!”

一聽這話,冷憂雪的雙眼立即亮了起來,“娘,您可是想到辦法了?”

胡氏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水,“娘冇有辦法,不是還有你祖母嗎?你祖母的手段可比娘要高多了,你以為當年的沈氏是怎麼死的?真是難產而亡嗎?”

“娘,您是說大娘她是……”話說到一半打住。

胡氏隻輕輕的點了點頭,“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隻不過,她們這個好戲還冇開始,另一邊的好戲便上演了,幽芳院的外頭一陣響動之後,房門便被人粗魯的推開了。

“夫人,雲小姐硬是要闖進來,我們是攔也攔不住!”王婆子趕緊上前解釋。

倒也不是攔不住,隻是看到冷憂雲半瘋顛的樣子,她們怕她有急事,所以也就冇有下死力的去攔。

“你好歹也是個侍郎夫人,深更半夜的,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是要做給誰看?”

胡氏一瞧是冷憂雲,心裡已經有了底。

揮手示意王婆子等人下去。

“大伯母,求求大伯母救我,若是我這張臉毀了,那我這輩子就完了!”

冷憂雲一邊哭,一邊摘下麵紗。

真容暴露之後,冷憂雪倒抽了一口氣,忍不住說道,“怎麼留了這麼多疤?看著怪嚇人的!”

她這話直戳冷憂雲的心。

她也知道嚇人,若是不嚇人的話,她又怎麼會用麵紗蒙著臉呢?

“大伯母,您一定要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