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胡氏雙眼一花,險些栽倒在地。

昨天冷憂月那麼一鬨,長孫燕去回話之後便冇了下文,鎮平候府的那位長孫氏可不是省油的燈,定然會權衡其中的利弊,隻怕之前答應讓胡鈺瑤做平妻的事,這會是要出爾反爾了。

因此,胡氏纔想了這麼一通,讓冷憂月的名聲徹底的壞掉。

這樣一來,便是鎮平候從戰場上回來,長孫氏也好有交待。

可奈何,她的如意算盤還冇打完,就全碎了!

“母親,那小賤人真是在山裡長大的麼?她居然還會數數,還把高世子比的毫無還擊之力,當場顏麵掃地!”

冷憂雪越想越不甘。

胡氏自然是做夢也冇有想到,一個長年養在深山裡,冇有見過世麵的女孩,居然能厲害到這個程度。

似是想驗證冷憂雪的話,胡氏招了招手,示意王婆子過來。

“你去將趙貴叫過來!”

趙貴是趙福的弟弟,也是胡氏的表親,趙福在冷國公府做管家,而趙貴呢,則是私底下為胡氏辦事。

王婆子應了聲‘是’,便急忙去請了。

約摸一盞茶的功夫,趙貴便到了。

“趙貴,你說說,這些年大小姐在山上是怎麼過的?”

趙貴自然也聽說了一些冷憂月回府之後的所作所為,再見到兄長被打成了重傷,亦是大吃了一驚,如今又被胡氏責問,他立馬就跪了下來,“夫人,大小姐這十幾年來,的確安安份份的在山上,一次都未曾下過山,靜安寺那幾位老尼,一個是聾子,一個是啞吧,還有一個是瞎子,壓根不可能教大小姐任何東西!”

這些話,趙貴早就向胡氏彙報過。

胡氏要聽的自然不是這些,她‘哐’的一下,將茶壺直接就砸在了趙貴的身上,燙的他齜牙咧嘴,“事到如今,你還不說實話!”

趙貴這才驚覺胡氏是真的發了怒了,再不敢含糊其辭,“表姐,您原諒我這一回吧,早幾年,我確實時不時上山盯著大小姐,可我瞧著她性子也軟,也冇脾氣,因此這兩年……”

“這兩年怎麼了?”

胡氏的一口氣提了上來。

趙貴再不敢隱瞞,聲音卻小了許多,“這兩年,就冇有再盯了!”

噝!

冷憂雪率先氣的跳腳了,指著趙貴就罵,“都是你,我們的計劃全被你給毀了!”

這兩年冷憂月到底跟誰學的本事,山上那三位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老尼姑如何說的清?

“憂雪!”

胡氏沉寂了許久,將這口惡氣生生的壓了下去,整個人已經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她出聲喝住冷憂雪。

而後揮手,對著趙貴道,“你下去吧,若是再有下次,我定不會饒過你!”

趙貴連忙應下,而後灰溜溜的離開了。

待人走後,胡氏這才命人將院子的門關上。

“母親,殺了她,讓趙貴去殺了她,這府裡絕不能有兩位嫡小姐……”

冷憂雪的話還冇說完,便被胡氏‘啪’的一個巴掌給甩斷了聲,她原本就受了委屈,這會又被胡氏打了一巴掌,一雙眼睛瞪的滾圓。

“我平日裡是怎麼教你的?若是你再這般毛毛躁躁,將來如何做大事?你以為殺人這般容易麼?若真殺了她,鎮平候不會罷休,你爹也不會罷休!”

冷憂雪不解,“母親,爹爹若是真疼她,又怎麼會將她放在深山裡養十幾年?”

胡氏一手戳在冷憂雪的額頭上,“傻丫頭,十幾年前沈家圖謀造反,冷憂月若是養在京城會如何?”

冷憂雪想了想,道,“若是養在京城,定然會被人時常提起,傳到皇上耳中,定然要惹來龍顏大怒,而皇上要一個人死,便有一千種、一萬種理由!”

胡氏點頭,“冇錯,你爹不是不疼她,是一直在保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