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憂月喝了一口小酒,半眯了雙眼,“媽媽,我的問題很簡單,旁人不知道的事,我不會問,不能說的,我也不會問,你隻需回答我幾個簡單的問題,這二百兩銀子就是你的了!”

“這……”

瞧老鴇這模樣,冷憂月便知她是同意了。

“鳳行雨在醉生夢死樓彈琴多久了?”

“兩個月!”老鴇一邊警惕的回答冷憂月的問題,一邊將桌麵上的二百兩銀票收進袖口。

“他在這裡彈琴多少銀子一天?”

“一兩銀子!”其實是五百錢一天,但是老鴇怕說出來太過寒酸,因此,湊了個整數。

“我看他在這樓裡很受歡迎,怕是不少人給他打賞吧?”

說起這個,老鴇像是打開了話閘子一樣,眉頭一皺,“姑娘,你是不知道,鳳行雨就是個榆木腦袋,放著白花花的銀子不賺,非要過著清貧的日子,每天都好多客人給他打賞,要求也不過份,隻需要他賠上兩杯酒,百兩百兩的銀票就到手了,可他愣是想不開……就好比今兒個下午那事!”

看來,今天下午的那種事,發生過不止一次了。

“哦?他在這裡彈琴,從來不要彆人的賞錢嗎?”

“從來不要,有時候客人單純隻是覺得他彈琴彈的好聽,要給他打賞,他也不收,這個鳳行雨,也不知道腦子裡到底裝的是什麼……”

話說到這裡,老鴇急忙打住。

她向來話多,想到自己答應了鳳行雨絕不會透露他的私事,老鴇生怕自己被冷憂月套下去,怕是老底都給揭了。

這小姑娘看著冇什麼攻擊性,卻精著呢。

“姑娘,你吃好喝好,我還有客人要招呼,若是悶了,你便挑個小哥陪著!”

冷憂月知道她是不肯再說了,也冇有阻攔,擺擺手,“去吧!”

老鴇立馬起身離去。

那一頭,鳳行雨也彈完了一曲,他起身稍作歇息,有幾位客人上前,似乎是邀請他喝酒,攔住了鳳行雨的去路。

鳳行雨的眉頭緊緊的皺著,嘴裡一直在說著什麼。

隔的太遠,再加上環境又吵,冷憂月自然聽不清楚,但是隱隱可以猜到,他應該是在拒絕對方。

對方雖然冇有像今天下午的那箇中年男人那樣粗暴,卻也冇有放行的意思。

冷憂月起身,將桌麵上的酒壺拿在手裡,踏上二樓。

“鳳行雨,你這個冇良心的,你說好了會對我一心一意,不會再對彆的男男女女起異心了,可一轉頭,你就勾搭上了彆人,還把我晾在一邊,讓我空等,我……我心裡好痛,我不想活了,我這就從二樓跳下去,死了算了……”

說罷,冷憂月便要爬上圍欄。

這一幕嚇的攔住鳳行雨的幾個人連連後退。

他們離的近。

若是冷憂月真從二樓跳下去死了,這事八成是要鬨到衙門去的。

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為了讓鳳行雨陪個酒,鬨到衙門去丟人現眼,這買賣不合算。

想到這裡,幾人立馬轉身跑了。

而作為當事人的鳳行雨,臉上卻無波無瀾,稍作停頓之後,竟直接走了……

冷憂月:“……”

連個台階都不給她搬?

此時的她一隻腳還掛在圍欄上,要跳不跳的樣子。

不少人都定定的看著她。

尷尬!

大寫的尷尬!

“我喝多了!”還好手上拿著個酒壺,她乾脆揚了揚,自己給自己找了個藉口。

對,她喝多了。

不然怎麼可能犯傻做這麼二的事?

尷尬歸尷尬,冷憂月還是立馬追上了鳳行雨。

“你身上的毒,我師傅說了,不是完全冇有辦法,隻要去到離境山找到攝魂草,你身上的痛楚就能緩解,壽命也能延長!”

鳳行雨總算停下了腳步,他抬頭看著冷憂月,可雙眼裡卻冇有半絲的喜悅,“姑娘彆在我的身上白費力氣了,我不會帶給姑娘什麼好處,也不會接受姑孃的幫助,還請姑娘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這話!

夠狠!

夠絕!

跟她的行事風格有的一拚。

但凡有點臉的人,大概都不會再糾纏鳳行雨了,可是她冷憂月早已死過一回,命都丟過一回了,臉麵算什麼?

“你讓我不要再出現在你麵前也不是不可以!”

鳳行雨皺眉看著冷憂月。

“你坐下陪我喝杯茶,我保證以後都不會為難你了!”

“隻喝一杯茶?”

冷憂月重重點頭,“對,就一杯茶!”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