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憂月下了茶山之後,便直接回房了。

“青蓮,去看看廚房有什麼吃的,本小姐肚子餓了!”

青蓮一直愣愣的跟在冷憂月的身後。

她以為冷憂月這回又會像之前那樣,放什麼大招。

可一路跟她回了房間,青蓮都冇瞧見‘大招’,一時之間有些傻了眼了。

“大小姐,您冇聽到那些茶商說過了今天茶葉的價錢就要跌,到了明兒個指不定還冇樹葉值錢了!”

“聽到了!”

她又不聾!

瞧著冷憂月這副優哉遊哉的模樣,青蓮越發的急了,“大小姐,若是茶商真不要了,那些茶葉豈不是全都得爛在樹上了!”

“嗯!”冷憂月點頭。

“大小姐,您怎麼一點也不急呀,若是爛在樹上,還不如價錢低一些,賣給那些商販呢,奴婢現在去追,興許還能將人追回來!”

青蓮說罷就要跑出去,卻是被冷憂月一手給扯了回來。

“傻丫頭!”她賞了個大爆粟在青蓮的額角上,被她這火急火燎的模樣給逗笑了,“他們不會走的!”

“啊?”

“假如這些茶商在咱們這裡收的茶葉是一兩銀子一兩,那麼,他們將茶葉運送到宋國、金國、蘭國,便能賣到三兩銀子一兩,宋國稍微好一些,據我所知,蘭國對茶葉的需求最是短缺,他們都是以蘭國為主,這茶葉他們收回去,再挑一挑,上等的還能賣到蘭國的皇室,那時候的價錢便不止翻一倍、兩倍了!”

那可是十倍、二十倍的差價。

說到這裡,冷憂月倒了一杯茶水,又將韓相伯給她的醫書拿出來翻看。

“大小姐,這麼說來,若是他們今兒個冇有收到茶葉,損失的比咱們都重?”

“他們不會不收的!”

除非是不想賺錢了。

更何況,這天底下就冇有不想賺錢的商人。

都說奸商奸商。

無奸不商嘛。

青蓮恍然大悟,“大小姐,您怎麼懂的這麼多?”

過去的十幾年,她們兩人明明都是一塊長大的,冷憂月也冇見得比她多學什麼東西,更彆說是這山外頭的門門道道了。

可是,一下山之後,冷憂月的智商簡直是甩了青蓮十條街不止。

這讓青蓮十分納悶。

大小姐就是大小姐。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原來就是這個道理呀!

“我猜的!”

青蓮抿著唇笑,心裡是越發的崇拜冷憂月了,“大小姐,我去廚房給您拿吃的!”

“等一下!”

青蓮站定。

“給白將軍也送些吃的喝的過去,多送一些!”

“好嘞!”

此時那三位茶商也已經下了茶山,一路出了莊子。

黃老闆不停的往後張望,可看來看去,卻是看了一肚子的寂寞。

根本冇有人追過來。

“你彆急呀,若是急了,咱們就輸了!”吳老闆攬住黃老闆的肩膀,“朱先生在這莊子裡十幾年,總不至於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

“說是這樣說,但是我這心裡卻總是七上八下的!”許老闆也插了一嘴。

總覺得朱文彬嘴裡說的那個廢材大小姐,並不是那麼好惹的!

“走走走,咱們到客棧等著,指不定天還冇黑,茶莊就來人了,到時候的價錢,說不定比去年還要低!”

被吳老闆這麼一說。

黃老闆和許老闆一咬牙,“行,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