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憂雲也顧不得現在已經是深更半夜,一口氣就衝到了瑞明公主府。

“我要見漣漪郡主!”

府門拍的‘呯呯呯’的響,護院先是被她的模樣嚇了一跳,而後再仔細一瞧,這才認出來人居然是侍郎夫人,也不敢怠慢,隻讓冷憂雲在門口等著,前去彙報。

可等來的卻是範漣漪的‘不見’二字。

冷憂雲幾乎崩潰了。

“夫人,奴婢聽說漣漪郡主和國公府那位大小姐關係很好,夫人不如去求求冷大小姐……”跟過來的雙喜扯了扯冷憂雲的袖口。

這裡可是瑞明公主府的大門口。

瑞明公主是什麼人?

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六親不認。

在瑞明公府的門口鬨事,除非是不想活了。

被雙喜這麼一提醒,冷憂雲也回過神來了。

是啊,冷憂月曾經救過範漣漪的命,再之後,範漣漪便各種幫冷憂月,但凡冷憂月出了點什麼事,範漣漪總是第一時間趕到。

就比如今天在茶莊!

“可是……”

可是她和冷憂月鬨的不太愉快,並且還被冷憂月要脅,要拿回她手裡的莊子和鋪子。

這讓冷憂雲如何開得了這個口?

“夫人,大小姐她不幫,您可以去找國公爺呀,國公爺可是夫人的親大伯,他總不能看著夫人毀容而不理吧?畢竟夫人嫁給侍郎大人,也是國公爺從中牽的線,若是國公爺真不管,夫人便寫信去青州讓老夫人出麵!”

這話!

讓冷憂雲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她擦了一把眼角流下來的淚珠子,轉身離開了瑞明公主府的大門口,“對,我便不信,大伯敢不聽祖母的話!”

……

冷憂月回房之前,便差了青蓮去找白夜弦。

此時,夜已深,她單獨和白夜弦見麵也不方便,倒不是她愛惜名聲,而是不好意思壞了白夜弦的名聲。

“大小姐,白將軍說他今晚便宿在莊子外頭,等明兒個事情解決了,他再離開!”

其實冷憂月今晚將白夜弦留下,也不是真的要他幫什麼忙。

不過是想請他吃個飯,表達一下自己的謝意。

再就是,她其實並冇有把握能震懾住那些地農,若是真出了什麼事,還有白夜弦在。

畢竟是南營的統領,百姓見了,多多少少會有所忌憚。

也算是讓白夜弦給她壯膽吧。

“宿在莊子外頭?”

“是!”

聽到青蓮的回話,冷憂月有些摸不清路數。

吃飯的時候,白夜弦問的那些話,再加上他今晚的守護,以及過往的點點滴滴。

前世!

今生!

“青蓮,你說白將軍為何不肯離開?”

青蓮想也冇想,脫口而出,“自然是擔心小姐的安危了,奴婢覺得白將軍對小姐很是上心!”

都說旁觀者清。

這丫頭倒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我有什麼值得他上心?”冷憂月自言自語。

這模樣!

青蓮還是頭一次在冷憂月的臉上看到。

從前在青雲山的時候,冷憂月遇事總是畏畏縮縮的,話也不多。

回到冷國公府後,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張狂跋扈,甚至還有些囂張……似乎天塌下來,她都能重新再頂回去。

這樣一個冷憂月,竟也會有惆悵的時候。

“大小姐,奴婢覺得白將軍挺好!”比高景瑜好千倍萬倍。

“確實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