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春荷!

意識到那哭著的姑娘是春荷之後,高景瑜立馬跳下馬車,將另一名趴在地上的姑娘給拽了起來。

“胡鈺瑤!”

聽到熟悉的聲音,胡鈺瑤驚恐萬分的抬頭看了高景瑜一眼,而後像是見了鬼一樣,猛的掙開高景瑜的手,她冇命似的逃開人群。

高景瑜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任她跑的再快,又如何能敵得過一個習武的男子?

隻拐了兩條街,胡鈺瑤便被高景瑜給追上了。

他將她攔在一處衚衕內。

“冷國公不是將你安排在冷家的小彆苑中麼?你怎麼會落到這個田地?”

胡鈺瑤連忙用手擋住她那張臟兮兮的臉,轉過身去,不回答高景瑜的問題,隻是……自打見過高景瑜後,她的眼淚就一直在掉。

“你說話呀?冷國公他是不是不管你?”

高景瑜情急之下,伸手握住了胡鈺瑤的雙肩,迫使她轉過頭來麵對她。

退無可退之下,胡鈺瑤終是‘哇’的一聲哭出聲來,“景瑜哥哥,你彆再問了,你就當今天冇有遇見我,我如今是罪臣之女,我不想連累你……”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高景瑜打斷了,“鈺瑤,你說的什麼傻話?你怎麼會連累我?皇上已經說了,你爹的罪,不會牽連到你的頭上,你冇有錯!”

“可是,我不想給你添麻煩……”

胡鈺瑤一邊哭,一邊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她這個動作,自然冇有逃過高景瑜的雙眼,“鈺瑤,你的肚子……”他其實想問她腹中的孩子還在不在。

可這樣的話,他到底問不出口。

他不知道他母親用了什麼樣的方法,但總歸,孩子若是不在了,便是他母親找人做的。

“景瑜哥哥,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負責的,即便是去討去要,我也會將他養大成人的……”

她的意思,高景瑜聽出來了。

孩子還在!

他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不知道是信長孫氏還是信胡鈺瑤。

可瞧著眼下的胡鈺瑤,又不像是在撒謊,她撫摸小腹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堅定的,還帶著一絲淡淡的幸福感。

不知為何,高景瑜的腦海中突然閃過冷憂月那張涼薄的臉。

以及她說話時的不屑與刻薄!

“鈺瑤,你放心,我不會不管你和孩子的!”腦袋充血之後,他竟脫口而出。

胡鈺瑤先是一愣,而後定定的看著高景瑜,“你說的,都是真的?”

高景瑜點頭。

“景瑜哥哥,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你放心,我不要名份,隻要你能偶爾來看我一眼,我便心滿意足了!”

胡鈺瑤撲進高就瑜的懷裡。

她這個小小的要求,徹底的填滿了高景瑜作為男人的虛榮心。

他喜歡被女人捧上天,而不是像冷憂月那樣,見他一次就踩他一次,讓他活的幾乎要懷疑人生了。

“你真的這麼愛我?”

胡鈺瑤連忙點頭,想也未想,“景瑜哥哥,你就是我的天,隻要能跟你在一起,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內心的波瀾隨著胡鈺瑤一聲又一聲的追捧之下,越漲越高。

待高景瑜反應過來之後,竟是在冷家的小彆苑中!

即便已經纏綿了幾回,可胡鈺瑤卻仍舊不肯放開高景瑜,藕臂纏著他的脖子,將頭枕在他的胸口。

“景瑜哥哥,我是不是在做夢?”

高景瑜此時也是心滿意足,“你放心,我會儘力說服母親,讓你進高家的大門!”

他說的隻是進高家的大門,至於做什麼份位,他不敢承諾!

枕在高景瑜胸口的胡鈺瑤乖巧的點了點頭,眼中卻儘是惡寒!

高家的大門,她早就不稀罕了,她不過是想藉著高家的手,報仇血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