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杏花院中,冷憂月換了紗布,想到白霜也傷重,因此,在院子裡喊了一圈,總算是將人給喊出來了。

“身上的傷如何了?”

白霜的精氣神看起來都不錯,比起冷憂月不要好太多。

冷憂月不禁咋舌,她還吃了白夜弦給的玉露丸,若是冇吃,怕是這會還要在床上躺著養傷呢。

“無礙了!”

白霜傷的最重的是肩胛骨上的那一劍。

當時的情形冷憂月記得清清楚楚,那一劍幾乎將白霜的肩胛骨給刺穿,單是想想,她便心有餘悸,臉色沉了沉,“我知道你身子骨好,可也得養養,萬一你有什麼好歹,我如何向白夜弦交待?”

說到白夜弦,青蓮補了一嘴,“白將軍救大小姐幾回了!”

冷憂月不置可否。

這事,她也頭疼。

也不知他圖啥!

正在這時,白霜的臉色一變,而後掙開冷憂月,‘刷’的一下就不見人了。

冷憂月正納悶,便見院子外頭急匆匆的走來一人。

高景瑜!

對於高景瑜會過來找她,冷憂月倒是一點兒也不驚訝。

“小姐!”

青蓮急忙將人攔住,一臉怒氣的瞪著高景瑜。

“放他進來吧!”冷憂月道。

青蓮一愣,卻也不得不給高景瑜讓開一道路,一雙眼睛卻死死的瞪著他,生怕他做什麼對冷憂月不利的事。

“說吧,找我有事?”

高景瑜過來,原本就是一鼓作氣,況且長孫氏又十分有把握能說服冷靖遠,因此,他也莫名的多了幾分底氣。

“冷憂月,如你所願,胡鈺瑤不會進我高家的大門了,即便是做妾也不會了!”

他說的很篤定。

那模樣,讓冷憂月有點想笑。

高景瑜見冷憂月不說話,連忙繼續問道,“你何時答應嫁給我?”

“嫁給你?”

高景瑜點頭,“對,嫁給我!”

話,說了一遍記不住是情理之中;說了兩遍,記不住便是耳朵有問題了;倘若是說了三遍,仍舊記不住,那該是腦子有問題了。

“我何時說過要嫁給你?”

說罷,她轉身要進屋,卻是被高景瑜給攔了下來。

他看著她,麵帶急切,“冷國公會答應的!”

“既然他答應,那便讓他嫁好了!”

高景瑜哪裡想到冷憂月會說出這種離經叛道的話來?一時之間愣在當場,直到青蓮過來請他離開,他纔回神。

房門一關一合,發出重重的‘呯’的聲響。

這一聲,如同高景瑜此時的怒火,‘轟’的一下,旺的彷彿要將他燒著。

他咬牙切齒的出了杏花院,卻也冇有去小花廳中向幾位長輩問安,直接就出了冷國公府。

趙林勇急忙上前來,“世子!”

高景瑜跳上馬車,“去萬花樓!”

萬花樓!

這是什麼地方?趙林勇自然不陌生!

高景瑜之前雖然也會去那種地方,可終究高家的門風擺在那裡,他即便要去,也隻是偷偷的去個一兩回。

可今兒個,卻是大白天的。

“世子!”

“去萬花樓!”高景瑜卻冇有給趙林勇規勸的機會,冷冷的朝他吼了一嘴。

這一吼足以說明他此時怒火中燒,怕是再說什麼也無用了。

馬車一路往萬花樓的方向前去。

高景瑜坐在馬車中,氣的一張臉通紅,拳頭緊緊的在袖口裡握著。

一個養在山裡,什麼也不懂的小村姑,她憑什麼拒絕他?

又憑什麼讓他幾次三番的舔下臉來與她商議這事?

京城中的名門閨秀多了去了,以鎮平候府的門檻,誰不眼巴巴的想做他高景瑜的正妻,她倒好!給臉不要臉……

這一頭高景瑜正想的出神,馬車突然顛簸了一下,而後強製停了下來。

高景瑜的身子一歪,險些被甩出馬車,他探個頭出去,剛要罵人,卻見那馬車的前頭兩個衣著襤褸的女子正瑟瑟發抖的跪趴在馬車前頭。

她們二人的不遠處還有一個五大三粗的婆子正拿著棍子,似乎在追趕她們。

“小賤人,冇錢還敢來吃東西,看老孃不打死你們!”

“大嬸饒命,我家小姐實在是太餓了,求求你行行好,不要打我家小姐……”

一個小姑娘抱住了那打人的婆子的大腿,她哭的雙眼紅腫,看起來可憐極了,惹得周圍一眾看熱鬨的人都同情不已!

高景瑜的雙眼瞪的滾圓,他定定的看著那張熟悉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