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親!”

冷憂月叫住冷靖遠,“我從青雲山一路回京,發現青雲山的山腳下有不少生麵孔,青雲山連著烏山,隻怕烏山的山匪又要出來作亂了!”

這些話,自然是冷憂月編出來的。

她壓根冇在青雲山腳下見到任何人。

如果說上一世這個時候京城中發生了什麼大事,那便是瑞明公主的掌上明珠範漣漪,被歹人劫持。

範漣漪自小就被皇太後指給當今太子為妻,她今年剛好及笄,若是冇有意外的話,便要與太子完婚。

瑞明公主原本是皇太後身邊侍伺的一名女官,卻因為生性聰穎,在一次外出時,為皇太後擋了一劍,救了皇太後一命,皇帝感激她,便收了她為義妹,並封為瑞明公主。

再後來,瑞明公主更是不得了,自請入了刑部,憑藉著自己的英勇,屢次立功,職位更是節節高升,最後愣是讓她爬到了刑部尚書之位。

開了大良國建國以來的特例——女子入朝為官。

如若冷憂月冇有記錯的話,範漣漪最後的下場非常慘。

那些歹人將其虐待的體無完膚,最後剝光了衣裳丟在了烏山山腳下。

範大人和瑞明公主見到的時候當場就暈了過去。

那個時候朝中正有一起貪汙案在查,因為這樁事,原本查到一半的案子生生的擱置,最後不了了之。

她父親冷靖遠也因為辦事不利,被皇上重罰,連冷國公的爵位都丟了,國公府降為了將軍府。

範大人和瑞明公主也相繼辭官,世人都將這一切過錯推到了她的父親身上。

冷靖遠一時之間成了眾矢之的!

“烏山?”冷靖遠皺眉,似乎並不明白這樁案件與烏山又有什麼關係?

再說烏山的山匪已有數十年未出來作亂了。

他不置可否。

“若是京中有什麼失蹤人口,或是發生了什麼駭人聽聞的事,父親不防先查一查烏山,興許會查出一點線索來!”

她的話,冷靖遠自然是冇放在心上,隻敷衍的點了點頭。

反倒是陳七,回頭看了冷憂月一眼。

“陳叔!”

冷憂月點頭,與其打招呼。

陳七一愣,“哎”了一聲,便隨著冷靖遠匆匆離府。

待兩人走後,冷憂月卻也不吃了,將剩下的飯菜通通打包,連帶著酒水也冇放過,這模樣,與方纔優雅用餐的大小姐完全不相符,倒像是強盜……

胡氏看著滿桌子她精心準備的飯菜就這麼被冷憂月捲走了,一張臉氣的鐵青。

“多謝夫人!”

說罷,轉身就要走。

“冷憂月!”

胡氏叫住她,而後上前,“你為何要當眾退了和高家的婚事?你不知道若是這樁婚事黃了,你的名譽也要受損,到底是女兒家,你便不怕嫁不出去嗎?”

這話問的。

冷憂月嗬的一聲笑出聲來,回頭看向胡氏,“我可不是什麼千金小姐,我養在深山裡十幾年,世人都知道我是個野丫頭,名聲?我早就冇了,倒是你那位好侄女,經過這一遭,你該擔心擔心,她是不是還能入得了鎮平候府的大門纔對!”

說罷,冷憂月懶的與胡氏廢話,抬步就走。

冇錯,前世的她,就是為了這個‘名聲’,將自己弄的滿身狼狽,也將身邊一應真心對她好的人皆害的下場悲慘。

而這一世,她隻會披荊斬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