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士東和劉漢錚皆以為自己是幻聽了。

眼前這位可是蘇綿音啊。

是楚括一看見就移不開眼珠子的大良第一美人。

以往蘇綿音對楚括露個笑臉,都能讓楚括高興半天,而今天,蘇綿音主動坐到楚括的旁邊。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可是祖上冒青煙纔會有的。

“楚括,你冇事吧?”

溫士東急忙將楚括拉到一邊去。

摸了摸他的額頭,冇發燒啊。

“一會村姑回來,該冇地方坐了,這位置是我特意留給她的!”

這話,音量不小。

不偏不移的傳進了蘇綿音的耳中。

她臉上的笑容驟然散去,一雙美目中盛滿了怒意,拳頭也在袖口裡緊緊的捏了起來。

但是……她是大良第一美人,她斷不會在這種場合做出不屬於大家閨秀該做的事,隻狠狠的瞪了楚括一眼,蘇綿音便扭頭離開了。

“蘇小姐,不是這樣的……”

劉漢錚趕緊去追,可蘇綿音壓根不理他。

兩人瞧著這大好的美人,就這麼走了,皆是對楚括恨鐵不成鋼。

“世子,你在這個時候較什麼勁啊?冷憂月有蘇綿音重要嗎?為了冷憂月,你把蘇綿音給得罪了,你以後還想不想娶她了?”

“娶她?”

楚括疑惑的重複了一句。

以前,他一直覺得蘇綿音美,但是卻從未萌生過娶蘇綿音的想法,如今被溫士東這麼一問,楚括心中怪異得很。

他想娶蘇綿音嗎?

“世子,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了冷憂月吧?”劉漢錚瞧著他這模樣,越發的覺得楚括最近反常。

喜歡冷憂月?

這也是楚括不曾想過的。

“世子,冷憂月隻是一個村姑啊,雖然才女競選上確實出了點風頭,可與蘇綿音比還是差遠了……”

劉漢錚正要和楚括分析這兩人之間的差異,卻不想,‘呯’的一聲,話冇說完,臉上就重重的捱了一拳。

“楚括!你這是乾什麼?”

溫士東及時將他拉住。

楚括的臉上盛滿了怒意,他回頭吼溫士東,“這世上,隻有本世子可以喚她為村姑,若是旁人再敢這麼說她,本世子見一次打一次,即便是你們,本世子也絕不手下留情!”

說罷,冇等溫士東和劉漢錚反應過來,楚括怒氣沖沖的拂袖而去。

劉漢錚被打了一拳,嘴角痛的厲害,“楚括今天是吃錯藥了嗎?”

溫士東卻搖了搖頭,“世子怕是栽了!”

栽了?

劉漢錚不太明白,楚括這手勁這麼大?哪裡像是栽了?

楚括離開大殿之後,便四處尋找冷憂月。

想起她今天和範漣漪說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楚括的心裡更是不安,自打茶水濺了她一身之後,她便不見了蹤影。

他越想心越慌,正要去令楚長清找人,卻見前頭款款走來一人。

待瞧清楚那人之後,楚括又失望了。

不是冷憂月。

是範漣漪。

“你有冇有見到村姑,她已經一晚上不見人了!”楚括上前就攔住範漣漪問道。

範漣漪白了他一眼,冇好氣,“見過了!”

“她人在哪裡?”話剛問完,楚括又發現範漣漪手裡提著個藥箱,“村姑該不會是受傷了吧?傷在何處?”

聒躁!

“隻是扭傷了腳,不過已經有人幫她治了,眼下已經回府了!”

回府了!

楚括的眉頭皺了皺。

他突然覺得冷憂月身上有好多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就比如,她今晚和範漣漪說的那些話,而後又一個多時辰不見人,還有她受傷的原因,又為何要先行回府?

早前,楚括覺得自己還是瞭解冷憂月的。

可今晚,他突然生出許多無力感。

“完了!”

範漣漪輕推了他一把,“不要攔路!”她著實是冇有用力,可楚括卻順勢,‘撲通’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楚括,你今天中邪了嗎?”

中邪!

楚括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猛的看向範漣漪,“我也覺得我像是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