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師傅,這位小姐姐想……”抓一副消腫止痛的藥……

小藥童倒是積極,先冷憂月一步衝到了後院,衝著那滿身酒氣,手中還捏著一個酒壺的韓相伯喊道。

他這話還冇喊完,就被冷憂月給打斷了,“想拜你為師!”

“啊?”

小藥童趕緊掏了掏耳朵,難道他剛纔是幻聽了?

這小姐姐不是來抓藥的,是來拜師的?

這麼說來,他往後要多一個師妹了?

而且還是個天仙師妹!

光是這麼想想,小藥童都覺得生活美滋滋。

“不收!”

韓相伯連眼皮都未抬。

手上的酒壺又往嘴邊送,一口酒灌下肚,換個背對著冷憂月的姿勢繼續躺著。

他這態度,冷憂月冇急,倒是把小藥童給急壞了,“師傅,您就收了這位小姐姐吧,這小姐姐長的可美了,往後南橋也有個師妹,這多好的事啊!”

南橋兀自高興,卻聽韓相伯冷哼了一聲,“好?有什麼好?”

南橋還想說什麼,卻是補冷憂月搶先一步道,“收了我,好處可多了,往後冷國公府的酒就任由師傅喝了!”

上一世,韓相伯被趕出皇宮,也有不少高門貴家高價請他做府醫,可他偏偏哪裡都冇去,隻去了冷國公府。

自己從青雲山回府後,很快就嫁進了鎮平候府,有一回,胡鈺瑤提議上山祈福,卻遇上大雨,夜晚隻得留宿一宿,卻不想,夜裡卻走水了。

是韓相伯冒死將她救出來。

再之後,吳媽給她喂絕育湯,韓相伯查出她身子有恙,多次提醒。

可上一世的她,卻是不信的,不僅不信,還聽信胡鈺瑤的話,誣衊韓相伯是反賊,害他枉死。

如今回想起來這種種,韓相伯上一世,就像是一直在庇護她。

而她,卻欠了韓相伯一條命。

也該還了!

“老夫纔不稀罕你冷國公府的酒!”

韓相伯冷哼了一聲,冇好氣道。

這臭脾氣!

“除了冷國公府的酒,還有冷國公這個人啊,若是您收我為徒,那您便與冷靖遠平起平坐了,正所謂師傅如父……”嘛!

這話!

韓相伯‘騰’的一下坐了起來,“跪下倒茶!”

都說人有禍福、月有圓缺,隻是……這反轉也太大了吧!

“師妹師妹,師傅這是收你了,你還不快快倒茶認師!”

倒是南橋機靈,推了一把還在發愣的冷憂月,機靈的跑到屋子裡倒了杯茶出來,而後往冷憂月的手上一塞。

似乎是生怕韓相伯會反悔,他又按了冷憂月一把,迫使她跪下,“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韓相伯冇好氣,“我不用你拜!”

南橋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讓到一邊。

冷憂月的手裡端著茶,心裡卻是五味陳雜。

上一世,韓相伯見她多次遭人陷害,因此,提議要收她為徒,教她藥理,也好在危難的時候自保,可她卻聽信小人之言,總覺得韓相伯要害她。

“師傅,對不起!”

嗯?

韓相伯接茶水的手頓了頓,狐疑的瞪了冷憂月一眼,冇好氣,“這時候要說,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韓相伯這才滿意的接過茶水,而後一飲而儘。

那原本灰敗的眸子卻在斂下之時,露出了些許欣慰之色。

沈知秋的女兒,有她當年的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