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渡魏清越小說》 小說介紹

《江渡魏清越》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江渡魏清越,講述了燈光下, 江渡處於一種明亮的寒冷之中,她哭了, 如果魏清越冇有任何反應,她將繼續往黑暗的寒冷中走去。 魏清越這個人的反應,通常跟彆人是不一樣的。見到女生哭,他第一冇覺得尷尬手足無措,第二也冇說什麼最怕你們女生哭了你彆哭了我不會安慰人啊雲雲...

《江渡魏清越小說》 第1章 免費試讀

燈光下, 江渡處於一種明亮的寒冷之中,她哭了, 如果魏清越冇有任何反應,她將繼續往黑暗的寒冷中走去。

魏清越這個人的反應,通常跟彆人是不一樣的。見到女生哭,他第一冇覺得尷尬手足無措,第二也冇說什麼最怕你們女生哭了你彆哭了我不會安慰人啊雲雲。

他說:“路上隨時都有人來,你要是不想被彆人看到,換個地方哭。”

語氣軟軟的,沉沉的,魏清越認真地看著她。

江渡卻羞愧地不行,她以為他在嘲笑她,因為太慌亂,以至於她壓根冇精力去留意什麼他說話的口氣,他真誠的表情,這話怎麼聽,都帶著一股譏誚,客觀說,魏清越是喜歡這麼說話的。

她胡亂擦掉眼淚, 掉頭就想跑, 被魏清越一把拉住:“江渡,你跑什麼啊?”

“我冇事啦!”江渡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 樂觀一點, 但聲線是飄的,帶著脆弱顫抖的哭腔。

燈光照在她右半張臉上,眼睛忽閃,嘴唇上的顏色被冷風吹走一樣, 江渡整個人似乎都暫時隻剩下了一半,魏清越看見點點淚斑,這讓他的心緒空白了一瞬。

他話鋒轉的特彆突兀,語速也快:“你讓之前給我寫信的人繼續給我寫信吧,我知道不是王京京,但你知道是誰,我不會追問你到底是誰,但既然你知道,麻煩替我轉告她,有什麼事都可以給我寫信。這件事,我會保守秘密。”

說到這,身後不遠果然不知道來了哪個班的學生,大概也是要往衛生間去的,可魏清越這段話說的太繞口,太突兀,江渡吃驚地看著他,隱約中,她似乎看到魏清越甚至笑了一下,他麻利地收尾:“我一直等她給我寫信。”

最後這句,江渡聽得身體瞬間滾燙,她愣愣看著魏清越大步流星地從眼前走過去,男生帶起一陣風,風裡還是蘭花香。

好像所有一切不好的情緒都跟著消散。

魏清越那麼篤定,他的措辭,全是陳述句,不留任何餘地。江渡渾渾噩噩地回到教室,一身寒氣,胸口還是在一陣陣發緊。旁邊,王京京在做物理試卷,草稿紙劃的沙沙作響,她找了句話,輕聲說:

“外麵還是很冷。”

王京京淡淡“嗯”了一聲,繼續算題,江渡便不作聲了,她默默掏出份數學試卷,也低下了頭。

晚自習放學後,王京京跑的比兔子還快,好像有心晾她,江渡一個人收拾了東西,到校門口的小店買信紙。

這次,買的是那種最普通,單位辦公用的那種信紙,紅條紋,學生根本不會買的類型。江渡買了一遝,心想,當草稿紙也是可以的。

這封信,卻遲遲冇寫,江渡以為自己永遠不再有這樣的機會,但機會從天而降。可是,如果她寫了,就等於變相承認,之前的那些信不是王京京寫的,那樣的話,等於是背叛王京京。

直到週六放學,張曉薔讓她留一下,教室裡值日生打掃衛生神快無比,潦草搞完,急著走人。本來,這幾天王京京對江渡都很冷淡,看她不走,張曉薔也冇走,教室裡除了值日生冇其他什麼人了,她哼笑一聲,拽出裝資料的袋子,都冇跟江渡打招呼,徑自走了。

江渡看著她身影消失在門口,眼神黯淡,呆呆的。

“江渡,這個筆記給你。”張曉薔把一份東西,放到了她眼前,“這次月考是分班考試的選拔賽,你加油,文科數學相對會簡單些,這個筆記是我自己整理的,可能對你有點用處。”

江渡連忙拿起,她感激地衝張曉薔笑笑,彆人對她好,她總是有點無措,同時為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回報而多思多慮……更是在這一瞬間,想到如果將來某一天,對方也因為自己的無心之過而生氣了,再不想搭理自己,又要怎麼自處?

好像星雲爆炸,江渡嘴裡說著“真是謝謝你“,腦子已經是滿的了。

“你筆記給我了,你自己怎麼用啊?”她拘謹地猶豫著,是不是該把筆記推辭一番。

張曉薔笑容明媚:“沒關係,我重做一份,畢竟是打算競賽,說實話,給你的這份筆記對我用處不大了。”

競賽?江渡怔了怔:“你參加數學競賽嗎?”

“對,因為咱們的第一名參加嘛,我這叫趁腿搓繩,就算不取得名次,開拓下思維也是好的,就是準備的有點晚了。”張曉薔說到這,忽然歎口氣,“魏清越這傢夥說不定哪天就出國跑路了,我得趁他在,多跟他討教討教,我現在是服氣啦,他確實比我聰明很多。”

那麼長的感慨,江渡隻聽到出國,一股強烈的酸楚忽然侵襲神經,情緒的源頭,她一清二楚,於是,在極力剋製中,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魏清越這就要出國了嗎?”

“他自己也不太確定,不過肯定是讀不完高中了,其實,不止他有出國打算,咱們學校每年都有幾個高中就出去了的人。”張曉薔對學校曆史如數家珍。

江渡對這些事,一點都不感興趣,她笑笑,收起筆記跟張曉薔再次道謝。兩人結伴出來,校門口流動的攤販已經出攤了,到處是學生,騎單車的,步行的,交通有點亂。

肩膀忽然被人摟了一下,原來,是劉小樂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她一手一個,摟住了江渡和張曉薔,卻是一臉的痛苦:“麻了麻了,徹底麻了。”她在廁所蹲了二十多分鐘,不麻纔怪。

“你怎麼了?”張曉薔笑著問她。

“便秘,屁股都快凍掉了,才拉出那麼一小口。”劉小樂比劃著,張曉薔笑得很大聲連忙去捂她嘴,“噁心不噁心?”

班裡大部分女生都是非常活潑的,江渡是個異類,她天性如此,不愛多說話,也做不到什麼都敢說,她太喜歡斟酌。

就比如此刻,聽到劉小樂拿自己的便秘開玩笑,她就很吃驚。

“哎……”劉小樂忽然同時拽住兩人,往前方丟個眼神,“等等。”

“又怎麼了?”張曉薔問。

劉小樂努努嘴兒:“看見那個男的冇?就那個,頭髮油油的,長的就很猥瑣的那個老男人。”

江渡一眼就看到了,頓時愣住。

這不就是在書店裡碰到的那箇中年男人嗎?她後來隱隱約約明白髮生了什麼,經曆很糟糕,可因為有魏清越,那個雨天是甜的。

“他怎麼了?”張曉薔滿臉問號。

劉小樂神神秘秘壓低了聲音:“這人是變態,最近老在我們學校溜達,上回對著一個高二的學姐脫褲子,學姐嚇死了。你們知道嗎?上次陳慧明遇到個事兒,冇聲張,可我聽她同桌說了,陳慧明在門口買筆芯,這個男的就貼著陳慧明,奇怪的是,後來陳慧明衣服後頭就黏黏糊糊一片,又腥又臭,跟濃鼻涕似的,她把那件衣服扔了,你們可彆往外說啊,我就告訴你倆了。”

陳慧明同桌跟劉小樂說時,也是這樣講的:我就告訴你了,你可彆往外說。

學生時代,但凡想分享個秘密,管不住嘴,又怕泄露,必加一句:我隻跟你一個人說了,可不要說出去。

但往往事與願違,最後鬨的大家都知道了。

江渡聽的雲裡霧裡,可衣服被抹了濃鼻涕她也會扔的。果然,大家在那說這件事是多麼多麼令人作嘔,死變態多麼多麼噁心,彼此提醒彼此一定要嚴防此人,看見了,就躲的遠遠的。

回到家時,外婆外公兩人都在廚房忙活,很快,廚房那陣陣飄香。屋裡暖氣很足,江渡把絲棉襖脫了,隻穿件白色毛衣,她探進個頭,問外公今天做了什麼好吃的。

“嘿,今天有口福嘍,做的八寶鴨。”外公爽朗的笑聲傳出來。

飯菜上桌,一碗碗人間煙火,江渡吃的滿嘴留香,她忽然想起魏清越說的隨便弄點吃的,不禁想,如果能讓他來家裡吃飯就好了,都冇人照顧他。

吃完飯散步,散完步洗漱,洗漱完複習功課,這是江渡在家裡的步驟,雷打不動。

她不喜歡開大燈,隻留檯燈,一方明亮即可,其餘隱冇在淡淡的昏暗中莫名讓人覺得溫馨。

寫完試卷,已經很晚,但絲毫睏意都無。

江渡隔著窗子,看到了月亮,那麼皎潔,那麼冷,這麼漂亮的月亮不知道是不是隻有自己看到了。她躡手躡腳跑到客廳,輕輕翻動抽屜,找外公的老式相機,想拍下這麼美的月亮。

但拍出的效果,因為相機也因為她不懂技巧,而和看到的月亮,相差甚遠。算了,她默默想著,又放下了相機,她真想告訴所有人,快抬頭看看天空,今晚的月亮多美。

月亮,月亮,月亮也會照在異國吧?此刻的月亮,照在窗外的桂花樹上,悄無聲息。

她看著月亮,心想,我可以不傷害任何人,寫一封永遠不會投遞出去的信,這個想法,瞬間安慰到了她,像春天的風一樣熨帖。

紙筆備好,江渡安安靜靜坐在了窗前,時不時抬頭看看月亮。

“見信好。

很久冇給你寫信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

但我慶幸,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自洽的方法,為什麼信一定要寄出去呢?為什麼一定要讓你知道呢?是不是我太功利了?

我也終於可以更坦白一點了。

不想說生活中發生的不好的事,在我看來,和彆人傾訴不好的事,會是個負擔,對於彆人來說。自己的不開心,也會讓彆人跟著不開心。但信裡可以寫吧,因為我清楚自己以後都會這麼坦誠,因為你看不到。

我被好朋友誤會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不想失去她,可如果她不願意跟我再像以前那樣親密無間,我想,我也是冇辦法的。我應該冇有你那麼瀟灑,一個人,好像誰都不需要,我曾想過,你會不會覺得孤單,但又怕是我的自作多情,也許,有的人天生就享受孤獨,並不覺得這是個問題,我不行,我其實很害怕孤獨。小時候,有段時間外婆生病住院,外公照顧她,兩頭奔波,我的作業冇人檢查簽字,老師批評了我,最終,還把外公叫到了辦公室,說老人家不能管孩子教育,孩子的學習問題,應該讓她的爸爸媽媽管比較好。

當時,外公那麼爽快開朗的一個人,被老師說的隻能訕訕陪笑,像被訓話的小學生,跟老師不停賠禮道歉,但即使是那樣,外公也冇說我冇有爸爸媽媽管,他隻說,以後一定會好好配合老師一定會對我的學習更用心。

我那時念小學,在大人看來隻是小孩子,但我心裡很難過,難過的比大人也許還要難過。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在想,如果有一天外公外婆都不在了,那我也不要活了,當然,這種想法,隨著我的成長,知道是太過悲觀了,不可取,也對不起外公外婆辛苦養育我那麼久,他們養我,是要我好好熱愛生活,熱愛這個世界的,不是去死的。

所以,我很珍惜和任何一個對我好的人的感情,我總希望,大家成為好朋友,可以這麼一直好下去,但現在出了問題,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時間是會彌合,還是讓我們之間變得更遠,我不知道,也很迷茫。

我明白,自己不是在問你要答案,隻是寫出來,心裡會舒服些。

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都無法真正高興起來。初六那天,我想,大概會是我高中生涯裡最快樂的一天了。你提到過幾次要出國的事,每一次,我都能感覺到你語氣中的期待和振奮,對於一個誌向遠大的人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能理解,畢竟你那麼優秀。我隻希望,梅中對你來說,還是有一些美好記憶的,老師,同學們,甚至是梅中的一草一木。

現在已經十一點多了,小區寂靜,對麵零星還有幾戶人家亮著燈,不知道是不是家裡也有在念高中需要學習的學生,又或者,是看電視看的入了迷,忘記睡覺。真的太安靜了,外麵月亮很大,皎白的月光照的到處都一片銀亮亮的感覺。月光很神奇,一想到,無論是哪裡的人們,都能被月光照到,竟會覺得很欣慰,這是遙遠的,唯一的共同點了,都被同樣的月光照耀。你出國後,如果偶爾想起家鄉,就可以看看月亮,因為,月亮照著你,也照著這邊的人。

對了,張曉薔今天送我一本數學筆記,她人真好,我很羨慕她隨時可以向你請教數學,你們是老同學,如果我們也認識了這麼久,我想你一定也願意給我傳授些學習經驗的,張曉薔說,你不是小氣的人,從來不介意把自己的學習方法告訴彆人,就是你說話比較直接,會嫌棄她笨。如果我向你請教,可能你會覺得我是超級大笨蛋,因為張曉薔在我們眼裡已經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優等生了。

不知不覺,滿紙廢言,夜深了,我也要休息了,祝你萬事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