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繚繞》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章曉喻承淮的書名叫《窗外的繚繞》,它是一本言情類小說,憑藉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放輕了腳步,躲在玄關的牆邊往裡望,看見的場景讓我猛地後退了一步,撞到鞋櫃,一屁股坐在地上。 它被倒掛在吊燈上,像快臘肉一樣,一動不動。 家裡亂成一片,到處都是血,宛如一個屠宰場。...

《窗外的繚繞》 第7章 免費試讀

我放輕了腳步,躲在玄關的牆邊往裡望,看見的場景讓我猛地後退了一步,撞到鞋櫃,一屁股坐在地上。

它被倒掛在吊燈上,像快臘肉一樣,一動不動。

家裡亂成一片,到處都是血,宛如一個屠宰場。

我的心狂跳,不敢哭,更不敢叫。不知道凶手是否還在屋裡,還是潛伏在屋外。

出事的第一反應是給他打電話,我祈求有一個奇蹟他能接到電話,但毫無意外是關機。

我給他發微信,【喻承淮,我好害怕,你快回來。】

我不能告訴我爸媽,他們一定會認為這是喻承淮給我帶來的災難,會反對我們在一起的。

我不確定可不可以報警,這會不會影響到他的保密任務。

思來想去,我想到了他大伯喻遼瀋,他大伯也是軍人,處理這些或許會有經驗。

我給他媽媽打了電話。

淩晨,他媽媽都睡下了,但她聽說之後變得一秒清醒,還讓我彆急,他們馬上過來,到了給我電話,先把我接到他們那邊去。

他們來得很快。

我出了公寓小區,一眼就看到了他們家的大切諾基開著雙閃,我向大切諾基跑去。

突然路邊急馳而來一輛麪包車,我被捂住口鼻,掠上了車。

我不停地掙紮,我的手腳被製住,還捱了好幾個耳光。

我被打得頭暈目眩,耳鳴得像耳道裡被塞入了一個報警器,鼻血滴在純白的衣服上很快暈染成一片。

昏過去之前我聽到對方罵了幾句臟話,帶著濃重的西南口音,聽起來很像川話,但不是。

我再次醒來時,完全不知身在何方,過了多久,周圍漆黑、陰臭。

我的臉頰火辣辣地痛,頭很暈,手被反捆在背後,肩膀疼得像脫了臼一樣。

我剛想動動腳,才發現我的腳上也栓著鐵鏈。

我意識到我被綁架了。

但我是在喻承淮的父母麵前被綁走的,所以他們一定在找我,我隻需要在他們找到我之前,確保自己安全就行了。

有人推開了門。

強烈的光線亮得刺目。

「你就是章

曉?」

我看著來人,冇有說話。

這人很高,又瘦,麵色蠟黃,一口爛牙,一張口那味道能熏死兩斤蒼蠅。

我還來不及回答,就被一腳踹中腹部,然後那人抓著我的頭髮,強迫我抬起頭。

令人作嘔的口臭噴灑在我鼻端,我乾嘔了好幾下。

「你男人殺了我們那麼多兄弟,你說我是不是該在你這裡討點利息?」

「…你要做什麼?」

他什麼都冇說,陰鷙的眼神在我身上肆無忌憚地打轉。

我一邊搖著頭一邊拚命往後縮,「不要…求求你,不要…。」

「你還有機會開口求饒,我那些兄弟呢?話都來不及說一句就被你男人爆了頭。」

他抓住我的腳,輕易就將我拖回原地。

「你抓我來就隻是為了這種低級的報複?」我幾乎想不到任何脫身的辦法,隻能說話轉移他的注意力。

「低級嗎?低級好啊,越低級越能讓他痛不欲生。」

我的衣服被撕開,我不要命地扭動,他製不住我。

他抽出皮帶狠狠地打在我身上,被打過的地方立馬腫燙起來,很快我在空氣裡聞到了血腥味。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打累了,喘著粗氣。

我也冇有力氣再掙紮了。

「實話跟你說,我們早就把抓了你的訊息放給你男人了,一開始我們隻是想換一個兄弟回來,可是你男人冇有任何表示。」

他一腳踩在我頭上,用力碾壓。

我疼得連痛呼的聲音都發不出。

「你男人是不是很無情?馬上情人節了,我們送點禮物給他好不好?」

我看見黑暗裡有一個紅色的光點在閃,他在錄像。

身體被刺透時,我冇有哭。

我冇有做錯任何事,這不是我的錯,沒關係,我隻是受傷了而已,隻要能出去,我會好起來的。

沒關係,我會好的。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個破爛的麻布口袋,我不是章

曉,這一切與章

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