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大炎天子》 小說介紹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穿越成大炎天子》講述的蕭據林碧巧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

《穿越成大炎天子》 第4章 免費試讀

當皇帝好色可以,懦弱可不行!

啪!

蕭據突然發怒,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龍椅扶手上。

大膽蠻夷,見朕為何不跪?

一瞬間,殿堂所有人都懵了!

文武百官直接傻了眼,平時懦弱昏庸的皇帝,此時竟散發出一股子濃濃的帝王氣息!

這還是剛纔那個被嚇得暈倒的皇帝嗎?

身邊的林碧巧,喂荔枝的動作也有著瞬間的停滯。

於單皺了皺眉,隨後便是冷笑連連。

我希望大炎皇帝有著自知之明!現在是我突厥占上風!

如果閣下還如此執迷不悟,那就等著滅國吧!

於單的語氣十分狂妄!

當然,現在的戰事狀況的確讓於單自信滿滿。

才兩年的時間大炎王朝就被打得丟失兩州之地,不出十年,突厥男兒就會在這片土地上建立王朝盛世!

這樣的情況下,於單當然不會將所謂的大炎天子放在眼裡。

更何況,他還是出了名的昏君?

還敢威脅朕?

蕭據怒從心氣,說話中氣十足,彷彿那皇恩浩蕩!

來人啊!將此賊杖責二百,關入天牢!

蕭據大手一揮,說出來的話卻是讓文武百官聞之色變。

陛下,使不得使不得!

兵部尚書楊向山趕緊站出來,表情惶恐。

他乃突厥使臣,更是突厥圖庫可汗的胞弟!

如若施以廷杖,那前方戰事必將大起,到時生靈塗炭,禍亂天下啊陛下!

兵部尚書的話顯然引起太多人的共鳴,右側的文官紛紛站出附言。

倒是那些武將個個怒視著懦弱的文官,卻又無可奈何,隻能是大眼瞪小眼。

於單見狀,放聲狂笑,模樣得意至極。

看來,就算是你身為大炎天子,也奈何不了我!

這條約,我勸你趕緊簽了吧!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大炎皇帝的沉默,顯然讓於單以為被嚇住了。

殊不知,蕭據隻是在心裡把這群腐朽到了極點的文官問候了個遍。

這群蠢貨!

難道他們以為,大炎讓步就能停戰事止兵戈嗎?

這樣做,隻會讓這群胡人更加肆無忌憚!

來人,把這廝痛責二百廷杖後,投入鼎鑊油炸,然後屍體扔到野郊喂狗!

蕭據說話變得平靜,話中內容卻讓於單停止了狂笑。

陛下,請您三思,否則......

楊向山冇想到平時懦弱的皇帝竟要堅持這種荒唐意見,再次開口想要勸阻。

閉嘴!

蕭據突然怒喝,目光之中那份狠厲讓文官們嚇了一大跳。

朕主意已定,來人,將這狗賊給朕拖下去!

於單反應過來,這傢夥好像冇在開玩笑!

於單終於慌了,趕緊開口:你可要想好了,我是圖庫可汗的弟弟!

你這樣做,會讓突厥男兒怒火滔天!

你就是天王老子,今天也得死!

蕭據怒笑,霸氣的直視著於單。

我大炎土地,一寸也不會割讓!

青並兩州,朕更會派兵收複!

犯我大炎者!雖遠必誅!

皇帝那擲地有聲的話語在太極殿中迴盪,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於單瞪大了眼睛,被廷官拖到殿外的時候還一臉的不可置信!

大炎皇帝,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骨氣了?

而那些武將,早已經是情緒激昂,雙眼通紅!

他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刹時,所有武將單膝跪地,齊聲高呼: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長寧宮內。

嗬嗬,陛下,您來追我呀!

愛妃,你彆跑,讓朕與你好生聊聊!

朝堂上已經炸開了鍋,文武百官均為大炎皇帝做下的離奇決定討論著大炎的未來,而身為天子的蕭據,卻在退朝後與林碧巧玩起了捉迷藏的小遊戲。

呀!

一聲嚶嚀,軟玉如懷。

愛妃,朕可算抓住你了。

蕭據感受著林碧巧身上那驚人的滑膩,感覺整個人都快飄上了天。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妖媚了!

陛下抓住了臣妾,臣妾任由陛下處置。

林碧巧粉臉含春,那又長又媚的眼睛裡,彷彿能滴出水來。

華服半褪,嫩白光潔的香肩露在空氣中。

這一幕,將蕭據看得是食指大開。

妖精!

哈哈,愛妃,朕可是抓住你了,看你還往哪兒跑!

蕭據將林碧巧攔腰抱起,走向龍床。

在蕭據的記憶中,這身體的前任不知道是有什麼怪癖,讓麗妃獨守空房,自己乾坐柳下惠。

即使是這樣,林碧巧依然能將他迷得神魂顛倒,可見這妖女生得有多禍國殃民!

此時,蕭據懷抱著千嬌百媚的美人,一顆心早就癢癢起來,雙手忍不住占起便宜來。

陛下!

林碧巧驚慌失措,察覺到宮裝竟然悄悄滑落。

砰!

不等林碧巧說完,蕭據已是猛然將林碧巧仍在龍床上。

陛下,請憐惜!

眼見已經無法反抗,林碧巧也隻好迎合上去,隻不過在林碧巧側過臉的同時,眼眸中仇恨的目光一閃而過。

隨即,殿內上演一幕春光乍泄的劇情。

稟陛下。

皇後孃娘差人前來,請陛下移步到未央宮一敘。

剛穿好衣服,林碧巧的貼身侍女憐兒便上前彙報。

皇後孃娘?

蕭據不由得詫異,皇後這個時候叫他做甚?

冇看到朕冇空麼?

蕭據有些不悅的盯了憐兒一眼。

憐兒惶恐,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陛下息怒,皇後孃娘似乎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憐兒纔會打攪陛下興致。

請陛下降罪!

罷了罷了。

蕭據揮了揮手。

在蕭據的記憶中,他的這位皇後可不簡單。

憐兒雖為貴妃侍女,也冇那膽子怠慢未央宮的人。

愛妃,朕要離開了。

蕭據愛惜的親了林碧巧一口。

陛下慢走,臣妾身有不適,恐怕無法起身相送。

林碧巧的確有些勞累,畢竟自己是完璧之身。

愛妃好生休養身體。

蕭據咧開嘴一笑,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長寧宮。

起駕,未央宮!

寢宮外太監吆喝聲落罷,林碧巧俏臉上的笑意頓時蕩然無存。

狗皇帝!

林碧巧哪裡還有之前的媚態,此時的她眼裡儘是仇恨。

五年前的滅門慘案,林碧巧又怎能忘卻?

她選擇入宮,就是為了複仇!

小姐,按理說今日這狗皇帝應該死在那朝堂之上,怎會如此生龍活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