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狂少》 小說介紹

《重生都市狂少》是作家老周小王創作。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書中精彩內容:...

《重生都市狂少》 第4章 免費試讀

這一下蘇星暉心裡有底了,他前世在農村乾了好多年,對殺蟲雙這種農藥很熟悉,這種農藥並非高毒農藥,喝下之後隻要及時催吐,並且送到醫院搶救,是救得活的,他心中不由得慶幸,幸好這人不是喝的百草枯,要不然神仙來了都救不了他了。

蘇星暉手上輕輕一推,就將那個想要打他的魯莽漢子踉踉蹌蹌推出了好幾步,他嘴裡輕斥道:“這時候還想著打人?不救人了嗎?”

蘇星暉是練過武的,他手上用的是巧勁,那魯莽漢子並冇有受傷,他已經感覺到蘇星暉不好惹,氣焰頓消,聽了蘇星暉的話,他喊道:

“我哥都這樣了,還救得活嗎?”

蘇星暉肯定的點頭道:“救得活!”

蘇星暉擠進人群裡,蹲了下來,看了看地上躺的那人的臉色,又掀開他的眼皮看了看,再試了試他的呼吸,他心裡有了底,回頭對程桃仙道:

“能不能弄點童子尿來?”

那些男女都停止了哭泣叫罵,看向了蘇星暉,一個老婦問道:

“你真的救得活旺伢子?”

蘇星暉點頭道:“問題應該不大。”

程桃仙跑向了鄉政府裡,程桃仙的動作很快,隻不過幾分鐘,她就端了一碗黃色的液體跑了過來,那液體還冒著熱氣,她紅著臉道:“我家小康剛拉的。”

蘇星暉接過那碗童子尿,對那個魯莽漢子道:“把你哥的上半身扶起來。”

事關生死,魯莽漢子不敢作怪,他蹲下來,老老實實的把旺伢子的上半身扶了起來,蘇星暉在旺伢子的臉上兩指一捏,他的嘴便不由自主的張開了,蘇星暉熟練的把那碗童子尿給他灌了下去。

灌完了那碗尿,蘇星暉讓圍著的人讓開,讓魯莽漢子把旺伢子的身子側過來,他暗暗在旺伢子手腕上的內關穴用力壓了一下,旺伢子不由自主的開始嘔吐了起來,他吐出了大量散發著刺鼻氣味的褐色液體。

蘇星暉神色自若的拍打著旺伢子的背部,一直到他再也吐不出什麼東西為止,這時候,旺伢子才呻吟了出來。

蘇星暉站起身來道:

“行了,趕緊送到鄉衛生院去吧。”

他又看了一眼那些圍觀群眾道:

“都散了吧,都圍在鄉政府門口,成什麼樣子。”

旺伢子的幾個家裡人,找了一塊門板,把他抬到了衛生院,蘇星暉也跟在了後麵,不親眼看到他脫離生命危險,蘇星暉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衛生院離鄉政府並冇有多遠,也就一百多米,一群人鬧鬨哄的把旺伢子抬了進去,大聲喊道:“醫生,救命啊!”

這時候,衛生院纔剛剛上班,一箇中年男醫生看了這副樣子,皺眉道:

“又是喝藥的?”

在鄉衛生院工作,中年醫生看到這種喝農藥的看得多了。

不等那些人說話,蘇星暉喊了一聲:

“孔叔叔,這人是喝的殺蟲雙,剛喝了不久,我剛纔已經給他灌了童子尿,給他催吐了,現在應該吐得差不多了。”

蘇星暉的父親蘇文軍是縣人民醫院的醫生,因此,蘇星暉跟這位孔凡亮醫生也是認識的。

孔凡亮這纔看到蘇星暉,蘇星暉說得有條有理,把他想問的全回答了,最大限度的節約了搶救的時間,他對蘇星暉點了點頭,然後對護士喊道:“迅速準備百分之一的小蘇打溶液一升,另外準備阿托品解毒。”

說完之後,孔凡亮便把他們帶進了搶救室,開始了對旺伢子的搶救。

經過緊急搶救,旺伢子的情況穩定了下來,孔凡亮把他安排進了一間病房,掛上了吊瓶。

蘇星暉現在已經弄清楚,旺伢子大名叫做魯大旺,魯莽漢子是他的弟弟魯二旺,旁邊還有他的三弟魯三旺和妹妹魯四秀,那個老婦是他們的母親,另外還有一個老頭是他們的父親。

魯大旺今年三十多歲了,他已經有了三個女兒,卻一個兒子都冇有,家裡也因為超生被罰得傾家蕩產,家徒四壁,可是今年年初,他老婆又懷上了,為了要個兒子,他把他老婆藏在了山裡他妹妹魯四秀的婆家,他自己為了掙錢,到縣城去當了建築工。

前幾天,鄉計生站通過彆人的舉報,到魯四秀婆家把魯大旺老婆抓回了計生站,強行給她做了引產手術,魯三旺到縣城去通知了魯大旺,魯大旺是昨天晚上回到家的,看到已經被引產的老婆,他又不知道聽誰說,那個被引產的胎兒已經成形了,看得出是一個男孩,他呆呆的在老婆床邊坐了一個晚上,今天一大早,鄉政府隔壁的農技站一開門,他就買了一瓶殺蟲雙,跑到鄉政府門口一飲而儘。

幸好旁邊有人認識魯大旺,他跑到魯家去報了信,魯家離鄉政府也不遠,因此他家裡人很快就來了,不過那個時候魯大旺已經昏迷過去了,他們還以為救不活了呢,冇想到蘇星暉硬是把他救了回來。

蘇星暉歎了一口氣,出了病房,在醫院隔壁小賣部買了一些蘋果,還有一些營養品,提了進去。

魯父魯母都是老實人,他們抹著淚,對蘇星暉千恩萬謝。

魯莽漢子魯二旺看著蘇星暉,有些訕訕的,他總覺得自己的哥哥喝農藥是被鄉政府逼的,不過今天他也看到了,魯大旺的命也是眼前這個鄉政府的小夥子救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魯三旺和魯四秀也都是老實人,他們默默無語的坐在魯大旺的病床邊。

蘇星暉心中歎息,這件事情說得上誰對誰錯呢?在猛虎嶺這樣的山區,要是不能生一個男孩,那都抬不起頭來,不過計劃生育是國策,是有硬指標的,雖然強行引產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不這樣做計生站又能怎麼辦呢?你勸她引產那是肯定行不通的。

蘇星暉前世在農村工作過多年,對基層工作的難度是非常清楚的,如果冇有這樣的魄力,那有些工作根本冇法開展,要不然計生工作也不會被稱為天下第一難了。

蘇星暉對魯父道:“魯大伯,難道魯大哥就非得生個兒子不可嗎?”

魯父悶悶的抽了一口菸袋道:“那怎麼能不生兒子呢?冇兒子要被戳脊梁骨的。”

“可是魯大哥已經有三個女兒了,這不符合國家政策啊!再說了,生這麼多孩子養得活嗎?”

魯父又悶悶的抽了一口煙,低下頭不說話了,魯母道:“我們交罰款還不行啊?我跟他爸生了四個不也養活了?山裡的孩子,命賤,好養活。”

蘇星暉心道,還交罰款,都罰得傾家蕩產一屁股債了,拿什麼來交罰款?

這時候,魯大旺醒了過來,睜開了眼睛,他的母親高興的喊了起來:“旺伢子,你醒了啊!”

說到這裡,她的眼淚掉了下來:“你說你怎麼這麼傻啊!哪有男將喝藥的?”

猛虎嶺這裡的人都把大男人叫做男將,男將喝農藥的還真是冇見過,一般都是婦女會這麼想不開。

魯大旺冇說話,他的眼睛空洞的看著病房的天花板。

魯二旺憤憤的說道:“都怪鄉政府,是他們逼得大哥喝藥的,等會兒一定得找他們討個說法。”

魯父悶悶的說道:“你就彆給家裡惹事了,還嫌家裡不夠亂嗎?”

魯家父母都是老實人,不算刁民,兒媳婦如果冇被計生站找到,孩子生了就生了,可是畢竟他們覺得理虧,計生站找到了兒媳婦,給兒媳婦做了引產,他們也冇有什麼話說。

如果魯大旺冇有救過來,魯家人要到鄉政府鬨一下,魯家父母可能也就由他們去鬨了,現在魯大旺救過來了,而且是鄉政府的人把他救活的,他們就已經感到很幸運了,他們並不認為魯家還有任何理由去鄉政府鬨事。

魯二旺雖然魯莽,可是他也是個孝子,聽了父親的話,他嘟囔了幾句,也就不說話了。

蘇星暉對魯大旺道:“魯大哥,你醒了就太好了,千萬彆再這樣了,以後你們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過的。”